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全集第08卷年表

列宁全集第08卷年表

  年表

  (1903年9月—1904年7月)

  1903年

  1903年9月—1904年7月
  列宁侨居日内瓦。

  9月上半月
  写《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记事》。

  9月15日(28日)以后
  列宁在《火星报》第48号上注明《拆穿了!……》一文是他写的。

  不早于9月16日(29日)
  读波兰革命运动的参加者给《火星报》编辑部的来信,信中叙述对《火星报》的活动以及对犹太人等问题的看法。

  9月16日和10月1日(9月29日和10月14日)之间
  为在《火星报》上发表从敖德萨寄来的关于抵制选举工长的通讯做准备工作,并为这篇通讯写编者按语。这篇敖德萨通讯和列宁为它写的编者按语发表在1903年10月1日《火星报》第49号上。

  9月17日
  致函在德国德累斯顿的俄国女社会活动家亚·米·卡尔梅柯娃,讲述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以后孟什维克所进行的破坏活动。
  就一篇有关彼得罗夫斯基宪兵上校的通讯稿问题致函在维也纳的К.Л.富特米勒。
  修改娜·康·克鲁普斯卡娅给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叶卡捷琳诺斯拉夫委员会的信,信中询问委员会的工作情况,对委员会工作的安排提出建议,并告知国外俄国社会民主党人中的新闻。

  9月18日(10月1日)
  复函俄国社会民主工党敖德萨委员会,解释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关于参加工长选举的决议,支持委员会提出的关于更经常地交换意见以避免分歧的建议,并答应写传单,说明经济斗争和政治斗争的关系。

  9月21日(10月4日)
  同《火星报》编委格·瓦·普列汉诺夫及中央委员弗·威·林格尼克一起与尔·马尔托夫、帕·波·阿克雪里罗得、亚·尼·波特列索夫和维·伊·查苏利奇就共同在中央机关报工作的条件问题举行谈判。谈判持续了3小时,毫无结果。
  起草给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记录委员会的声明,以自己和格·瓦·普列汉诺夫的名义表示同意在代表大会的记录中发表他们的姓名。

  9月21日—23日(10月4日—6日)
  起草中央机关报编辑部邀请尔·马尔托夫为《火星报》和《曙光》杂志撰稿的信。

  9月22日(10月5日)
  致函中央委员格·马·克尔日扎诺夫斯基和弗·亚·诺斯科夫,要他们准备同孟什维克的破坏活动作斗争,提议在所有的委员会中加强自己的影响,把多数派列·叶·加尔佩林和彼·阿·克拉西科夫增补进中央委员会。

  9月23日(10月6日)
  以中央委员会的名义致函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记录委员会,要求寄来代表大会通过的纲领、组织章程、全部决议和决定。
  以中央机关报编辑部的名义致函尔·马尔托夫和《火星报》原来的其他编辑,邀请他们为《火星报》和《曙光》杂志撰稿。

  9月26日和10月13日(10月9日和26日)之间
  起草中央委员会和中央机关报编辑部告孟什维克反对派成员书,号召他们履行党员义务并停止对中央机关的抵制;建议向全体党员说明原则上的分歧。

  9月27日(10月10日)
  致函俄国革命社会民主党人国外同盟领导机关成员加·达·莱特伊仁,表示反对召开同盟第二次代表大会。

  9月27日和10月13日(10月10日和26日)之间
  为参加俄国革命社会民主党人国外同盟第二次代表大会做准备工作:起草在国外同盟第二次代表大会上作的关于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的报告的提纲;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给同盟成员的通告和同盟的原有章程上作记号和划着重线;写同盟成员名单,初步估计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在这一组织即将召开的代表大会上的力量对比。

  不晚于9月29日(10月12日)
  表示允许马尔托夫派在服从中央机关报监督的条件下组成著作家小组,坚持在《火星报》第50号上公布马尔托夫派关于拒绝参加报纸任何工作的声明。

  9月底—10月19日(11月1日)以前
  以《火星报》编辑部名义致函俄国社会民主工党顿河区委员会,要求他们解释所作的关于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的总结的决议。
  以《火星报》编辑部的名义致函矿区工人联合会,就联合会所通过的关于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的总结的决议提出一系列质问,并要求在委员会全体会议上讨论这些问题。

  9月
  列宁的《革命青年的任务。第一封信》一文在《大学生报》第2—3号上发表。

  9月—10月
  揭露孟什维克分裂破坏活动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记事》,在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以后,以手抄本形式在社会民主党人中间流传。这一文件在同孟什维克的斗争中和在团结布尔什维克拥护者的事业中发挥了很大作用。

