列宁全集第7卷年表

列宁全集第7卷年表

  年表

  (1902年9月—1903年9月上半月)

  1902年

  1902年9月—1903年4月
  列宁侨居伦敦(自1902年4月)。

  1902年9月—1903年9月
  继续主持《火星报》工作:审订文章,准备登载关于俄国各城市(莫斯科、彼得堡、罗斯托夫、敖德萨、哈尔科夫、乌法、波尔塔瓦、托木斯克、赫尔松、彼尔姆等)工人情况、工人运动和学生运动以及关于国际事件的通讯,并为这些通讯加写评注。

  9月1日和11日(14日和24日)之间
  写《就我们的组织任务给一位同志的信》,信中阐述了《火星报》的建党计划。彼得堡在收到列宁的这封信以后,曾多次用胶印版翻印,辗转手抄,使它在彼得堡社会民主党人中间广泛流传。

  9月3日(16日)
  致函在哈尔科夫的《南方工人报》编辑部,说明把各地方委员会组成一个全俄统一组织和集中全党力量出版《火星报》的任务十分重要;还说,要采取各种措施把南俄社会民主党组织同《火星报》国内组织联合起来。

  9月11日(24日)
  致函在彼得堡的弗·潘·克拉斯努哈和叶·德·斯塔索娃。信中说,以亚·谢·托卡列夫为首的彼得堡经济派想把彼得堡“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的多数人拉到他们那方面去,企图撕毁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彼得堡委员会1902年7月同《火星报》达成的协议,对此必须坚决予以回击。

  9月14日(27日)
  致函在德累斯顿的亚·米·卡尔梅柯娃,谈关于拨款给《火星报》编辑部的手续问题和编辑部管理经费的开支问题,并请她立即汇寄2000马克。
  致函在萨马拉的母亲玛·亚·乌里扬诺娃,询问她的健康状况,打算怎样过冬,还告诉母亲他在伦敦的很多时间都是在图书馆度过的。

  9月21日(10月4日)以前
  致函约·波·巴索夫斯基,建议由他来领导往国内运送《火星报》的组织工作,并给他寄去自己起草的关于集中管理《火星报》运输事务的方案。

  9月
  同从叶卡捷琳诺斯拉夫监狱越狱来到伦敦的俄国工人革命家伊·瓦·巴布什金进行多次谈话,从日内瓦来的格·瓦·普列汉诺夫也参加了这些谈话。列宁同巴布什金讨论了许多问题,指出了《火星报》国内组织当前的任务,约请巴布什金撰写他从事革命活动的回忆录。

  10月6日(19日)
  撰写短评《关于游行示威》。

  10月15日(28日)
  《政治斗争和政治手腕》一文在《火星报》第26号上发表。

  不晚于10月27日(11月9日)
  收到母亲的来信,信中说弟弟德·伊·乌里扬诺夫获释了。

  10月27日(11月9日)
  致函在萨马拉的母亲,说自己正在通过实践掌握英语;收到了寄来的俄文和其他外文书刊,其中包括俄国经济学家弗·雅·热列兹诺夫的《政治经济学概论》一书。
  在列日作评社会革命党人的纲领和策略的报告。
  在洛桑作评社会革命党人的纲领和策略的报告。

  10月29日(11月11日)
  致函在伯尔尼的柳·伊·阿克雪里罗得,请阿克雪里罗得把他的评社会革命党人的纲领和策略的报告安排在星期六即11月2日(15日)以前;告知已在洛桑和日内瓦作了报告,并打算在苏黎世作同一内容的报告。
  复函在彼得堡的彼·阿·克拉西科夫,表示不能满足他的请求:要列宁把1902年8月2日(15日)在伦敦举行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彼得堡委员会、《火星报》国内组织和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北方委员会的代表磋商会议上写的笔记寄去。这次会议成立了筹备召开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的组织委员会的火星派核心小组。列宁对确定的组织委员会成员表示满意,强调必须全力以赴地尽快召开代表大会。

  10月31日(11月13日)
  列宁记录维·米·切尔诺夫、尔·纳杰日丁、亚·马尔丁诺夫和O·米诺尔在讨论他在日内瓦的报告时所作的发言;起草反驳切尔诺夫和马尔丁诺夫的提纲。

  11月1日(14日)
  《社会革命党人所复活的庸俗社会主义和民粹主义》一文在《火星报》第27号上发表。

  11月2日(15日)
  列宁在伯尔尼作评社会革命党人的纲领和策略的报告。

  11月2日—3日(15日—16日)
  俄国火星派遵照列宁的指示,在普斯科夫召开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彼得堡委员会、《火星报》国内组织和《南方工人报》的代表的磋商会议,会上成立了筹备召开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的组织委员会,其成员有:弗·潘·克拉斯努哈、彼·阿·克拉西科夫、格·马·克尔日扎诺夫斯基、叶·雅·列文、弗·威·林格尼克、潘·尼·勒柏辛斯基、伊·伊·拉德琴柯和亚·斯托帕尼。

  11月3日(16日)以后
  写《一个针对社会革命党人的基本论点》一文。
  不晚于11月7日(20日)
  在苏黎世作评社会革命党人的纲领和策略的报告。

  11月15日(28日)
  回伦敦后写信告诉在伯尔尼的柳·伊·阿克雪里罗得,说收到了她的来信、汇款和寄来的《红旗》杂志。还说,虽然感到相当疲劳,但明天还要作一次报告。

  11月16日(29日)
  在伦敦作评社会革命党人的纲领和策略的报告;记录持反对意见的人的发言。

  11月18日(12月1日)
  致函在日内瓦的格·瓦·普列汉诺夫,询问他为《火星报》写文章的事情,还告诉他《火星报》第28号上发表的维·伊·查苏利奇一篇反驳社会革命党人的文章的内容。

  11月21日(12月4日)以前
  致函在利沃夫的约·波·巴索夫斯基,并汇给他100卢布作为组织运送《火星报》的费用。

  11月25日(12月8日)
  读寄给《火星报》编辑部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下诺夫哥罗德委员会的传单,传单上刊印了因参加五一节游行示威而被捕受审的工人们的演说。列宁为演说写了前言。

  11月28日(12月11日)以前
  出席《火星报》编委会议。会议讨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的议事日程问题。列宁坚持自己提出的关于党的中央机关报问题应是代表大会最先讨论的问题之一的建议。

  不早于11月28日(12月11日)
  致函在哈尔科夫的叶·雅·列文,对他关于筹备召开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的组织委员会的活动情况的报告表示满意;询问各地方委员会对组织委员会的态度;告诉他在《火星报》编委会议上拟订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的议事日程草案,以及在会上讨论该草案第1—5条的情况;请他注意必须设法让每一个委员会正式承认组织委员会;建议在俄国发表《关于“组织委员会”成立的通告》,任命几个主要中心(彼得堡、莫斯科、基辅)的组织委员会委员;请求把他们的接头地点写来,以便使所有到俄国去的党的工作者都能服从组织委员会的指挥。

  11月底
  撰写《新事件和旧问题》一文的提纲和正文。
  撰写《论社会民主主义运动的任务》一文。

  1902年11月—1903年6月上半月
  校订卡·考茨基《社会革命》小册子俄译文;写编者注,在注文中根据俄国工业统计资料指出,组织大工业企业以代替小工业对俄国经济是有益的。

  12月1日(14日)以前
  阅读中学生南俄组织中央委员会印发的给中学生的号召书《致中学生》,为号召书写编后记和《火星报》编辑部按语。这份号召书连同编后记和按语发表在12月1日(14日)《火星报》第29号上。

