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致奥古斯特·倍倍尔 1892年3月16日

132.致奥古斯特·倍倍尔 1892年3月16日

柏林

1892年3月16日于伦敦

亲爱的奥古斯特:

今天我想请你把一次会议的速记记录寄来,在那次会议上我们的人谈到了亚尔萨斯—洛林问题,而辛格尔仿佛还就此事代表党团发表了声明。[272]我料定会有人向我提出这方面的问题,因此我想掌握一些确切的材料。

这里,原先在五一节问题上进行的那场斗争[注:见本卷第291和302页。——编者注]又激烈起来了,但目前情况还好。我现在写给你的这些东西,不要登 在《前进报》上,因为吉勒斯在阅读这份报纸并按自己的口味替海德门加工,就是说,吹捧“独立派”[189],诋毁国会党团;由于斗争尚未结束,凡是见报的 东西都可能被用来反对我们。

这样,由艾威林主持的最初的争取在法律上规定八小时工作日委员会[267]和希普顿(他现在同海德门和社会民主联 盟[9]联合起来了)领导的工联理事会[73]几乎同时开始行动。争取八小时工作日委员会曾经建议工联理事会象去年那样共同行动,但遭到轻蔑的拒绝。它同 时还找了首都激进联盟(拥有五十多个在某种程度上是社会主义的激进工人俱乐部[259]),但工联理事会也找了这个组织。可是,艾威林捉弄了一下理事会, 正象后者两年前捉弄过他那样[273],从而取得了对公园[注:海德公园。——编者注]的优先权。在这以后,争取八小时工作日委员会又去找了工联理事会, 又遭到轻蔑的拒绝。随后,也多次受到工联理事会傲慢对待的首都激进联盟(去年理事会只让工联主义者上它的讲台,而俱乐部的演讲者一个也不让上去)立即作出 决定,在任何情况下都和争取八小时工作日委员会共同行动,但还要作一次同工联理事会和解的尝试。星期天[注:3月13日。——编者注],争取八小时工作日 委员会开了会,并同首都激进联盟商定,由联盟进行这一尝试,然后再作出下一步的决定。情况就是这样。争取八小时工作日委员会目前仍处于最有利的地位。公园 在它手里,煤气工人、东头[注:伦敦东部,是无产阶级和贫民的居住区。——编者注]所有的小工联以及激进俱乐部都跟着它走,总之,跟它走的至少比拥护工联 理事会和海德门联盟的要多一倍。海德门联盟现在无声无息,让工联理事会替自己做事。只要不做任何蠢事,也不鲁莽从事,工联理事会就一定会或者作出让步,或 者象两年前那样在示威游行中充当次要角色,而且是很蹩脚的次要角色。

梅林发表在《新时代》上的《莱辛传奇》我已读过,感到十分满意。这的确是 一篇出色的作品。要是我的话,有些地方不会这样去说明和强调,不过一般说来,他还是抓住了要领。令人鼓舞的是,二十年来唯物史观在年轻党员的作品中通常只 不过是响亮的词藻,现在终于开始得到恰当的应用——作为研究历史的引线来应用。考茨基和爱德在这方面写过一些不坏的作品,但梅林有他自己专门的题材,即他 更为详细研究过的德国历史中的普鲁士这个角落。一般说来,他的观点比较不受拘束,首先是他的表达方式比较果断和明确。希望这篇作品在《新时代》上登完以 后,立即出单行本。据我所知,这是对普鲁士传奇这个堡垒第一次最好的正规的围攻;说的是莱辛,指的是老弗里茨[注:弗里德里希二世。——编者注]。而普鲁 士传奇一定要打破,然后普鲁士才能溶合于德国。关于易北河以东的普鲁士无论在德国历史还是在欧洲和世界历史上的前提,有些地方我倒有不同的看法,但这个问 题梅林只是提了一下。

不过,要吃饭了,该让魔女施展一下她的魔术了。至于东头的事[274],则用不着过分着急——我想,那里不会有什么危险。

衷心问候尤莉娅夫人[注:尤莉娅·倍倍尔。——编者注]和你本人。

你的  弗·恩格斯

注释:

[9]恩格斯指的是斯·门德尔森同他妻子出席了社会民主联盟一个分部的会议,1891年1月3日《正义报》第364号对此有一篇报道,标题是《门德尔森在伦敦》。

社会民主联盟——英国的社会主义组织,成立于1884年8月。这个组织联合了各种各样的社会主义者,主要是知识分子中的社会主义者。以执行机会主义和宗 派主义政策的海德门为首的改良主义分子长期把持了联盟的领导。加入到联盟里的一小批革命马克思主义者(爱·马克思-艾威林、爱·艾威林、汤·曼等人),与 海德门的路线相反,为建立同群众性的工人运动的密切联系而斗争。1884年秋天联盟发生分裂,左翼组成了独立的组织——社会主义同盟;在此以后,机会主义 者在联盟里的影响加强了。但是,在群众的革命情绪影响之下,即使在九十年代,联盟内部仍在继续产生不满机会主义领导的革命分子。1907年,在工人运动高 涨的情况下,联盟改组为社会民主党。该党在1911年同独立工党(见注339)左派合并,命名为英国社会党。它的部分成员后来参加了英国共产党的创建。 ——第10、25、29、33、45、61、73、92、98、130、252、254、291、302、309、327、371、395、399、 409、418、423、435、443、472、475、511页。

[73]工联伦敦理事会是于1860年5月在伦敦各工联代表会议上成立 的。它的成员是代表工人贵族的最大的工联的领袖们。在六十年代前半期它曾领导英国工人反对干涉美国、维护波兰和意大利的历次行动,稍后又领导了他们争取工 联合法化的运动。九十年代初期,伦敦理事会主要是把旧工联联合了起来;它对已开展起来的、建立新工联和争取八小时工作日的运动持反对态度。但是,在群众运 动的压力下,该理事会被迫参加了九十年代的历次五一节示威游行。后来,特别是在十九世纪末,该理事会成了自由工联主义的堡垒,并抵制社会主义思想进入英国 工人运动。——第56、61、73、92、242、291、302、309、327、570页。

[189]指在爱尔福特代表大会(见注 166)上被开除出党的“青年派”首领威纳尔和维耳德贝尔格于1891年10月20日在柏林召开的会议。反对派的首领们利用不支持反对派的柏林代表还在参 加代表大会的时机,力图取得柏林组织的支持,并谴责代表大会的决议。当代表大会的代表获悉反对派的活动以后(从柏林给爱尔福特发去了电报,并在大会上宣 读),柏林代表团的成员写信给柏林,抗议在代表大会结束前讨论大会的各项决议。由梅茨内尔签署的这封信,载于1891年10月21日《前进报》第246 号,标题为《致柏林的党内同志们!》(《An  die  Parteigenossen  Berlins!》)。

1891年11月8日,柏林反对派召集了新的会议,会上组成“独立社会党人联盟”。其机关报是《社会党人报》,1891年至1899年出版。——第184、302、309、439、455、474、490、500、501、510页。

[259]十九世纪下半叶英国的激进俱乐部是这样一些组织,其成员主要是工人,而领导者一般都是自由资产阶级的人物。这些俱乐部在英国无产阶级中间有一 定的影响。在十九世纪八十年代末,由于英国工人运动高涨,这种俱乐部就更多了,而且社会主义思想在俱乐部的参加者中间得到了广泛的传播。——第291、 302、309页。

[267]指争取八小时工作日同盟(见注76)。——第302、309、570页。

[272]1892年3月 3日,在德意志帝国国会讨论关于对亚尔萨斯—洛林实行军事管制的法令草案时,保守党议员哈特曼企图证明,在社会民主党内李卜克内西和福尔马尔之间对亚尔萨 斯—洛林问题有分歧。辛格尔在答辩时代表社会民主党议员反驳了哈特曼的谰言,并声明,对社会民主党来说,不存在亚尔萨斯—洛林问题,而关于李卜克内西似乎 主张把亚尔萨斯和洛林归还法国的这个指控是虚构的。——第308页。

[273]指工联伦敦理事会和社会民主联盟(见注73和9)企图不让英国马克思主义者领导的工人组织参加伦敦1890年五一节示威游行。详见弗·恩格斯的文章《伦敦的5月4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22卷第69—76页)。——第309页。

[274]倍倍尔在拟议去伦敦的停留期间,准备应爱·马克思-艾威林的请求在东头的一次工人集会上讲话。——第310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8卷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