  1903年9月—1904年2月
  同在柏林的马·尼·利亚多夫通信,告知政治新闻,并就运送秘密书刊等问题提出具体建议。

  不早于10月1日(14日)
  读顿河革命组织号召对沙皇专制制度进行斗争的传单《哥萨克的愿望》,作摘录并在传单上注明自己想就这个问题写一篇短评。

  10月1日(14日)
  列宁的《最高的无耻和最低的逻辑》一文在《火星报》第49号上发表。

  10月7日(20日)
  致函中央委员格·马·克尔日扎诺夫斯基,主张中央委员会采取更加坚决的行动,反对孟什维克的破坏活动;要克尔日扎诺夫斯基来日内瓦;反对弗·亚·诺斯科夫提出的关于把尔·马尔托夫增补进中央委员会的计划。
  以自己和格·瓦·普列汉诺夫的名义致函高加索联合会委员会,同意联合会委员会关于撤销倒向孟什维克的季·亚·托普里泽职务的决定,并号召坚定不移地执行党内多数派的路线。
  参加起草给俄国革命社会民主党人国外同盟成员的公开信,并与同盟的12个布尔什维克成员一起签名。信中指出必须改组同盟和制定新的章程,还对同盟领导机关成员列·格·捷依奇粗暴破坏党纪的行为表示抗议。

  10月13日(26日)
  在俄国革命社会民主党人国外同盟第二次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在讨论议事日程问题时和在对关于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的报告作预先说明时多次发言;作关于讨论进程的笔记;对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在代表大会上的力量对比作估计。

  10月14日(27日)
  在国外同盟第二次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作关于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的报告;就尔·马尔托夫的副报告作笔记。

  10月15日(28日)
  在国外同盟第二次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对尔·马尔托夫在副报告中所采取的卑鄙的斗争手段和粗暴的捏造表示坚决抗议,之后同多数派拥护者一起退出代表大会的会场。

  10月16日(29日)
  起草书面抗议(即《没有提交的声明》),反驳尔·马尔托夫在同盟代表大会上所作的副报告中对布尔什维克所进行的诽谤性责难。
  列宁在同盟第二次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发表声明说:鉴于马尔托夫的非党活动,拒绝参加讨论关于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的报告和作总结发言。同盟的布尔什维克成员集体提出书面抗议,支持列宁的声明,并在提出抗议后退出代表大会的会场。

  10月17日(30日)
  在同盟第二次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列宁就关于同盟章程问题作了三次发言。他强调指出,同盟章程未经中央委员会批准不能生效。当代表大会通过了尔·马尔托夫提出的关于同盟章程无须经过中央委员会批准的提案以后,列宁代表多数派拥护者提出抗议,反对这一粗暴违反党章的行为。
  晚上,同盟第二次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后,列宁出席同盟的布尔什维克成员和他们新提出的11名同盟成员候选人一起召开的非正式会议。会议是在日内瓦“兰多尔特”咖啡馆里举行的。

  10月18日(31日)
  晚上,国外同盟第二次代表大会结束以后,出席同盟的布尔什维克成员会议。在会上格·瓦·普列汉诺夫表示要同孟什维克进行和谈。

  10月19日(11月1日)以前
  同弗·威·林格尼克一起要求召集党总委员会会议,以确认中央委员弗·威·林格尼克在国外同盟第二次代表大会上所采取的行动是正确的。

  10月中旬,不晚于19日(11月1日)
  劝说弗·威·林格尼克留下来和孟什维克的《火星报》编辑部一起工作。

  10月19日(11月1日)
  清早,由弗·威·林格尼克和列·叶·加尔佩林陪同,再次同格·瓦·普列汉诺夫谈话,劝他不要向马尔托夫派让步,认为把旧编辑重新增补进中央机关报是不能容忍的。由于普列汉诺夫企图向孟什维克让步,列宁提出自己退出《火星报》编辑部的问题。
  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总委员会会议上参加拟订党总委员会关于国外同盟和中央委员会的冲突问题的决议。党总委员会认为中央委员林格尼克采取的行动是正确的,决定通过吸收新成员的办法改组同盟。
  致函格·瓦·普列汉诺夫,劝他不要向马尔托夫派让步,同时指出这种让步将会给党带来极大的危害。
  向党总委员会主席格·瓦·普列汉诺夫提出声明,辞去党总委员会委员和中央机关报编辑部成员的职务。