  12月1日(14日)
  《新事件和旧问题》一文发表在《火星报》第29号上。
  致函在日内瓦的格·瓦·普列汉诺夫,请他为《火星报》第30号写文章,同时写一本驳斥社会革命党人的小册子;建议他去布鲁塞尔参加社会党国际局召开的代表会议时顺便来伦敦作反对无政府主义者的报告并共同讨论一些重要问题,特别是同在俄国成立筹备召开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的组织委员会有关的问题。

  12月1日和7日(14日和20日)之间
  应巴黎俄国社会科学高等学校的邀请,在该校就土地问题作几次讲演。

  12月3日(16日)
  阅读娜·康·克鲁普斯卡娅写给在敖德萨的德·伊·乌里扬诺夫的信,信中说,必须争取使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委员会同靠近《火星报》的南方革命联盟合并。列宁补充说,只有在保证火星派胜利的条件下,这两个组织才可以合并。

  12月5日(18日)
  致函在伯尔尼的柳·伊·阿克雪里罗得,说给她和给从俄国来到伯尔尼的罗斯托夫罢工领导人之一——伊·伊·斯塔夫斯基寄去了《火星报》第29号;认为斯塔夫斯基的到来对火星派是一大收获;评述敖德萨的社会民主党人南方革命联盟和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委员会的立场;请她对俄国来的社会民主党人做点工作,把他们引导到《火星报》方面来。
  致函伊·伊·斯塔夫斯基,请他把写作关于罗斯托夫罢工的小册子所需的材料寄来。

  12月6日(19日)
  致函在日内瓦的格·瓦·普列汉诺夫,对他开始写作关于驳斥社会革命党人的小册子表示满意,请他先把小册子的部分章节寄来在《火星报》第30号上发表;请他回击尼·谢·鲁萨诺夫(K.塔拉索夫)的《俄国社会主义思想的发展》一文;告知拥护《火星报》的工人和知识分子在彼得堡被捕、卡·考茨基的小册子《社会革命》译文的开头部分寄去付排、托木斯克社会民主党组织再版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纲领草案等消息。

  12月12日(25日)
  格·瓦·普列汉诺夫自日内瓦来信,告知同弗·德·邦契-布鲁耶维奇谈判关于他加入俄国革命社会民主党人国外同盟问题的情况。列宁回信,认为只有当邦契-布鲁耶维奇公开在《火星报》上发表关于《生活》杂志编辑部发生分裂而自己转到《火星报》方面来的信件时,才可以提名让他加入同盟。

  12月13日(26日)
  致函母亲玛·亚·乌里扬诺娃,问姐姐安娜和弟弟米嘉及其妻子是否回来过节;告知最近因德国社会民主党反对提高粮价的斗争而对德国报纸比往常更感兴趣。
  致函在日内瓦的亚·尼·波特列索夫,告知已按照他的要求寄去《火星报》第29号和A.И.波格丹诺维奇的小册子,请他通过格·瓦·普列汉诺夫和伊·克·拉拉扬茨结识阿·阿·萨宁,并吸收他参加工作。

  12月14日(27日)
  致函在基辅的火星派分子弗·威·林格尼克,告知已收到他关于经济派夺取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基辅委员会的情况的信,指出必须立即参加委员会并同经济派进行坚决的斗争;告诉他《火星报》很快就运到基辅,要求必须转寄一部分给彼得堡。
  致函在彼得堡的B.И.拉甫罗夫和叶·德·斯塔索娃,说将尽力派人帮助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彼得堡组织摆脱困境,要求他们详细报告彼得堡组织发生分裂的经过。

  12月15日(28日)
  在娜·康·克鲁普斯卡娅给萨马拉《火星报》国内组织常务局的信中附言强调,当前的主要任务是巩固组织委员会,尽快筹备召开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
  短评《关于“自由社”》在《火星报》第30号上发表。

  12月19日(1903年1月1日)
  致函在日内瓦的弗·德·邦契-布鲁耶维奇,告知已收到他的来信和十九篇通讯稿,并且准备从这些通讯稿中选一些稿件登在最近几号《火星报》上。
  致函在日内瓦的亚·尼·波特列索夫,请他为《火星报》写一篇纪念尼·阿·涅克拉索夫逝世25周年的文章,并告知对《生活》杂志停刊后弗·德·邦契-布鲁耶维奇寄来的书信和稿件表示满意。

  12月20日(1903年1月2日)
  阅读并修改娜·康·克鲁普斯卡娅写给在托木斯克的安·伊·乌里扬诺娃-叶利扎罗娃的信,信中说必须参加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委员会;告知建立了筹备召开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的组织委员会。
  读俄国社会民主工党顿河区委员会关于1902年11月罗斯托夫罢工事件的传单《告全俄公民》,并写引言和批注。

  12月21日(1903年1月3日)
  收到伊·瓦·巴布什金从彼得堡寄来的信,信中请求拟订一些同宣传小组成员进行谈话用的问题。

  12月24日(1月6日)
  致函在彼得堡的伊·瓦·巴布什金,提出十个问题作为考核彼得堡组织宣传员的大纲;要求宣传员们谈谈他们现在或今后的读书计划。

  12月28日(1月10日)
  致函在日内瓦的格·瓦·普列汉诺夫,请他催促从罗斯托夫来的同志尽快把写作关于罗斯托夫罢工小册子需用的材料寄来;还问及普列汉诺夫关于批驳社会革命党人的小册子和《无产阶级和农民》一文的完稿日期;请他对列宁本人打算在巴黎俄国社会科学高等学校作关于土地问题的讲演一事发表意见。
  阅读娜·康·克鲁普斯卡娅写给哈尔科夫《南方工人报》编辑部的信,信中赞同他们向《火星报》编辑部介绍其全部活动的意图。列宁写附言说,必须更经常更详细地把筹备召开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的工作情况报告《火星报》编辑部;认为迟迟未把要在《火星报》上发表的关于组织委员会成立的声明寄来是不可容忍的,建议尽快用传单形式发表这一声明。
  致函在伯尔尼的柳·伊·阿克雪里罗得,请她尽快把写作关于罗斯托夫罢工小册子需用的材料寄到《火星报》编辑部来。

  12月
  撰写《一篇驳社会革命党人的文章的片断》。
  《俄国社会民主党人的任务》小册子第二版出版。

  12月—1903年1月
  撰写《关于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各委员会和团体向全党代表大会的报告的问题》一信的提纲和信的本文。

  1902年下半年—1903年4月
  多次在怀特彻佩尔(伦敦工人区)给俄国侨民工人小组辅导学习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纲领草案。

  1903年

  1月1日(14日)
  《莫斯科的祖巴托夫分子在彼得堡》一文在《火星报》第31号上发表。

  1月2日(15日)
  致函在彼得堡的叶·德·斯塔索娃,认为收到的彼得堡经济派的传单是杂乱的,恶毒的;坚决要求把经济派出版的所有文件都寄到《火星报》编辑部来;对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彼得堡委员会拖延出版回击经济派的传单表示不满;建议把伊·瓦·巴布什金选入组织委员会,以接替被捕的弗·潘·克拉斯努哈。
  致函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哈尔科夫委员会,告知已经收到关于组织内部情况的来信,请详细报告“独立派”(经济派的拥护者)的活动情况和工人对待《火星报》的态度问题。
  致函柳·伊·阿克雪里罗得,告知收到她寄来的关于罗斯托夫罢工的材料。

