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彼得堡委员会会议上关于取消游行示威的讲话 (1917年6月11日〔24日〕)

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彼得堡委员会会议上关于取消游行示威的讲话 (1917年6月11日〔24日〕)

大多数同志对取消游行示威表示不满是十分正当的,但是中央不能不这样做,理由有两个:第一,我们接到了半政权机关不 许游行示威的正式禁令;第二,这个禁令所持的理由是:“我们获悉,暗藏的反革命势力想利用你们的行动。”为了证实这个说法,他们对我们说了一些人的名字, 例如举出了一位将军,并且答应三天后逮捕他;又说黑帮分子要在6月10日举行游行示威,他们准备干扰我们的游行示威,把它变成一场混战。

即使在通常的战争中,由于战略上的原因有时也会不得不取消预定的进攻;在阶级斗争中,由于中间的小资产阶级阶层的动摇,就更有可能如此。必须善于估计形势,当机立断。

取消游行示威是绝对必要的,后来的事件证实了这一点。今天,策列铁里发表了一篇有历史意义的歇斯底里的演说[107]。今天,革命已经进入了新的发展阶 段。他们先禁止我们在三天内举行和平游行示威。现在又想禁止我们在代表大会整个召开期间举行游行示威,他们要求我们服从代表大会的决定,并且用开除出代表 大会来威胁我们。但是,我们已经声明,我们宁愿被逮捕,也决不放弃宣传自由。

策列铁里的演说表明他是一个露骨的反革命分子, 他宣称不应当用言词、决议来同布尔什维克作斗争,而应当剥夺他们手中的一切技术兵器。历次资产阶级革命的总结是:起初武装无产阶级,然后解除它的武装,使 它不能继续前进。既然到了必须禁止和平游行示威的地步,情况自然很严重了。

来自临时政府核心圈子的策列铁里,在代表大会上明 确地表示要解除工人的武装。他表现得十分疯狂,他要布尔什维克成为站在革命民主派行列之外的党。工人们应该冷静地考虑到,现在根本谈不上举行和平游行示威 了。情况比我们预料的要严重得多。我们举行和平游行示威,是为了对代表大会作决定施加最大的压力,这是我们的权利,然而人们指责我们,说我们策划阴谋,要 逮捕政府人员。

策列铁里说,除布尔什维克外,没有别的反革命分子。代表大会主席团、工兵代表苏维埃执行委员会全体成员和代表大会各党党团委员会,特别郑重地举行了一次会议来审判我们,在这次会议上,他们向我们泄露了全部真相,宣布向我们进攻。

无产阶级的回答是:最大限度地保持镇静、谨慎、坚毅、组织性,并牢牢记住,和平游行示威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

我们不应该给人家提供进攻的口实,让他们来进攻吧,这样工人们就会了解,他们是在直接危害无产阶级的生存。但是,现实生活对我们有利,他们的进攻能否得手还不得而知,因为前线军队的不满情绪非常强烈,后方则是物价高涨,经济遭到破坏等等。

中央不想对你们作决定施加压力。你们有权对中央的行动提出抗议,这是合法的,你们的决定应当是自由作出的。

载于1923年《红色史料》杂志第9期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32卷第330—331页

【注释】

[107]指俄国临时政府部长、孟什维克伊·格·策列铁里1917年6月11日(24日)在全俄苏维埃第一次代表大会主席团、彼得格勒工兵代表苏维埃执 行委员会、农民代表苏维埃执行委员会和代表大会各党团委员会联席会议上发表的演说。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首领们召开这次会议,把布尔什维克党原定于6月 10日(23日)举行游行示威的问题列入议程,是要利用自己的多数地位,来打击布尔什维克党。策列铁里在他的演说中诬蔑布尔什维克准备举行的游行示威是 “企图推翻政府和由布尔什维克夺取政权的阴谋”,声言“必须解除布尔什维克的武装”。为了对策列铁里以及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的其他首领表示抗议,布尔什 维克退出了会场。列宁没有出席并且反对参加这次会议。他在给《真理报》编辑部的信中说明了不参加这次会议的理由(见本卷第305页)。——[300]。

本文关键词: 政权 局面 两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