  10月21日(11月3日)
  连续两次收到格·瓦·普列汉诺夫关于商谈孟什维克反对派提出的协议条件的来信。
  同弗·威·林格尼克一起会见格·瓦·普列汉诺夫。普列汉诺夫声明要向马尔托夫派让步,对此列宁重申退出中央机关报编辑部的决定。列宁还告诉普列汉诺夫,如果得到中央委员会全体委员的同意,他决定进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

  10月22日(11月4日)以前
  在写《崩得在党内的地位》一文时,读崩得以同样的标题发表在《工人呼声报》1903年第34号上的一篇文章的译文,作批注并标出重点。

  10月22日(11月4日)
  同弗·威·林格尼克拜访格·瓦·普列汉诺夫。普列汉诺夫把马尔托夫分子提出的与孟什维克反对派讲和的条件告诉他们,坚持要中央委员会让步。列宁和林格尼克向普列汉诺夫声明,孟什维克的条件是不能接受的,并指出必须征求中央委员会其他委员的意见。
  同弗·威·林格尼克委派伊·克·拉拉扬茨到俄国去向中央委员会介绍同盟第二次代表大会期间和以后的事态的发展情况。
  致函在基辅的中央委员格·马·克尔日扎诺夫斯基,告诉他格·瓦·普列汉诺夫转向孟什维克一边,并要克尔日扎诺夫斯基和弗·亚·诺斯科夫必须到日内瓦来。
  致函中央委员会,把马尔托夫派提出的同孟什维克反对派讲和的条件告诉他们,建议中央委员会向孟什维克提出自己的条件。信中还谈到自己打算退出编辑部,进入中央委员会,并出版一本揭露孟什维克破坏活动的小册子。
  列宁的《崩得在党内的地位》一文在《火星报》第51号上发表。

  10月23日(11月5日)
  致函在基辅的中央委员格·马·克尔日扎诺夫斯基和弗·亚·诺斯科夫,指出中央委员会必须同马尔托夫分子进行坚决的斗争,并请克尔日扎诺夫斯基和诺斯科夫尽快到日内瓦来,以确定中央委员会在这场斗争中的路线。
  同格·瓦·普列汉诺夫谈话,普列汉诺夫建议列宁劝告列·叶·加尔佩林退出党总委员会,同时声明,否则他——普列汉诺夫将保留“完全的行动自由”。这次谈话促使列宁最后作出退出编辑部的决定。

  10月24日(11月6日)
  致函格·瓦·普列汉诺夫,不同意他提出的关于要列·叶·加尔佩林退出总委员会的建议;提出要把全部编辑事务移交给普列汉诺夫,并把中央机关报编辑部的材料寄给他。

  10月24日或25日(11月6日或7日)
  出席布尔什维克日内瓦小组会议,会议谴责格·瓦·普列汉诺夫背叛党内多数派的行为。

  不早于10月26日(11月8日)
  修改娜·康·克鲁普斯卡娅给一位姓名不详者的信,信中介绍孟什维克在俄国革命社会民主党人国外同盟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和代表大会以后的行为,还谈到格·瓦·普列汉诺夫对孟什维克采取调和主义态度和列宁已退出《火星报》编辑部等情况。
  致函格·马·克尔日扎诺夫斯基,告知自己已完全退出了《火星报》编辑部,指出必须为捍卫中央委员会而斗争,反对孟什维克夺取中央委员会,认为克尔日扎诺夫斯基和其他中央委员应到国外来一趟。

  10月27日或28日(11月9日或10日)
  格·瓦·普列汉诺夫1903年10月26日(11月8日)致函列宁约稿。列宁复函说,他打算为《火星报》写一篇论土地问题的文章,分析民粹派和自由派的观点。

  10月28日(11月10日)
  致函马·尼·利亚多夫,详细叙述了在同盟代表大会上以及代表大会以后同孟什维克斗争的过程,认为布尔什维克现在应该为捍卫中央委员会和争取迅速召开新的党代表大会而斗争。

  10月29日和11月5日(11月11日和18日)之间
  写《民粹派化的资产阶级和惊慌失措的民粹派》一文。

  11月1日(14日)
  格·瓦·普列汉诺夫1903年10月31日(11月13日)来函询问下一号《火星报》用的论土地问题一文的写作情况。列宁复函说,他已开始写这篇文章,预计在星期二即11月4日(17日)完稿。

  11月5日(18日)
  给格·瓦·普列汉诺夫寄去《民粹派化的资产阶级和惊慌失措的民粹派》一文,以便在《火星报》上发表。
  给格·瓦·普列汉诺夫寄去关于自己于1903年10月19日(11月1日)退出中央机关报《火星报》编辑部的声明,并请将这一声明在《火星报》上发表。