  1月3日(16日)
  致函在彼得堡的叶·德·斯塔索娃,告知收到刊登经济派反对彼得堡委员会关于支持《火星报》和《曙光》杂志的声明的《工人思想报》第16号,强调必须印发驳斥经济派的传单,同他们进行坚决的斗争。
  致函在彼得堡的伊·瓦·巴布什金,强调必须立即开展同经济派的坚决斗争,要抛弃一切调和主义分子。

  1月4日(17日)
  致函在基辅的弗·威·林格尼克,对没有把《基辅社会民主党小报》及时寄给《火星报》编辑部表示不满;请他按时把全部小报寄来,并按时报告工作情况。

  1月14日(27日)
  致函在日内瓦的弗·德·邦契-布鲁耶维奇,告知已收到给《火星报》的材料,并说打算在《火星报》上刊登《西皮亚金在外省被杀》一文。
  致函在萨马拉的格·马·克尔日扎诺夫斯基,询问为什么筹备召开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的组织委员会的工作开展不起来;指出必须建立经常的通讯联系;希望克尔日扎诺夫斯基和莉·米·克尼波维奇去波尔塔瓦领导组织委员会的工作。
  致函在瑞士蒙特勒的亚·尼·波特列索夫,对《生活》杂志停刊后的事务实际上没有集中在《火星报》编辑部,而集中在格·阿·库克林手里表示遗憾。

  1月15日(28日)
  致函在日内瓦的格·瓦·普列汉诺夫,告知寄去了《火星报》第32号和第33号将要刊登的材料;请他组织人手翻译刊登在《无产阶级报》(“亚美尼亚社会民主党人联合会”机关报)上关于民族主义和联邦制的材料并尽快把这些材料寄来;还说打算写一篇驳社会革命党人亚·鲁金的文章和出版自己驳社会革命党人的文集。
  致函在彼得堡的叶·德·斯塔索娃,指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彼得堡委员会对《工人思想报》第16号上的经济派的信必须提出坚决抗议;请她把所有出版的小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彼得堡委员会的募捐总结和工人通讯稿一并寄到《火星报》编辑部来。
  为《关于“组织委员会”成立的通告》而写的后记和《通告》本文一起在《火星报》第32号上发表。

  1月22日(2月4日)
  致函母亲玛·亚·乌里扬诺娃,陈述自己在伦敦的生活情况,对不久前同娜·康·克鲁普斯卡娅一起听过演奏柴可夫斯基第六交响乐的音乐会,感到满意;还想去俄国艺术剧院观看阿·马·高尔基的名剧《底层》。

  1月22日或23日(2月4日或5日)
  代表俄国革命社会民主党人国外同盟写信给巴黎的“国外俄国社会民主党人联合会”,赞同“联合会”关于必须成立俄国组织委员会国外部的意见,说同盟将就这个问题立即写信给组织委员会,但是认为,在没有收到俄国组织委员会的复信之前就着手成立组织委员会国外部是不适当的和不合法的。
  写《俄国组织委员会告俄国革命社会民主党人国外同盟、国外俄国社会民主党人联合会和崩得国外委员会书的草案》,建议成立组织委员会国外部。

  1月23日(2月5日)
  致函在日内瓦的格·瓦·普列汉诺夫,说已给他转寄去同盟对“国外俄国社会民主党人联合会”关于成立俄国组织委员会国外部问题来信的复信初稿,如果普列汉诺夫同意,就请他把复信转交给尼·尼·洛霍夫;如果不同意,则把初稿的修改稿提交同盟成员表决,或重新起草。信中还对约·波·巴索夫斯基往国内运送《火星报》的工作表示赞许。
  致函在巴黎的尔·马尔托夫,告知随信寄去“国外俄国社会民主党人联合会”关于成立俄国组织委员会国外部问题的来信抄件、同盟给“联合会”的复信初稿以及《俄国组织委员会告俄国革命社会民主党人国外同盟、国外俄国社会民主党人联合会和崩得国外委员会书的草案》;请他就同盟的复信初稿和组织委员会的草案同现在国外的俄国组织委员会委员彼·阿·克拉西科夫和弗·亚·诺斯科夫取得一致意见,然后把这些文件转寄给在日内瓦的格·瓦·普列汉诺夫;强调俄国组织委员会的领导作用,它的国外部必须听从它的决定。

  1月26日(2月8日)
  致函在日内瓦的弗·德·邦契-布鲁耶维奇,告知不同意他提出的由于缺乏写作力量而要出版《火星报》丛书的建议;说收到了给《火星报》的材料;谈为出版通俗书籍募集资金的办法和自己正在审订卡·考茨基的小册子《社会革命》俄译文。

  2月1日(14日)
  《论崩得的声明》和《论亚美尼亚社会民主党人联合会的宣言》两篇文章在《火星报》第33号上发表。

  2月8日(21日)
  致函在日内瓦的弗·德·邦契-布鲁耶维奇,告知正在准备到巴黎去作关于社会革命党和社会民主党的土地纲领的专题报告。

  2月9日(22日)
  致函母亲玛·亚·乌里扬诺娃,询问家中情况,告知最近将去巴黎。

  2月10日(23日)以前
  应巴黎俄国社会科学高等学校的邀请,起草题为《对欧洲和俄国的土地问题的马克思主义观点》的讲演稿,准备关于社会革命党和社会民主党的土地纲领的专题报告,阅读、研究和摘录关于土地问题的书刊。
  致函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下诺夫哥罗德委员会,请把关于1902年为参加五一节游行示威而被判罪的下诺夫哥罗德工人的英勇行为写一封信寄到《火星报》编辑部来;说下诺夫哥罗德委员会给《火星报》编辑部关于部分地和有条件地为恐怖辩护的信已经收到;强调必须经常向编辑部报告委员会的活动情况。
  翻译恩格斯的《法德农民问题》一文。

  2月10日(23日)
  抵达巴黎。

  2月10日—13日(23日—26日)
  在巴黎俄国社会科学高等学校作四次讲演,题目是《对欧洲和俄国的土地问题的马克思主义观点》。

  2月10日和13日(23日和26日)之间
  修改在巴黎俄国社会科学高等学校作的题为《对欧洲和俄国的土地问题的马克思主义观点》的第一讲笔记。

  2月11日和15日(24日和28日)之间
  致函在基辅的弗·威·林格尼克,对社会民主党人在工人中间的工作提出批评意见。

  2月15日(28日)
  《犹太无产阶级是否需要“独立的政党”》一文在《火星报》第34号上发表。

  2月17日(3月2日)
  致函格·瓦·普列汉诺夫,建议《火星报》编辑部增补列·达·托洛茨基为编委,充实《火星报》的力量。

  不晚于2月18日(3月3日)
  写关于社会革命党和社会民主党的土地纲领的专题报告的提纲。

  2月18日—21日(3月3日—6日)
  在旅居巴黎的俄国政治流亡者的会议上作关于社会革命党人和社会民主党的土地纲领的专题报告;参加对报告的讨论,记录尤·米·斯切克洛夫、维·米·切尔诺夫、波·尼·克里切夫斯基、列·达·托洛茨基的发言;撰写总结发言的提纲;作总结发言。

