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革命的对外政策 (1917年6月14日〔27日〕)

俄国革命的对外政策 (1917年6月14日〔27日〕)

把对外政策同对内政策割裂开来,这是一种最错误最有害的思想。正是在战争期间这种严重的错误显得更加严重。而资产阶级 总是千方百计地灌输和支持这种思想。人民群众不了解对外政策的要比不了解对内政策的广泛得多。连最自由的资本主义国家,最民主的共和国也严守外交“秘 密”。

在对外政策“事务”方面对人民群众的欺骗是经过精心策划的,我们的革命由于这种欺骗而遭到极大的危害。千百万份资产阶级报纸到处散布欺骗的毒素。

同两个最富最强的帝国主义强盗集团中的哪一个集团结成联盟——这就是资本主义现实所提出的目前对外政策的根本问题。资本家阶级就是这样提这个问题的。自然,那些仍然持有陈腐的资本主义观点和偏见的广大小资产阶级群众也是这样提问题的。

思想上摆脱不了资本主义关系的人不理解,为什么觉悟的工人阶级对哪一个帝国主义强盗集团都不能支持。反过来说,工人也不理解,为什么有人指责始终忠于反 对各国资本家的各国工人兄弟联盟的社会党人,说他们想同德国人单独媾和或实际上为这种媾和效劳。这样的社会党人(自然也包括布尔什维克)在任何情况下都不 会赞同各国资本家之间的任何单独媾和。既不同德国资本家单独媾和,也不同英法资本家结成联盟,——这就是觉悟的无产阶级对外政策的基本原则。

我国的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人反对这个纲领,害怕同“英国和法国”决裂,实际上是在执行资本家的对外政策纲领,用“修改条约”、拥护“没有兼并的和约” 之类的天真的冠冕堂皇的空话来粉饰资本家的纲领。所有这些善良的愿望都必将成为泡影,因为资本主义现实直截了当地提出了问题:要么受某一个集团的帝国主义 者支配,要么进行反对一切帝国主义的革命斗争。

在这种斗争中有没有同盟者呢?有。那就是欧洲各被压迫阶级,首先是无产阶级;还有就是受帝国主义压迫的各个民族,首先是同我们邻近的亚洲各个民族。

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人自称“革命民主派”,实际上却在推行反革命反民主的对外政策。如果他们是革命者,那他们就会要俄国工人和农民站在受帝国主义压迫的各个民族和各个被压迫阶级的前头。

惊慌失措的庸人们反对说:“如果那样做,其他各国资本家就会联合起来反对俄国。”这也有可能。“革命”民主派没有权利发誓不进行任何革命战争。但是进行 这种战争的实际可能性并不大。英帝国主义者和德帝国主义者不会“言归于好”来反对革命的俄国。俄国革命早在1905年就引起了土耳其、波斯和中国的革命, 现在如果能够同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国家的工农结成真正革命的联盟来反对暴君和可汗,把德国人逐出土耳其,把英国人逐出土耳其、波斯、印度、埃及等地,那就会 使德帝国主义者和英帝国主义者都陷入非常困难的境地。

法国和俄国的社会沙文主义者喜欢援引1793年的历史,用这种动人的引证来掩盖自己对革命的背叛。俄国真正“革命的”民主派能够而且应当本着1793年的精神来对待被压迫的落后民族,而我们这里的人恰恰不愿意考虑这一点。

同帝国主义者结成“联盟”,即可耻地依附他们,——这就是资本家和小资产者的对外政策。同先进国家的革命者和各被压迫民族结成联盟,反对所有的帝国主义者,——这就是无产阶级的对外政策。

载于1917年6月14日(27日)《真理报》第81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32卷第335—337页

【注释】

[108]指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中央委员会和全俄苏维埃第一次代表大会布尔什维克党团委员会的声明。这项声明曾在1917年6月11日(24日)苏 维埃代表大会主席团、彼得格勒苏维埃执行委员会、农民代表苏维埃执行委员会和代表大会各党团委员会联席会议上宣读。列宁所写的草案(见本卷第298— 299页)是这篇声明的基础。

声明指出,6月10日(23日)的游行示威没有举行,并不是由于苏维埃代表大会的社会革命党和 孟什维克的多数下了禁令,而是由于布尔什维克党中央委员会取消了它。声明揭露了社会革命党、孟什维克对反革命势力的纵容和对布尔什维克的诽谤。声明指出, 临时政府的成员伊·格·策列铁里捏造所谓布尔什维克搞军事阴谋的无稽之谈,是为了要解除彼得格勒无产阶级的武装和解散彼得格勒卫戍部队,而解除革命先锋队 的武装是反革命资产阶级的惯技。策列铁里等人不会不知道,无产阶级从来没有不经战斗就放下从革命中获得的武器。由此可见,当权的资产阶级及其“社会党人” 部长们是在有意识地挑动内战。

布尔什维克本想在苏维埃代表大会6月12日(25日)的会议上宣读这篇声明,可是大会主席不让布尔什维克的代表发言。声明交给了大会主席团。尽管布尔什维克已经取消了游行示威,这次会议仍作出了谴责布尔什维克党的决议。——[306]。

本文关键词: 政权 局面 两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