  11月上半月,不早于6日(19日)
  同格·马·克尔日扎诺夫斯基多次进行谈话,克尔日扎诺夫斯基是为使列宁与孟什维克和解而从俄国来到日内瓦的。

  11月6日—8日(19日—21日)
  被增补进中央委员会。

  11月7日和19日(11月20日和12月2日)之间
  写《给〈火星报〉编辑部的信》,评《火星报》第52号上发表的格·瓦·普列汉诺夫的《不该这么办》一文。

  11月7日(20日)以后
  在1900—1903年《火星报》第1—52号合订本上,标出文章作者,作记号和划出重点。

  11月12日(25日)
  在日内瓦出席中央委员会会议。根据列宁的提议,中央委员会草拟最后通牒,向孟什维克提出确立党内和平的条件。

  11月13日和12月9日(11月26日和12月22日)之间
  读孟什维克《火星报》编辑部给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各委员会的信。

  11月14日(27日)
  向中央委员会会议提出关于反对格·瓦·普列汉诺夫把以前的孟什维克编辑增补进《火星报》编辑部的声明草案。

  11月14日和22日(11月27日和12月5日)之间
  以娜·康·克鲁普斯卡娅的名义致函《火星报》编辑部,说她本人同意继续担任编辑部秘书工作。

  11月16日(29日)
  根据中央委员会的推荐,代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参加党总委员会。
  通过格·马·克尔日扎诺夫斯基,同尔·马尔托夫互相交换消除他们之间在同盟代表大会上出现的个人冲突的书面声明。

  不早于11月16日(29日)
  起草《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给国外同盟领导机关、国外党的协助小组和全体党员的信》。信中所制定的国外支持国内革命运动的计划成了中央委员会国外工作的基础。

  11月17日和29日(11月30日和12月12日)之间
  娜·康·克鲁普斯卡娅从1903年11月17日(30日)《世界政策问题小报》第48号上刊登的亚·李·帕尔乌斯的文章中作摘录。列宁在摘录上作批注,在《我为什么退出了〈火星报〉编辑部?》一信中使用了摘录的材料。

  11月19日(12月2日)
  费·伊·唐恩为出版国外同盟第二次代表大会记录作准备工作,于1903年11月18日(12月1日)向列宁征求意见。列宁复函反对删节他本人的关于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的报告的记录以及尔·马尔托夫的副报告的记录。

  不早于11月19日(12月2日)
  收到费·伊·唐恩的复函,唐恩同意在国外同盟第二次代表大会的记录中不删节列宁关于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的报告和尔·马尔托夫的副报告。

  11月19日或20日(12月2日或3日)
  把自己针对格·瓦·普列汉诺夫的《不该这么办》一文而写的《给〈火星报〉编辑部的信》寄给《火星报》;在这一文件的附信中表示愿意为报纸撰稿。

  11月20日(12月3日)
  由于维·伊·查苏利奇来函征询意见,两次致函中央机关报编辑部,要求把他给《火星报》编辑部的信刊登在该报第53号上;重申他打算继续为《火星报》撰稿,告知给报纸写文章的计划;要求对他写的所有文章都署名:“尼·列宁”。

  11月25日(12月8日)以前
  对一个姓名不详的作者寄给《火星报》的关于在哈尔滨庆祝五一节以及在赤塔成立“外贝加尔工人联合会”的通讯进行编辑加工。这篇通讯刊登在《火星报》第53号上。

  11月25日(12月8日)
  《火星报》第53号发表了列宁退出编辑部的通告,并刊登他给《火星报》编辑部的信(评《火星报》第52号上的格·瓦·普列汉诺夫的《不该这么办》一文)。

  11月25日和29日(12月8日和12日)之间
  给孟什维克《火星报》编辑部写了一封公开信——《我为什么退出了〈火星报〉编辑部?》。该编辑部拒绝发表这封信。1903年12月这封信印成单页发行。

  11月27日(12月10日)
  在给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各中央委员的信中提出召开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的要求。

  11月29日(12月12日)
  致函《火星报》编辑部,呼吁孟什维克停止派别斗争。

  1903年秋天
  致函马·尼·利亚多夫,建议他担任中央委员会驻柏林的代办员。
  作关于土地问题的讲演。

  12月1日(14日)
  列宁的《民粹派化的资产阶级和惊慌失措的民粹派》一文在《火星报》第54号上发表。

  12月4日(17日)
  收到党内多数派、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叶卡捷琳诺斯拉夫委员会委员尼·叶·维洛诺夫的来信,信中请求列宁阐述他对分裂后党内状况的看法。为再版《就我们的组织任务给一位同志的信》这本小册子而写后记时,引用了维洛诺夫的信。