  2月20日或21日(3月5日或6日)
  致函在伦敦的娜·康·克鲁普斯卡娅,说收到了筹备召开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的组织委员会的信,并附去自己给组织委员会的回信初稿。在回信初稿中,指出代表大会议事日程的事先准备工作应由组织委员会去做,无须把这个问题提交各地方委员会去表决;建议尽快召开代表大会,采取一切措施,保证火星派在代表大会上取得绝对多数;还讲到关于自己在巴黎作的报告的讨论情况,并预定在星期日(2月23日(3月8日))返回伦敦。

  2月21日和24日(3月6日和9日)之间
  致函组织委员会,对组织委员会寄来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的章程草案表示满意;建议规定期限让各地方委员会对章程草案提出修改意见;说要给火星派各组织去信,建议立即和完全接受代表大会的章程草案。

  2月24日(3月9日)
  离开巴黎返回伦敦。

  3月1日(14日)
  《专制制度在动摇中……》一文在《火星报》第35号上发表。

  3月1日和28日(3月14日和4月10日)之间
  撰写小册子《告贫苦农民。向农民讲解社会民主党人要求什么》;收集关于农民经济状况的资料,作统计计算,起草小册子的四个提纲,起草某些章节的提纲。

  3月2日(15日)
  致函格·瓦·普列汉诺夫,请他尽快把《不幸事件的日子》一文寄来;对彼·巴·马斯洛夫的《俄国的土地问题》和爱·大卫的《社会主义和农业》两本书提出批评;告知正在为农民写一本通俗小册子《告贫苦农民》,拟根据农村各阶层居民的具体材料来阐明关于农村阶级斗争的思想。
  在娜·康·克鲁普斯卡娅寄往萨马拉给组织委员会格·马·克尔日扎诺夫斯基的信中附言,说《火星报》编辑部将从伦敦迁往日内瓦。

  3月5日(18日)以前
  在怀特彻佩尔(伦敦工人区)向俄国工人侨民作题为《民粹派和社会民主党》的报告,驳斥社会革命党人的纲领和策略。

  3月5日(18日)
  在怀特彻佩尔俄国工人侨民群众大会上发表纪念巴黎公社的讲话。

  3月16日(29日)以前
  同娜·康·克鲁普斯卡娅和她的母亲伊·瓦·克鲁普斯卡娅一起在星期日到伦敦郊外去游览。

  3月16日(29日)以后
  收到一位专门研究土地问题的统计学家从俄国寄来的回信,内有列宁要求的关于按份地数量划分农民的资料和关于28个省割地情况的资料。列宁在上面按省分类计算徭役租农民的平均百分比,在关于俄国不同地区割地的统计表上作总计,按农村阶级划分来统计土地分配的数字并编制图表。

  3月18日(31日)
  致函组织委员会,建议立即由组织委员会和波兰社会民主党共同发表关于表示波兰社会民主党完全赞同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并愿意加入该党的正式声明,这样,组织委员会就能邀请波兰社会民主党的代表参加代表大会;指出必须准备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同崩得作坚决彻底的斗争,直到把崩得驱逐出党;要求把代表大会代表名单寄来。

  3月21日(4月3日)
  致函在萨马拉的格·马·克尔日扎诺夫斯基,提出要尽一切力量加速筹备召开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并保证代表大会代表的多数是火星派;尖锐批判崩得所宣传的联邦制建党原则,并准备同它在代表大会上进行斗争直至发生分裂;告知打算出版一本给犹太工人的小册子,以说明同俄国工人紧密团结的重要性和崩得民族主义立场的危害性。

  3月24日(4月6日)
  由于组织委员会国外部想扩大自己的职权并监督《火星报》编辑部同俄国各地方委员会的通信往来,列宁写信给组织委员会,建议限制组织委员会国外部的职权。

  3月28日(4月10日)
  致函格·瓦·普列汉诺夫,告知收到他为《火星报》第38号写的《布列什柯夫斯卡娅女士和契吉林案件》一文;询问《废除连环保》一文的进展情况;请他尽快将《告贫苦农民》小册子付排。

  3月—4月
  写爱·大卫《社会主义和农业》一书的提要和札记。列宁在《告贫苦农民》一书中和其他著作中对这本书作了批判。
  写卡·考茨基《社会主义和农业》一文的提要和对这篇文章的意见。

  4月1日(14日)
  《司徒卢威先生被自己的同事揭穿了》一文在《火星报》第37号上发表。

  4月15日(28日)
  《Les beaux esprits se rencontrent》(俄语大意是:智者所见略同)》一文在《火星报》第38号上发表。

  4月底
  同尼·亚·阿列克谢耶夫谈话,阿列克谢耶夫嘲笑刊登在英国社会民主联盟中央机关报《正义报》上的一篇谈到社会革命即将来临的文章,列宁对此很不满意并坚决表示:“而我希望活到社会主义革命。”
  在从伦敦迁往日内瓦之前,列宁患病将近两周。
  由于《火星报》迁到日内瓦出版,列宁同娜·康·克鲁普斯卡娅离开伦敦去日内瓦。

  5月初
  恢复《火星报》的编辑工作和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的筹备工作。

  5月9日(22日)
  基辅组织委员会成员叶·米·亚历山德罗娃来信抱怨组织委员会的工作条件苦。列宁回信,指出结束地方组织工作的混乱状态的唯一方法是迅即召开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阐述自己对崩得、波兰社会党的意见;批评亚历山德罗娃在关于党中央机关问题上的立场,强调必须建立两个中央机关,确定两个中央机关联合的正式办法,严格划分两个中央机关各个成员之间的职权;请她把这封信的内容告诉组织委员会的全体成员。

  5月11日(24日)
  致函在萨马拉的格·马·克尔日扎诺夫斯基,请他介绍关于筹备召开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的工作情况,指出他必须尽快抓紧这一工作,并且询问关于弗·威·林格尼克的近况。

  不早于5月26日(6月8日)
  Л·拉什科夫斯基就在士兵和新入伍者中进行宣传工作的方法问题写信给《火星报》编辑部。列宁对该信作文字上的修改,并写编辑部按语。

  5月下半月—6月
  起草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章程草案初稿。

  5月
  《告贫苦农民。向农民讲解社会民主党人要求什么》小册子在日内瓦出版。

  5月—6月
  有瑞士的伯尔尼、日内瓦等城市作关于土地问题的讲演。

  5月和7月17日(30日)之间
  修改娜·康·克鲁普斯卡娅起草的《火星报》组织向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提出的关于1901年4月—1902年11月期间国内组织工作的报告。
  写关于向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作《火星报》组织工作的报告的笔记。

  春天
  草拟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的议事日程。
  写《一本驳社会革命党人的小册子的提纲》。

  6月底—7月初
  把在伯尔尼作讲演的收入上交,作为《火星报》的基金。
  起草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党章草案第二稿,并向《火星报》编委和已经到达的第二次代表大会的代表介绍这一文件的内容。

  6月底—7月上半月
  继续制订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的议事日程,起草《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例行)代表大会计划》。在对计划的第24条的解释中,第一次提出了党的领导核心的组成原则,即选出三人为中央机关报编辑部委员,三人为中央委员会委员。

  6月—7月15日(28日)
  写《答对我们纲领草案的批评》一文。该文同彼·巴·马斯洛夫的一篇文章《论土地纲领》一起印成单独的小册子,散发给第二次代表大会代表,以代替关于土地问题的报告。

  6月—7月上半月
  会见前来出席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的代表,同他们谈关于代表大会议程、党纲草案、党章草案、崩得的立场以及其他问题。

