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社的教训(1908年3月10日〔23日〕)

公社的教训(1908年3月10日〔23日〕)

公社的教训[208](1908年3月10日〔23日〕)

在标志着1848年革命结束 的政变[209]之后,法国沦于拿破仑帝制的桎梏之下达18年之久。拿破仑帝制不仅使法国经济陷于崩溃,而且使民族蒙受屈辱。举行起义反对旧制度的无产阶 级肩负起两项任务:全民族的任务和阶级的任务,即一方面要驱逐德军,解放法国;另一方面要推翻资本主义,使工人获得社会主义的解放。两项任务的这种结合, 是公社独具的特征。

当时资产阶级组成了“国防政府”[210],而无产阶级争取全民族独立的斗争只得在它的领导下进行。事实 上这是一个“背叛人民”的政府,它的使命是镇压巴黎无产阶级。但无产阶级为爱国主义的幻想所迷惑,竟然没有看出这一点。爱国主义思想早在18世纪的大革命 时期就已经产生;这种思想完全支配了公社的社会主义者,例如布朗基这位公认的革命家和社会主义的热烈拥护者,竟找不出比资产阶级高喊的口号“祖国在危急 中!”更合适的名称来为自己的报纸命名。

把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这两个互相矛盾的任务结合在一起,是法国社会主义者的致命错 误。早在1870年9月,马克思在国际的宣言中就告诫过法国无产阶级不要迷恋于虚伪的民族思想[211],因为自大革命以来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阶级矛 盾已经变得尖锐了。如果说,从前同全欧洲反动势力的斗争团结了整个革命的民族,那么现在,无产阶级已经不能再把本阶级的利益同其他敌对阶级的利益结合在一 起了。让资产阶级去对民族蒙受的屈辱承担责任吧,无产阶级的任务是争取社会主义的解放,使劳动挣脱资产阶级的桎梏。

果然,资产阶级“爱国主义”的本来面目很快就暴露出来了。凡尔赛政府同普鲁士人缔结了可耻的和约之后,就立即着手执行它的直接任务,去袭击使它胆战心惊的巴黎无产阶级的武装。工人们以宣布成立公社和进行国内战争作为回击。

虽然社会主义无产阶级分成许多派别,公社还是成了无产阶级能够齐心协力地去实现资产阶级只能空喊的各项民主任务的光辉典范。夺得了政权的无产阶级没有经 过任何特别复杂的立法手续,就简单而切实地实行了社会制度的民主化,废除了官僚制度,实行了官吏由人民选举的制度。

但是两个 错误葬送了这一辉煌胜利的成果。无产阶级在中途停了下来:没有去“剥夺剥夺者”,而一味幻想在一个为完成全民族任务而联合起来的国家里树立一种至高无上的 公理;没有接管象银行这样一些机构;蒲鲁东主义者[212]关于“公平交换”等等的理论还在社会主义者中占着统治地位。第二个错误是无产阶级过于宽大;它 本来应当消灭自己的敌人,但却力图从精神上感化他们;它忽视纯军事行动在国内战争中的作用,没有向凡尔赛坚决进攻,使巴黎起义取得彻底胜利,而是迟迟不 动,使凡尔赛政府有时间纠集黑暗势力,为五月流血周[213]作好准备。

虽然有这样一些错误,公社仍不失为19世纪最伟大的 无产阶级运动的最伟大的典范。马克思高度评价公社的历史意义。他认为,如果在凡尔赛匪帮背信弃义地袭击巴黎无产阶级的武装的时候,工人不予抵抗,听任他们 解除武装,那么,这种软弱行为给无产阶级运动造成的士气低落的致命后果,比起工人阶级为捍卫自己的武装而进行战斗所遭到的损失来,危害就会严重许多许多 倍。[注:参看《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3卷第206—208页。——编者注]不管公社付出的牺牲多么巨大,它对无产阶级共同斗争所起的作用使这些牺牲得 到了补偿:它在欧洲各地掀起了社会主义运动,它显示了国内战争的力量,它驱散了爱国主义的幻想,并破除了人们认为资产阶级追求的是全民族的目标的天真信 任。公社教会了欧洲无产阶级具体地提出社会主义革命的任务。

无产阶级取得的教训是不会被忘记的。工人阶级将记取这一教训,例如俄国在十二月起义中就已经这样做了。

俄国革命发生前的革命准备时期同法国拿破仑统治时期有某些相似之处。在俄国,专制统治集团也已使国家惨遭经济崩溃和民族屈辱。但是,革命很久都没有能够 爆发,因为当时的社会发展还没有给群众运动创造出条件,革命前向政府发起的孤立分散的进攻虽然十分英勇,却都因人民群众的漠不关心而遭到失败。只有社会民 主党才坚持不懈地、有计划地进行工作,教育群众,使他们接受斗争的最高形式——群众性的行动和武装的国内战争。