  12月4日和9日(17日和22日)之间
  致函尼·叶·维洛诺夫,讲述党内斗争的重大事件以及孟什维克夺取中央机关报编辑部和进行反对中央委员会的破坏活动。

  12月5日(18日)
  致函在基辅的中央委员格·马·克尔日扎诺夫斯基,严厉批评个别中央委员在对待党的破坏分子——马尔托夫分子的态度问题上所表现出的调和主义情绪,并建议立即筹备召开党的代表大会。

  12月6日(19日)
  以中央委员会的名义复函尔·马尔托夫,谈有关弗·德·邦契-布鲁耶维奇为教派信徒出版社会民主党小报《黎明报》的问题。

  12月9日(22日)
  在给中央委员会的信中声明反对中央委员会发给各委员会的通知,这份通知抹煞党内的尖锐斗争,鼓吹对孟什维克采取调和主义的政策。

  12月11日—14日(24日—27日)
  以中央委员会国外代表弗·威·林格尼克的名义致函《火星报》编辑部,抗议中央机关报编辑部就列宁的《我为什么退出了〈火星报〉编辑部?》这封信所通过的决议。

  12月15日(28日)
  应《火星报》编辑部秘书约·索·布柳缅费尔德的请求,答应为《火星报》写一篇文章答复刊登在波兰社会党机关刊物《黎明》杂志第9期上的关于波兰问题的文章。

  12月17日(30日)和20日(1904年1月2日)
  致函中央委员会,要求弄清楚各中央委员对召开党代表大会问题所持的态度,并号召同孟什维克展开积极的斗争。这封信是1903年12月23日(1904年1月5日)寄往俄国的。

  12月22日(1904年1月4日)
  收到格·马·克尔日扎诺夫斯基1903年12月18日(31日)从俄国寄来的信,信中说孟什维克《火星报》编辑部把攻击列宁和布尔什维克的信件散发给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各委员会。列宁在1904年1月16日(29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总委员会的会议上就关于恢复党内和平的措施问题发言时引用了克尔日扎诺夫斯基的来信。
  致函格·马·克尔日扎诺夫斯基,尖锐地批评俄国国内个别中央委员的调和主义行为,要求对孟什维克进行无情的斗争,要求尽快召开党的代表大会。

  12月26日(1904年1月8日)以前
  同娜·康·克鲁普斯卡娅和弗·威·林格尼克到日内瓦附近的萨莱夫山旅游。

  12月26日(1904年1月8日)
  同弗·威·林格尼克一起致函《火星报》编辑部(这封信是以中央委员会国外代表林格尼克的名义发出的)。信中指出必须给全体党员以尽可能充分的自由来批评中央机关。
  致函母亲玛·亚·乌里扬诺娃,谈自己在萨莱夫山旅游的感想,请她购买一本伊·米·谢切诺夫撰写的《思想的要素》和一本俄法辞典。

  12月下半月
  写《谈谈新〈火星报〉的立场》一文。

  12月下半月—1904年1月
  准备再版小册子《就我们的组织任务给一位同志的信》,写小册子的序言和后记。

  12月底
  收到1903年12月24日(1904年1月6日)从敖德萨寄来的信,信中反映孟什维克《火星报》编辑部背着中央委员会派维·尼·克罗赫马尔(扎戈尔斯基)到俄国社会民主工党敖德萨委员会来进行有利于孟什维克的宣传活动。列宁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总委员会1904年1月17日(30日)会议上就出版党的书刊问题发言时引用了这封信所提供的情况。

  年底
  致函在西伯利亚流放的约·维·斯大林,扼要地说明党在近期内的工作计划。
  同娜·康·克鲁普斯卡娅与朋友在一起欢度新年。

  1903年
  阅读弗·宇伯威格《哲学史概论》(1876—1880年柏林版,共3卷)和弗·保尔森《哲学引论》(1899年柏林版)两部书,并作笔记。
  开列有关社会经济问题的英文、德文和法文书籍的目录,写《手工劳动和机器劳动》(第1—2卷,1899年华盛顿版。劳动特派员第13年度报告。1898年)一书的提要;从P.默里奥《现代欧洲的城市居民点》(1897年巴黎版)、《机器生产方法和手工生产方法一览表》、《工业及手工业普查(1896年10月31日)》(第1—2、4—5卷,1900—1901年布鲁塞尔版)等书中作摘录。

  1903年下半年—1904年2月
  经常与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驻柏林代表马·尼·利亚多夫通信。