  6月—7月17日(30日)
  同出席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的萨拉托夫委员会代表马·尼·利亚多夫和彼得堡委员会代表亚·瓦·绍特曼谈话,向他们了解当地的情况,给他们介绍《火星报》编辑部的困难。
  鉴于《火星报》编辑部内出现的严重局面,即在决定重要问题时常常出现两个三票(列宁、马尔托夫、波特列索夫——普列汉诺夫、阿克雪里罗得、查苏利奇),致使编辑部无法开展工作,列宁再次建议增补第七名编委参加编辑部,并提名彼·阿·克拉西科夫为候选人。列宁的建议被通过。
  为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起草关于崩得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内的地位的决议草案、关于经济斗争的决议草案、关于五一节的决议草案、关于国际代表大会的决议草案、关于游行示威的决议草案、关于恐怖手段的决议草案、关于宣传工作的决议草案、关于对待青年学生的态度的决议草案、关于力量的配置的决议草案、关于党的书刊的决议草案。

  6月底—不晚于7月17日(30日)
  完成党的章程草案第二稿和章程草案的定稿。

  7月3日(16日)
  致函弗·德·邦契-布鲁耶维奇,请他设法弄到布罗克豪斯和叶弗龙合编的《百科辞典》载有《农民》、《农奴制》、《农奴制经济》、《徭役制》、《代役制》等条目的各卷,这些材料对于撰写《答对我们纲领草案的批评》一文是非常需要的。

  7月上半月
  写《一篇驳社会革命党人的文章的提纲》。

  7月15日(28日)以前
  在到达日内瓦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代表们的集会上作关于民族问题的报告,这份报告后来改写成《我们纲领中的民族问题》一文。

  7月15日(28日)
  《我们纲领中的民族问题》一文在《火星报》第44号上发表。

  7月17日(30日)以前
  列宁同其他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代表一起离开日内瓦前往布鲁塞尔。
  完成党章草案定稿,后来把这一草案定稿提交第二次代表大会党章委员会审查(定稿原文没有保存下来)。定稿区别于第二稿的地方是:第一,规定党总委员会不是党的仲裁机关,而是党的最高机关;第二,必须在一致同意的情况下才能增补中央机关报和中央委员会的成员,在增补时,要求中央委员会和中央机关报应互相监督。
  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前夕估计在代表大会上将出现的力量对比情况是:火星派分子32票、反火星派分子8票、动摇分子(中派、泥潭派)11票——几乎同火星派分子分裂前代表大会上的斗争情况完全一致(火星派分子33名、反火星派分子8名、中派分子10名)。
  参加出席代表大会的《火星报》组织成员会议。会议讨论选派代表的问题。由于《火星报》国内组织代表没有到会,会议决定把它的两份委托书交给国外同盟代表中的一人——列宁或马尔托夫。最后采取抽签的办法解决——马尔托夫成为《火星报》国内组织的代表,列宁成为国外同盟的唯一代表。

  7月17日—8月10日(7月30日—8月23日)
  参加在布鲁塞尔和伦敦举行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的工作,写各次会议的日志。

  7月17日(30日)
  出席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格·瓦·普列汉诺夫于午后2时55分庄严宣布大会开幕。列宁提出选举3人组成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主席团)的提案。代表大会通过列宁的提案,否决马尔托夫提出的选举9人组成主席团的提案。
  经不记名投票,列宁当选为代表大会副主席和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委员。
  在讨论代表大会规则时,三次发言:提议只有持委托书的代表才有表决权;说明有发言权的代表只能在讨论代表大会规则时参加表决;提议一切问题均由简单多数表决通过。

  7月17日(30日)夜晚至18日(31日)凌晨
  出席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会议。

  7月18日(31日)
  上午,在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讨论议程问题时,两次发言:说明把崩得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内地位问题列入第一项议程的理由;反对经济派分子弗·彼·阿基莫夫提出的把关于批准中央机关报的第三项议程放在讨论组织问题之后的提案。
  在讨论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的报告时,列宁参加主席团的一个短会,讨论“南方工人”社代表、组织委员会成员叶·雅·列文提出的为同组织委员会的其他成员就邀请“斗争”社参加代表大会一事进行磋商而请求代表大会会议暂时休会的问题。常务委员会决定作为特殊情况宣布休会。组织委员会在开会以前本来就拒绝了“斗争”社关于准许其代表参加大会的要求。在休会期间召开的组织委员会会议上,又突然决定邀请“斗争”社的代表以具有发言权的代表资格参加代表大会,因此产生了所谓“组委会事件”。
  晚上,列宁在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通过第一次会议记录时发言。
  在分析“组委会事件”时,列宁两次发言,批评维护限权代表委托书原则的叶·雅·列文;指责组织委员会违反代表大会决议,恢复限权委托书;批评组织委员会某些成员的两面派行为;提议把组织委员会今后的活动局限于实际问题。列宁的提案以32票对16票的多数通过。
  作为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委员,列宁就波兰社会民主党人参加代表大会问题两次发言,提议邀请他们以具有发言权的代表资格参加大会。列宁的提案被通过。

  7月18日或19日(7月31日或8月1日)
  出席《火星报》组织成员的第一次会议。会上讨论组织委员会成员、《火星报》组织成员叶·米·亚历山德罗娃声明自己退出《火星报》组织的行为。列宁对亚历山德罗娃的行为感到气愤,并提议指定一个委员会进行调查;宣布代表大会已揭露了在党内存在着许多以当火星派分子为耻的火星派分子。

  7月19日(8月1日)
  上午,出席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会议讨论崩得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内的地位问题。米·伊·李伯尔在报告中说明崩得要求以联邦制原则建设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理由,列宁详细地记下了他报告的要点。
  晚上,出席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会议继续讨论崩得在党内的地位问题。

  7月19日和21日(8月1日和3日)之间
  对尔·马尔托夫等人在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提出的关于崩得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内地位的决议草案作文字上的修改。

  7月19日(8月1日)以后
  出席《火星报》组织的第二次会议,坚决谴责叶·米·亚历山德罗娃的行为。亚历山德罗娃表示可以在彼·阿·克拉西科夫退出会场的条件下作出自己的解释。列宁坚决抗议《火星报》组织部分成员对亚历山德罗娃的行为所采取的自由主义态度;列宁退出会场,以示抗议。

  7月19日—20日(8月1日—2日)
  写关于崩得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内的地位问题的发言提纲。

  7月20日(8月2日)
  上午,出席代表大会第六次会议,就崩得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内地位问题作长篇发言,指明崩得所坚持的联邦制建党原则的危害性。

  7月21日(8月3日)
  上午,出席代表大会第七次会议。会议继续讨论崩得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内的地位问题。
  晚上,出席代表大会第八次会议。会议继续讨论崩得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内的地位问题。列宁发言反对崩得代表M.Я.列文松提出的立即(在通过决议以前)在代表大会上讨论崩得章程的提案,而提议把马尔托夫的关于崩得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内地位的决议草案付诸表决;被选入纲领委员会;参加关于崩得在自治制原则上加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决议草案的记名投票表决,决议以46票对5票通过。

  7月21日和29日(8月3日和11日)之间
  出席纲领委员会第一、三、四次会议,发言反对马尔丁诺夫和阿基莫夫的修正案,记下波兰社会民主党人的修正案,写关于纲领委员会工作的笔记。