社会民主党打 破了年轻的无产阶级所持的“全民族的”和“爱国主义的”糊涂观念。无产阶级在社会民主党直接参加下迫使沙皇颁发了10月17日的宣言[214]之后,就着 手积极地准备革命的下一个不可避免的阶段——武装起义。无产阶级丢掉了“全民族的”幻想,把本阶级的力量集中在工兵代表苏维埃等自己的群众性组织手中。尽 管俄国革命在目的和任务方面与1871年法国革命有许多不同之处,俄国无产阶级当时还是必须采取巴黎公社首创的斗争方式——国内战争。俄国无产阶级记取了 巴黎公社的教训,他们懂得无产阶级固然不可轻视和平的斗争手段,因为这些手段是为无产阶级的日常利益服务的,在革命的准备时期也是必要的,但是无产阶级一 刻也不应当忘记,阶级斗争在一定的条件下就要采取武装斗争和国内战争的形式;往往出现这样的情况:无产阶级的利益要求公开进行搏斗来无情地消灭敌人。这一 点已经由法国无产阶级在公社起义中首先表明,并且为俄国无产阶级的十二月起义光辉地证实了。

虽然工人阶级这两次声势浩大的起义都被镇压下去了,但新的起义一定会到来。在新的起义面前,无产阶级敌人的力量将表明是弱小的,而社会主义无产阶级一定会在新的起义中获得完全的胜利。

载于1908年3月23日《国外周报》第2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16卷第451一454页

【注释】

[208]《公社的教训》一文载于1908年3月23日日内瓦俄侨小组的报纸《国外周报》第2号,是列宁所作的一个报告的记录。该报编辑部在文前加了如 下的按语:“3月18在日内瓦举行了国际大会,纪念无产阶级的三个纪念日:马克思逝世25周年,1848年三月革命60周年和巴黎公社纪念日。列宁代表俄 国社会民主工党出席大会,作了关于公社的意义的报告。”——485。

[209]指1848年革命后出任法兰西第二共和国总统的路易·波拿巴在1851年12月2日发动的政变。路易·波拿巴通过政变建立了军事独裁,1852年12月2日进一步废除共和,改行帝制,号称拿破仑第三。——435。

[210]“国防政府”是普法战争中法军在色当惨败、法皇拿破仑第三被俘后于1870年9月4日宣告成立的法兰西第三共和国的临时政府。奥尔良派保皇党 人路易·茹·特罗胥为政府首脑兼巴黎军事总督,共和派茹·法夫尔为外交部长,共和派莱·米·甘必大为内务部长。“国防政府”实际上是卖国政府和镇压人民的 反动政府。——435。

[211]指马克思在《国际工人协会总委员会关于普法战争的第二篇宣言》中对法国工人阶级的告诫: “法国工人应该执行自己的公民职责,但同时他们不应当为1792年的民族回忆所迷惑,就象法国农民曾经为第一帝国的民族回忆所欺骗那样。”(见《马克思恩 格斯全集》第17卷第292页)。——435。

[212]蒲鲁东主义者是以法国无政府主义者皮·约·蒲鲁东为代表的小资产阶 级社会主义的拥护者。蒲鲁东主义从小资产阶级立场出发批判资本主义所有制,把商品交换理想化,幻想使小资产阶级私有制永世长存。它主张建立“人民银行”和 “交换银行”,认为它们能帮助工人购置生产资料,使之成为手工业者,并能保证他们“公平地”销售自己的产品。蒲鲁东主义反对任何国家和政府,否定任何权威 和法律,宣扬阶级调和,反对政治斗争和暴力革命。马克思在《哲学的贫困》这部著作中,对蒲鲁东主义作了彻底的批判。——436。

[213]五月流血周是指1871年5月21—28日凡尔赛军队对巴黎公社的血腥镇压。——436。

[214]10月17日的宣言是指1905年10月17日(30日)沙皇尼古拉二世迫于革命运动高涨的形势而颁布的《关于完善国家制度的宣言》。宣言是 由被任命为大臣会议主席的谢·尤·维特起草的,其主要内容是许诺“赐予”居民以“公民自由的坚实基础”,即人身不可侵犯和信仰、言论、集会和结社等自由; “视可能”吸收被剥夺选举权的阶层的居民(主要是工人和城市知识分子)参加国家杜马选举;承认国家杜马是立法机关,任何法律不经它的同意不能生效。宣言颁 布后,沙皇政府又相应采取以下措施:实行最高执行权力集中化;将德·费·特列波夫免职,由彼·尼·杜尔诺沃代替亚·格·布里根为内务大臣;宣布大赦政治 犯;废除对报刊的预先检查;制定新的选举法。在把革命运动镇压下去以后,沙皇政府很快就背弃了自己在宣言中许下的诺言。——437。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