  1903年—1904年
  写亨利·赖德·哈格德《农业的英国。1901年及1902年作的关于农业和社会调查的报告》(两卷集,1902年伦敦版)一书的提要。

  1904年

  1月4日和10日(17日和23日)之间
  针对尔·马尔托夫在《火星报》第56号上发表的《当务之急(是小团体,还是党?)》一文,起草告党员书。

  1月7日(20日)
  致函母亲,询问1904年1月在基辅被捕的姐姐安娜、妹妹玛丽亚和弟弟米嘉的健康情况。

  1月10日(23日)
  就即将召开党总委员会会议问题,起草给党总委员会主席格·瓦·普列汉诺夫的正式信稿。这封信是以中央委员会国外代表弗·威·林格尼克的名义寄给普列汉诺夫的。林格尼克对信稿作了很小的改动。

  1月14日(27日)
  致函党总委员会主席格·瓦·普列汉诺夫,反对中央机关报编辑部提议由费·伊·唐恩担任即将召开的党总委员会会议的秘书。

  1月15日—17日(28日—30日)
  在日内瓦出席由中央机关报召集的党总委员会会议,会议的目的是为了使中央委员会和中央机关报在出版党的书刊的工作方面步调一致。

  1月15日(28日)
  在党总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提议讨论恢复党内和平的措施问题,就这一问题5次发言,并提出决议草案。

  1月16日(29日)
  在党总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就恢复党内和平问题4次发言,提出关于这一问题的新的决议草案,多次就议程和程序问题发言。
  写《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按语》,恳求对日内瓦党的图书馆和档案库的组织者们给予帮助。

  1月17日(30日)
  在党总委员会第三次会议上,以中央委员会几位代表的名义宣读保留意见,抗议总委员会通过格·瓦·普列汉诺夫关于增补孟什维克进入中央委员会的提案;建议讨论召开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的问题,就这个问题3次发言并提出决议草案;就出版党的书刊、议程、程序等问题多次发言。

  1月18日(31日)
  致函中央委员会,报告党总委员会会议的结果:在一些重要问题上通过了孟什维克的决议;要求中央委员们要为迅速召开党的代表大会而坚决斗争。

  不早于1月18日(31日)
  起草告全党书。

  1月20日和25日(2月2日和7日)之间
  从来自俄国的中央委员玛·莫·埃森那里了解到有关俄国国内、党组织内和中央委员会内的情况。因此,致函在基辅的中央委员格·马·克尔日扎诺夫斯基,坚持要他转入地下,并到各委员会去巡视,提醒他要注意孟什维克夺取中央委员会的危险,并且要求各地方委员会必须坚决反对孟什维克中央机关报的破坏活动。

  1月25日(2月7日)
  以中央委员会的名义请波兰社会党中央委员会更详细地说明波兰社会党提出的关于召开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和波兰社会党代表会议的建议。

  1月26日(2月8日)
  致函弗·德·邦契-布鲁耶维奇,建议他把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发行部掌握到自己手里。

  1月27日(2月9日)以后
  在日内瓦群众集会上发表讲话,谈已经开始的日俄战争和未来的革命。

  1月下半月—2月
  为写作《进一步,退两步》一书作准备工作:研究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的记录,从中作摘录,标出大会代表发言中突出的地方,统计在表决各项问题时票数分配的情况等。

  1月
  同瓦·瓦·沃罗夫斯基、谢·伊·古谢夫和尼·瓦连廷诺夫就尼·加·车尔尼雪夫斯基的创作进行谈话。

  1月—2月
  向日内瓦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图书馆和档案库的组织者们建议,在图书馆中设立文学作品部。

  2月3日(16日)
  写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关于日俄战争的传单《告俄国无产阶级书》。

  不晚于2月7日(20日)
  写《关于退出〈火星报〉编辑部的一些情况》这一信件的草稿片断。

  2月7日(20日)
  写《关于退出〈火星报〉编辑部的一些情况》一信,并把信交给《对俄国革命社会民主党人国外同盟第二次代表大会记录的述评》这本小册子的编者们,要求把这封信作为附录收入《述评》。
  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委员的名义签署《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图书馆和档案库条例》。

  2月13日(26日)
  以中央委员会的名义写信给《火星报》编辑部,认为把中央委员会应收的信件转交给中央机关报是违法的无理的侵占行为。

  2月上半月
  同弗·威·林格尼克一起寄信给国内各中央委员,建议解决关于立即召开党代表大会的问题,建议增补彼·阿·克拉西科夫和潘·尼·勒柏辛斯基进入中央委员会和选举中央委员会执行小组。