  7月22日(8月4日)
  上午,出席代表大会第九次会议,记录弗·菲·哥林对党纲原则部分的修改和补充,以及格·瓦·普列汉诺夫、弗·彼·阿基莫夫和其他人的发言要点;写关于党纲原则部分的发言提纲,并就这一问题作长篇发言,捍卫《怎么办?》一书中提出的关于工人运动的自发性和自觉性的理论原则。
  晚上,出席代表大会第十次会议,就进一步讨论党纲草案问题发言。在驳斥经济派分子弗·彼·阿基莫夫和列·达·托洛茨基时指出,不能把党纲的总纲部分和专门部分分割开来,并提议或者把整个党纲提交委员会,或者继续就整个党纲进行辩论。代表大会以24票的多数通过了列宁关于把整个党纲全部交给委员会的提案。
  发言支持普列汉诺夫的提案:选举一个委员会来审查由出席代表大会的波兰社会民主党人提出的关于波兰王国和立陶宛社会民主党与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合并的协议。
  发言反对米·伊·李伯尔提出的关于承认《工人报》和《火星报》同样是中央机关报的提案,投票赞成下述决议:取消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一次代表大会承认《工人报》为党中央机关报的决定。

  7月23日(8月5日)
  上午,出席代表大会第十一次会议,就宣读和批准代表大会记录的程序问题两次发言。
  晚上,主持代表大会第十二次会议。会议讨论巴库委员会、萨拉托夫委员会、《火星报》国内组织和“南方工人”社等地方委员会的报告。

  7月24日(8月6日)
  晚上,出席代表大会第十三次会议。会议继续讨论地方委员会的报告。
  由于受到比利时警察局的追查,代表大会在布鲁塞尔的工作到这次会议被迫中断。

  7月24日和29日(8月6日和11日)之间
  列宁同娜·康·克鲁普斯卡娅、尼·埃·鲍曼、马·尼·利亚多夫一起启程去伦敦。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工作转移到那里进行。
  关心安置代表大会代表的情况,协助寻找代表大会会议地址,多次组织参观城市和游览名胜古迹。

  7月29日(8月11日)
  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在伦敦复会。
  上午,出席代表大会第十四次会议;以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的名义提请两位同志以有发言权的代表资格出席代表大会(很可能是康·米·塔赫塔廖夫和阿·亚·雅库波娃,因为他们协助安排了代表大会在伦敦的正常工作),列宁的提案被通过。
  在转入第五项议程——党章时,列宁作关于党章的报告;在讨论这一报告时,详细记录弗·尼·罗扎诺夫、叶·雅·列文、米·伊·李伯尔、弗·彼·阿基莫夫等反对者的发言;发言说明中央委员会将如何建立党的地方委员会。
  晚上,出席代表大会第十五次会议。会议继续讨论党章草案。主席普列汉诺夫提议请列宁作总结发言。列宁说,总结发言将在委员会审订党章以后再作;被选入党章审订委员会;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会议日志》上,为即将举行的纲领委员会会议拟订党纲草案中有关国家对工人保护的条文。这一条文稍经改动后在代表大会第十八次会议上通过。

  7月29日和8月10日(8月11日和23日)之间
  同马·尼·利亚多夫谈话,对普列汉诺夫和多数派(坚定的火星派)站在一起反对马尔托夫分子表示非常满意。

  7月30日(8月12日)
  上午,出席代表大会第十六次会议;在讨论党纲的一般政治要求的第1条时,发言反对康·米·塔赫塔廖夫提出的用“人民掌权”代替“人民专制”的修正案;在讨论第3条(“实行广泛的地方自治和区域自治”)时,提议去掉“区域自治”一词,因为这个词可能被解释为社会民主党要求把整个国家分成一些小的区域。在讨论第7条(“废除等级制,全体公民不分性别、宗教信仰、种族、民族和语言一律平等”)时,出现“使用语言平等的”事件,其实质在于:崩得和“南方工人”社的代表要求在党纲中专立一条谈使用语言平等的问题。列宁投票反对米·伊·李伯尔希望把使用语言平等问题专立一条的提案。
  晚上,出席代表大会第十七次会议。会议继续讨论党纲草案第7条。由于表决经科斯特罗夫修改后的第7条双方票数相等,列宁提议把这一条交纲领委员会解决。在讨论第8条(“关于民族自决权”)时,列宁投票反对崩得分子戈尔德布拉特和李伯尔提出的把民族文化自治的要求列入纲领的提案。在讨论第9条(“每个公民有权向法庭控告任何官吏,不必向其上级申诉”)时,列宁发言反对维·尼·克罗赫马尔提出的补充(在“公民”一词之后增加“以及外国人”),认为这是多余的。

  7月30日(8月12日)
  晚上,出席党章审订委员会会议。会议讨论尔·马尔托夫对党章第1条的修正案和其他有争议的条文。

  7月30日—8月1日(8月12日—14日)
  出席纲领委员会为再次审订党纲草案第7条而召开的会议;起草关于第7条和第11条的决议。

  不晚于7月31日(8月13日)
  俄国革命社会民主党国外同盟印行的载有彼·巴·马斯洛夫的《论土地纲领》和弗·伊·列宁的《答对我们纲领草案的批评》两篇文章的小册子分发给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的代表。列宁的这篇文章就作为关于党纲土地部分的报告。

  7月31日(8月13日)
  上午,在代表大会第十八次会议上,列宁担任主席,宣读提交主席团的关于第十七次会议上的马尔托夫和李伯尔冲突事件的声明;代表主席团宣布事情已经了结,并号召各位代表避免使用侮辱性的词句;在讨论党纲的一般政治要求的第12条(“用普遍的人民武装代替常备军”)时,发言反对李伯尔提出的用“民兵”一词代替“普遍的人民武装”的提案,同时反对马尔托夫提出的补充党纲的一般政治要求的第14条的提案;在讨论党纲中关于劳动保护部分时,支持马·尼·利亚多夫提出的为工人要求每周有42小时休息时间的提案,反对米·伊·李伯尔提出的对小企业进行监督的提案。
  晚上,出席代表大会第十九次会议。会议继续讨论党纲的工人部分。列宁发言反对利亚多夫的修正案;对李伯尔关于各劳动部门是否都设立行业法庭的问题作肯定的回答;在讨论党纲土地部分时作长篇发言。

  8月1日(14日)
  上午,出席代表大会第二十次会议,就土地问题作第二次发言,批判反火星派分子不相信农民革命的可能性。
  晚上,出席代表大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在讨论党纲土地部分第4条(关于农民委员会的职能)时,两次发言,支持关于要特别指明消灭高加索农奴制关系的提案;在讨论党纲土地部分第5条(“授权法庭降低过高的地租和宣布盘剥性契约无效”)时,两次发言反对科斯特罗夫和李伯尔的补充;在会议结束时,参加对于整个党纲的记名表决。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纲领被一致通过(1票弃权)。

  8月1日和15日(14日和28日)之间
  编制《不同作者刊登在中央机关报上的文章篇数统计表》,根据这张统计表计算,列宁撰写论文32篇(其中社论15篇),尔·马尔托夫——39篇(社论9篇),格·瓦·普列汉诺夫——24篇(社论12篇),亚·尼·波特列索夫——8篇,维·伊·查苏利奇——6篇,帕·波·阿克雪里罗得——4篇。

  不晚于8月2日(15日)
  为代表大会即将举行的一次会议起草关于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党章第1条条文的决议草案。

