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斯,1870年1月19日

恩格斯,1870年1月19日

  皮埃尔·波拿巴事件是巴黎新时代的一个绝妙的开幕式。[191]路易完全不走运了。对资产者说来,这一事件最粗暴地破坏了他们这样一个幻想:似乎18年来好不容易地慢慢建立起来的营私舞弊和卑鄙龌龊的整个基础,在大权一旦落入高贵的奥利维耶之手就会立刻消失。还是这个波拿巴、这些将军、地方行政长官、警察和全部十二月帮的立宪政府啊!这些家伙,这些资产者的恐惧,最突出地表现在普雷沃-帕拉多尔星期一发表在《泰晤士报》的一封信中。[192]

  这次事件令人不愉快的只有一点:罗什弗尔从中获得了过分的荣誉。不过,那些正式的共和主义者也的确是一群废物。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2卷第410—411页

  {第234页:“还是这个波拿巴等等的立宪政府”,奥利维耶。}

  {注意}

  注释:

  [191]1870年1月10日,皮埃尔·拿破仑·波拿巴亲王在自己的家里杀死了记者、共和派报纸《马赛曲报》的撰稿人维克多·努瓦尔。努瓦尔是作为因受辱要求与亲王决斗的《马赛曲报》撰稿人布朗基主义者巴斯噶尔·格鲁赛的监场人去找皮埃尔·拿破仑的。这个杀人事件发生在奥利维耶自由派内阁上台几天以后,自由资产阶级曾希望靠它进行一系列改革。努瓦尔的被杀在民主阶层激起极大的愤慨,并促使法国的共和主义运动大大加强起来。——13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