  2月29日(3月13日)
  以中央委员会国外部的名义写信给国内各中央委员,说他和弗·威·林格尼克暂时退出党总委员会。

  2月
  致函国内各中央委员,严厉批评他们的调和主义立场,指出摆脱分裂状态和破坏活动的唯一出路是召开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号召中央委员会在党内政策上采取坚定方针并对孟什维克进行不调和的斗争。
  同尼·瓦连廷诺夫谈话,尖锐批评他在哲学上的马赫主义观点,坚决反对他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修正。

  2月—3月
  多次写信给党的地方工作者,说明必须尽快召开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三次代表大会。

  2月—5月6日(19日)
  写《进一步,退两步(我们党内的危机)》一书。

  3月1日(14日)
  写书面声明给党总委员会主席,说他和弗·威·林格尼克暂时退出党总委员会。

  3月5日(18日)
  以中央委员会国外副代表的名义,要求中央机关报编辑部撤销它在《火星报》第61号上发表的关于要把《火星报》和《曙光》杂志的经费寄交编辑部的通告。

  3月5日和5月6日(3月18日和5月19日)之间
  读俄国社会民主工党沃罗涅日委员会论党内分裂的传单,准备在《进一步,退两步》一书中加以引用。

  3月9日(22日)
  在日内瓦举行的社会民主党人的集会上作关于巴黎公社的报告。

  3月15日和5月6日(3月28日和5月19日)之间
  读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代表马·尼·利亚多夫和弗·菲·哥林印发的传单《仲裁法庭中的第四者》,在《进一步,退两步》一书的附录中提到这一传单。

  3月
  支持关于建立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南方局的设想,赞成敖德萨委员会关于必须召开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三次代表大会的决议草案。

  3月—4月
  领导社会民主党党章研究小组。

  4月2日(15日)
  起草五一节传单,该传单由中央委员会和中央机关报签署印发。

  5月6日(19日)以前
  校订马·尼·利亚多夫为《新时代》杂志写的关于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党内分歧的文章。

  5月6日(19日)
  列宁的《进一步,退两步(我们党内的危机)》一书出版。

  5月13日(26日)
  致函各中央委员,谈中央委员会内部分歧尖锐化;告知自己的辞呈没有被通过,还继续留在总委员会。
  起草《三个中央委员的声明》,其中规定只有在意见一致、共同署名的情况下才能以中央委员会的名义进行一切活动。这个声明经弗·亚·诺斯科夫、玛·莫·埃森(兹韦列夫)和列宁署名,并寄给国内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全体中央委员。
  致函弗·威·林格尼克,坚决要求林格尼克和罗·萨·捷姆利亚奇卡不要退出中央委员会,而要在中央委员会内为布尔什维克路线的胜利而斗争。

  5月13日(26日)左右
  同弗·亚·诺斯科夫一起委派从俄国各委员会巡视回来的马·尼·利亚多夫担任中央委员会国外出纳员和中央委员会国外部全权代表。

  不早于5月13日(26日)
  分别致函中央委员格·马·克尔日扎诺夫斯基和列·波·克拉辛,要他们弄清在党内生活中发生的事件的实质,并在同孟什维克斗争中站稳立场。

  5月中旬,不晚于19日(6月1日)
  为自己在党总委员会会议上的发言准备材料,向中央委员会南方局成员询问尼古拉耶夫委员会内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冲突的情况。

  不早于5月20日(6月2日)
  读娜·康·克鲁普斯卡娅写给玛·伊·乌里扬诺娃的信,信中告知党内状况,并表示相信布尔什维克一定能战胜孟什维克。

  5月31日和6月5日(6月13日和18日)
  出席党总委员会会议。

  5月31日(6月13日)
  在党总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就召开各党联席会议问题4次发言;就俄国社会民主工党派代表参加第二国际阿姆斯特丹代表大会问题3次发言;就议程和讨论程序问题多次发言;就其他人的发言作笔记。

  5月下半月
  起草《告全党书》提纲。

  5月—6月12日(25日)
  同中央委员弗·亚·诺斯科夫订立关于在向第二国际阿姆斯特丹代表大会的报告中不提党内分歧的协议。

  5月或6月
  致函亚·亚·波格丹诺夫,批评他的《经验一元论》一书。

  6月5日(18日)
  在党总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就关于中央机关报和中央委员会召回驻党总委员会代表的权利、关于地方委员会增补委员和中央委员会有权向地方委员会增补新委员,关于决定召开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三次代表大会问题时的表决程序、关于公布党总委员会会议记录和关于《黎明报》等问题多次发言;其他人发言时作笔记。