  8月2日(15日)
  参加党章审订委员会工作,在讨论党章引言时两次发言。
  上午,出席代表大会第二十二次会议。会议讨论党章草案。在讨论党章引言部分时,列宁作为主席回答提出的问题;会议辩论时作简要记录;发言反对崩得代表主张先讨论崩得的章程,然后再讨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党章草案的提案。代表大会支持列宁,决定先讨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党章草案,然后再讨论崩得的章程。在讨论党章草案第1条时,列宁发言捍卫自己提出的条文,强调指出,这一条文能促进“组织起来!”列宁参加对党章第1条的记名投票,反对马尔托夫的条文。列宁提出的党章草案第1条条文被马尔托夫分子(不坚定的火星派分子)、经济派分子和崩得分子的多数票所否决(28票对22票,1票弃权)。列宁发言支持利亚多夫提出的把在物资上支持党这一原则列入党章第1条的提案;起草关于党章组织章程草案第4条(“关于党总委员会的组成和任务”)的提案。

  8月3日(16日)
  晚上,出席代表大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在讨论党章草案第3条时,反驳托洛茨基,提议只讨论这一条当中不涉及党的最高机关的那一部分,关于党的最高机关问题留待讨论完第4、5、6各条以后再回过来讨论。代表大会通过了列宁的提案。

  8月4日(17日)
  起草党章草案第4条的发言大纲。
  上午,主持代表大会第二十五次会议,说明主席团提出关于加速代表大会工作的决议草案的理由;在讨论党章草案第4条(“党总委员会的组成和任务”)时,发言反对李伯尔关于先讨论中央委员会和中央机关报的职能,然后再讨论有关党总委员会的条文的提案;反对尔·马尔托夫和弗·亚·诺斯科夫的条文:由中央委员会和中央机关报的委员们任命(各提两个名额)党总委员会的四名委员,而党总委员会的第五名委员——由四名当选的委员任命;主张第五名委员和其他四名委员都应由代表大会选举产生。
  晚上,出席代表大会第二十六次会议;在讨论党章第7条(授权中央机关报在思想上领导党)时,主张在党章中保留这一条;在讨论党章草案第10条(每一个党员都有权要求把他的声明原原本本地送达党的中央机关或党代表大会)时,反对马尔托夫取消这一条的提案;在讨论党章草案第12条(中央委员会和中央机关报有权增补新委员)时,反对叶·雅·列文提出的把法定多数的比例由4/5降低为2/3的提案;反对在增补时投反对票须说明理由的规定;赞同中央委员会和中央机关报有权对增补相互监督。

  8月5日(18日)
  上午,主持代表大会第二十七次会议。会议继续讨论党章草案第12条。列宁两次发言反对马尔托夫的新提案:如果在中央委员会和中央机关报增补时未能取得一致意见,党总委员会有权重新审议增补问题;反对把这一提案付诸表决,因为它和以前通过的关于中央委员会和中央机关报增补委员须经一致同意的条文是相抵触的;两次发言捍卫关于承认俄国革命社会民主党人国外同盟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在国外的唯一组织的党章第13条;在讨论关于民族组织和关于崩得问题时,参加对崩得章程第2条的表决。章程第2条规定,崩得作为犹太无产阶级的唯一代表加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列宁和多数派一起投票反对这一条。崩得代表团声明崩得退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并离开代表大会。
  出席代表大会主席团会议。会议讨论拒绝参加代表大会工作的马尔丁诺夫和阿基莫夫的声明。列宁起草关于这一问题的决议。
  晚上,主持代表大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向代表大会报告主席团会议讨论马尔丁诺夫和阿基莫夫声明的情况,把这一问题提交代表大会讨论并发言;在会议根据马尔丁诺夫和阿基莫夫的要求宣布休会时,宣读马尔托夫提交主席团的关于崩得代表离开代表大会的决议草案;起草关于崩得退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决议;起草对马尔托夫关于崩得退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决议草案的补充。会议通过承认俄国革命社会民主党人国外同盟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在国外的唯一组织的党章第13条,国外“联合会”的代表工人事业派分子马尔丁诺夫和阿基莫夫当场退出代表大会,以示抗议。代表大会的力量对比发生了有利于坚定的火星派—列宁派分子的变化。
  在代表大会第二十八次会议以后,出席《火星报》组织的第四次(最后一次)会议(有9名坚定火星派分子和7名“不坚定路线”的火星派分子出席)。会议讨论中央委员会候选人问题。列宁投票反对叶·米·亚历山德罗娃作为候选人。列宁不愿分裂,提出由五人组成的“调和的名单”(多数派3名,少数派2名)。马尔托夫反对列宁提出的“调和的名单”,企图使少数派占有3个名额。以列宁为首的坚定火星派分子通过了自己的中央委员会候选人名单(弗·亚·诺斯科夫、格·马·克尔日扎诺夫斯基、B.H.波波夫——后来换成弗·威·林格尼克)。于是,马尔托夫分子便向反火星派分子求援。《火星报》组织在中央领导机关的人选问题上发生分裂。

  8月5日或6日(18日或19日)
  起草关于各独立团体的决议。

  8月5日—10日(18日—23日)
  起草关于军队工作的决议和关于农民工作的决议。

  8月6日(19日)
  上午,主持代表大会第二十九次会议。会议讨论第七项议程:党的独立的组织。列宁在格·瓦·普列汉诺夫提出的关于解散国外俄国社会民主党人联合会的决议草案上写:“通过”。
  晚上,主持代表大会第三十次会议。会议就“南方工人”社问题展开热烈讨论。列宁在关于波兰社会民主党退出代表大会的决议上写:“通过”。在会议即将结束时,转入选举党的中央机关和讨论党中央机关报任命的办法。列宁和格·瓦·普列汉诺夫一起从代表大会会场退出。坚定的火星派—列宁派分子主张选举三人小组进入中央机关报;马尔托夫分子主张批准旧编辑部。会议未作任何决议而结束。

  8月7日(20日)以前
  同代表大会代表亚·瓦·绍特曼谈话,详细说明党内分歧的实质。

  8月7日(20日)
  在代表大会第三十一次会议决定选举三人小组进入中央机关报以后,列宁和旧编辑部的其他编委一起被请入会场。列宁记下马尔托夫发言的主要论点;发言驳斥马尔托夫;在选举中央机关报编辑部时发言;记录表决波·米·克努尼扬茨关于选举三人进入中央机关报提案的结果;参加不记名投票选举中央机关报编辑部,在选票上写:“普列汉诺夫”。列宁同普列汉诺夫和马尔托夫一起被选入中央机关报编辑部。在大会转入选举中央委员会时,列宁发言,对在代表大会上有一个“紧密的多数派”表示欢迎,主张立即选举中央委员会,支持波·米·克努尼扬茨提出的建议:中央委员会的表决结果由主席掌握,为保密起见,代表大会只宣布一个中央委员的名字。代表大会支持列宁的发言,否决了马尔托夫提出的关于推迟选举中央委员会的提案。列宁参加不记名投票选举中央委员会,投票赞成多数派的名单——弗·亚·诺斯科夫、格·马·克尔日扎诺夫斯基、弗·威·林格尼克。这三人当选为中央委员。列宁的拥护者在选举党的领导机关时获得多数,后来被称为布尔什维克;列宁的反对者获得少数,被称为孟什维克。
  晚上,主持代表大会第三十二次会议。会议选举党总委员会第五名委员。列宁被选为统计选举党总委员会第五名委员选票的检票人;参加选举,在选票上写:普列汉诺夫;计算选举党总委员会第五名委员的选票,宣布选举结果:格·瓦·普列汉诺夫当选;在会议结束时提出下次会议的开会时间,要求秘书整理好记录;提醒必须就几项特别重要的问题作出决议;建议新当选的中央委员现在就开始就职,并应细致地了解各地方代表,同他们商量工作。

