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斯,1869年11月9日

恩格斯,1869年11月9日

  施韦泽立刻抓住巴塞尔关于土地所有制的决议并且装腔作势,似乎他和拉萨尔一直是鼓吹这一点的,这种随风转舵的做法是极端无耻的,但是用来对付威廉之类的头脑简单的人,毕竟是很巧妙的……

  我没有想到凯里先生的书[170]读起来会这么有趣。我发现,他关于自然科学的无稽之谈读起来很轻松,而且包含许多笑料,但我原来毕竟没有想到他会这样愚昧无知。他居然把碳分解开了,说它是由碳酸和灰构成的!水也被分解成蒸气。地质学证明,在出现任何动物之前,植物甚至蕨类早就存在了!金属的分解对他来说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利用伏特电池就能把它们“分解”成它们所由以构成的锡和铜。还能举出上百个类似的例子。他对历史的阐述同样叫人忍受不了。这个家伙认为,郎卡郡南部以及罗森达尔森林(人口密集的工业区)的地租之所以这样高,完全是因为这里土地的粮食产量特别高!我在书页边上给你做了很多评注,只要一读完地租理论,我就写信告诉你我对它的意见并且把书寄还给你。对地租的产生,他自然是用和李嘉图同样荒谬的虚构的故事来解释,而他关于这在实际上是怎么发生的设想,也和经济学家们设想类似事情的一切尝试同样荒唐。但是这和地租理论本身无关。凯里所认为的“最好的土地”是什么,你可以从他所说的情况中看出,据他自己说,甚至现在在北方各州耕种所谓最好的土地仅仅在例外的情况下才能获利。

  邮局要关门了。向大家问好。

  你的  弗·恩·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2卷第366—367页

  {22}

  {第203页:施韦泽这个狡猾的骗子在理论上有分寸(赞成巴塞尔决议),而“我们的人”却是些头脑简单的人!!}

  {第203页:凯里和李嘉图。两人对于地租如何产生都有一种庸俗的观念。}

  {注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