  6月6日(19日)
  致函在俄国国内的中央委员弗·威·林格尼克和叶·德·斯塔索娃,询问有关拟定在国外召开中央委员会的情况,并请求采取防止调和派把持全会的措施。

  6月7日(20日)
  列宁同弗·亚·诺斯科夫一起通知《火星报》编辑部,他和诺斯科夫作为中央委员会的国外代表,指派马·尼·利亚多夫为中央委员会出纳员。

  不晚于6月8日(21日)
  同娜·康·克鲁普斯卡娅和玛·莫·埃森一起郊游:坐船到蒙特勒,在那里参观希尔翁城堡,攀登一个山峰。

  6月11日或12日(24日或25日)
  拒绝调和派中央委员弗·亚·诺斯科夫提出的关于参加孟什维克《火星报》编辑部和同意增补两名孟什维克进入中央委员会的建议。

  6月12日(25日)以前
  起草批判恩·马赫哲学观点的提纲。

  6月12日或13日(25日或26日)
  同娜·康·克鲁普斯卡娅从日内瓦启程去洛桑,到瑞士各地旅行。

  6月12日或13日至20日(6月25日或26日至7月3日)
  同娜·康·克鲁普斯卡娅一起在洛桑休息。

  6月19日(7月2日)
  在娜·康·克鲁普斯卡娅写给在基辅的母亲玛·亚·乌里扬诺娃的信中附言,谈自己休息的情况并邀请她夏天来。

  6月20日(7月3日)—7月上半月
  同娜·康·克鲁普斯卡娅一起在瑞士各地旅行。

  6月25日和7月1日(7月8日和14日)之间
  读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向第二国际阿姆斯特丹代表大会提出的报告草稿,建议报告起草人费·伊·唐恩或者完全不涉及党内分歧,或者在报告中让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各占同样多的篇幅。唐恩拒绝按这个建议进行修改。

  6月底—7月初
  以中央委员会名义向俄国革命社会民主党人国外同盟巴黎支部询问伊尔库茨克委员会事件一事,起草复信稿。

  7月3日(16日)
  同娜·康·克鲁普斯卡娅一起把印有布里恩茨湖上的伊塞尔特瓦尔德风景的明信片寄给母亲玛·亚·乌里扬诺娃和妹妹玛·伊·乌里扬诺娃。

  不晚于7月6日(19日)
  同意多数派向全党发表宣言,阐明多数派对当前局势的看法。

  7月7日(20日)
  同娜·康·克鲁普斯卡娅一起把印有小沙伊德格山和少女峰风景的明信片寄给母亲。

  7月13日(26日)
  复函在日内瓦的弗·德·邦契-布鲁耶维奇,谈国外布尔什维克的今后工作任务,指出在同孟什维克的关系问题上必须遵循既定的策略。

  7月15日(28日)
  把关于中央委员会国外代表列宁和弗·亚·诺斯科夫不在时委托中央委员会国外代办员小组(潘·尼·勒柏辛斯基、弗·德·邦契-布鲁耶维奇、马·尼·利亚多夫)代行职权的正式声明,由布伦嫩寄往日内瓦。

  7月中
  同在国外的布尔什维克一起打算在国外召开布尔什维克会议,制定与掌握在孟什维克手中的党中央机关的政策进行坚决斗争的行动纲领。

  不早于7月16日(29日)
  在俄国革命社会民主党人国外同盟领导机关致各协助小组的信的背面写多数派拥护者名单。

  7月下半月,不晚于22日(8月4日)
  读译成德文并由印刷所刊印出来的费·伊·唐恩起草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代表向第二国际阿姆斯特丹代表大会提出的报告。由于这个报告从孟什维克的观点出发,有倾向地叙述了党内状况,列宁决定立即起草一份同孟什维克的报告相对立的布尔什维克派向阿姆斯特丹代表大会提出的报告。

  7月22日和30日(8月4日和12日)之间
  领导起草布尔什维克向第二国际阿姆斯特丹代表大会提出的报告的工作,拟订报告提纲,参加起草报告,并对报告作全面的修改。

  7月28日(8月10日)
  复函俄国社会民主工党总委员会书记尔·马尔托夫,声明自己拒绝投票选举马尔托夫提出的出席第二国际阿姆斯特丹代表大会代表候选人列·格·捷依奇、维·伊·查苏利奇、费·伊·唐恩;提醒说,党总委员会曾决定由总委员会全体委员作为代表出席大会;提议委派马·尼·利亚多夫和彼·阿·克拉西科夫代表自己出席大会。

  7月31日(8月13日)
  收到尔·马尔托夫的复信,这封信是回答列宁1904年7月28日(8月10日)关于出席第二国际阿姆斯特丹代表大会代表团组成问题的信的。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