  8月7日和10日(20日和23日)之间
  由于马尔托夫拒绝参加中央机关报新编辑部,列宁委托几位代表,其中包括图拉委员会代表谢·伊·斯捷潘诺夫同马尔托夫谈话,以便对他有所影响并消除冲突。

  8月7日和15日(20日和28日)之间
  读崩得国外委员会报道崩得第五次代表大会及其各项决议的传单并在上面作批注;在《崩得民族主义的顶峰》一文中对这次代表大会的决议进行了批判,该文发表在《火星报》第46号上。

  8月7日(20日)夜晚至8日(21日)凌晨
  决定拒绝参加党中央机关报——《火星报》编辑部。

  8月8日(21日)
  上午,出席代表大会第三十三次会议,遇到一些多数派代表——从俄国来的地方党的工作者,向他们说明了自己拒绝参加《火星报》编辑部的决定。由于这些代表坚决不同意列宁的想法,列宁放弃了自己最初的决定。
  晚上,出席代表大会第三十四次会议。会议批准第十、十六、二十三、二十四、二十五和三十三次会议的记录。列宁发言反对托洛茨基提出的关于委托专门修辞委员会从文字上修改党纲的提案,提议把这项工作委托给纲领委员会。大会通过了列宁的提案。

  8月9日(22日)
  上午,出席代表大会第三十五次会议。会议批准第三十四、三十二和三十一次会议记录。列宁以代表大会主席团的名义起草关于公布记名表决结果的声明。
  晚上,出席代表大会第三十六次会议;在批准第三十五次会议记录时发言;在讨论代表大会各项决议的宣读程序时两次发言,坚决主张代表大会的各项决议应立即在法律上生效。

  8月10日(23日)
  起草关于为教派信徒出版报刊的决议、关于对待青年学生的态度问题的决议和关于格鲁吉亚—亚美尼亚报纸的决议。
  出席代表大会最后一次——第三十七次会议;把拟好的关于为教派信徒出版报刊的决议草案、关于格鲁吉亚—亚美尼亚报纸的决议草案提交会议讨论;发言对这些决议草案加以说明;修改并签署普列汉诺夫的关于对自由派的态度的决议草案;发言反对亚·尼·波特列索夫提出的关于对自由派的态度的决议草案。

  8月10日和25日(8月23日和9月7日)之间
  写《代表大会的组成》。这一材料反映了代表大会上形成的各主要派别的情况。

  8月10日(23日)以后
  在第二次代表大会工作结束后,同多数派代表一起去海格特公墓参谒马克思墓。

  8月11日(24日)
  作为第二次代表大会选出的中央机关报编委,开始同普列汉诺夫一起编辑《火星报》。
  同普列汉诺夫一起支持中央委员弗·亚·诺斯科夫提出的建议:在保证《火星报》编辑部有代表参加总委员会的条件下,即在两名代表当中一定有一名属于党内多数派的条件下,把全部四名旧编委都增补进去。党中央委员会的这一条件遭到马尔托夫分子拒绝。

  8月11日(24日)以后
  同其他多数派拥护者一起由伦敦返回日内瓦。同弗·德·邦契-布鲁耶维奇谈第二次代表大会的工作、分裂的原因以及同多数派拥护者团结一致的必要性。

  8月11日和18日(24日和31日)之间
  会见伊·克·拉拉扬茨,委托他通过同志式的谈话说服尔·马尔托夫参加编辑部并尽快消除冲突和分裂的危险。
  同普列汉诺夫一起向俄国革命社会民主党人国外同盟的成员报告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的结果,说明自己对第二次代表大会出现分裂所持的态度。

  8月11日(24日)和10月13日(26日)之间
  与普列汉诺夫一起同《火星报》旧编委就撰稿问题进行谈判,建议他们在报上阐述自己的不同意见。以马尔托夫、托洛茨基和阿克雪里罗得为首的少数派拒绝以任何方式参加《火星报》的工作,他们为改变党的最高机关的组成制定斗争计划,开始出版秘密刊物,在国外散发这些刊物,并分发给各地方委员会。

  1903年8月11日(24日)和1905年4月之间
  致函在伦敦的尼·亚·阿列克谢耶夫,谈党内的严重形势,对《火星报》编辑部从伦敦迁到日内瓦表示遗憾。

  8月15日(28日)
  《改革的时代》和《崩得民族主义的顶峰》两篇文章在《火星报》第46号上发表。

  8月25日(9月7日)
  收到亚·米·卡尔梅柯娃从德累斯顿寄来的信,信中对火星派分子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的分裂表示遗憾。

  8月25日—26日(9月7日—8日)
  复函在德累斯顿的亚·米·卡尔梅柯娃,分析代表大会上的斗争,指出斗争的原因。

  8月28日(9月10日)以前
  校对弗·德·邦契-布鲁耶维奇的《俄国教权主义的力量》一文的校样。这篇文章刊登在9月1日(14日)的《火星报》上。

  8月31日(9月13日)
  致函亚·尼·波特列索夫,分析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以后党内发生分裂的原因和分裂的巨大危险性,说必须对采取错误路线的马尔托夫施加影响,使他改正错误。

  不晚于8月31日(9月13日)
  把《火星报》编辑部的委托书寄给在柏林的中央委员会国外代表马·尼·利亚多夫,派他出席在德累斯顿召开的德国社会民主党代表大会。

  8月底
  撰写短评《马尔托夫的矛盾和曲折》。
  委派马·尼·利亚多夫巡视国外各社会民主党人居住区,并在所有重要的俄国侨民中心建立多数派拥护者小组。
  委派马·尼·利亚多夫去柏林担任俄国社会民主工党新选出的中央委员会派驻德国社会民主党中央委员会的代表,要他向德国社会民主党领导介绍第二次代表大会的决议,捍卫多数派的路线;答应向利亚多夫通报今后同机会主义少数派进行斗争的情况并给他寄去各种指示。

  8月—9月
  写《关于革命青年的任务的信的提纲》。

  9月1日(14日)以前
  组织协助出版《大学生报》的工作,委托娜·康·克鲁普斯卡娅写信给中央委员格·马·克尔日扎诺夫斯基,让他筹集出版经费。

  9月1日(14日)
  《一项给遭受不幸事故的工人发放抚恤金的法令》一文在《火星报》第47号上发表。

  9月7日(20日)以后
  同参加德国社会民主党德累斯顿代表大会归来的马·尼·利亚多夫交谈,批评德国社会民主党领袖们同机会主义分子斗争不坚决。
  委派马·尼·利亚多夫去柏林访问卡·考茨基,向他介绍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的情况和在会上发生分裂的原因以及孟什维克的分裂活动。

  9月9日和10月1日(9月22日和10月14日)之间
  读崩得国外委员会为回答《火星报》第46号所载列宁的《崩得民族主义的顶峰》一文而发表的传单《第五次代表大会关于崩得在党内的地位的决议受到火星商行的卫士们的审判》,作批注并标出重点;在《最高的无耻和最低的逻辑》一文中对这份传单进行了批判。
  起草《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一文提纲。这篇文章没有写成。

  9月13日(26日)
  写《马尔托夫拟订的同〈火星报〉前编辑部谈判的基本条件的记录》。

  9月15日(28日)
  《拆穿了!……》一文在《火星报》第48号上发表。

  9月上半月
  写《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记事》。

  9月
  《革命青年的任务。第一封信》在《大学生报》第2—3号(合刊)上发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