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致弗里德里希·阿道夫·左尔格 1892年12月31日

254.致弗里德里希·阿道夫·左尔格 1892年12月31日

霍布根

1892年12月31日于伦敦

亲爱的左尔格:

在旧的一年结束之前,再给你 写几行。你11月18日和12月16日的来信已收到,非常感谢。9月间寄给你的一包书收到了没有?内有:新版的《工人阶级状况》和艾威林译的、并有我写的 导言的《空想的社会主义和科学的社会主义》[注:弗·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一书英文版。——编者注]。如果没有收到,我再用挂号寄一次。

在这里,在古老的欧洲,比你们那个还没有能摆脱少年时代的“年轻的”国家,倒是更活跃一些。在这样一个从未经历过封建主义、一开始就在资产阶级基础上发 展起来的年轻的国家里,资产阶级的偏见在工人阶级中也那样根深蒂固,这是令人奇怪的,虽然这也是十分自然的。美国工人正因为反抗了还披着封建外衣的宗主 国,便以为传统的资产阶级经济天然就是,而且任何时候都是先进的、优越的、无与伦比的。同在新英格兰完全一样,清教主义这一整个殖民地产生的根源,也正因 为如此而成了地方爱国主义的传统的、继承下来的、几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无论美国人在那里多么神气和执拗,也不能把他们那个确实宏伟的未来象期票一样贴 现;他们必须等到支付日期,正因为他们的未来是如此远大,他们现在主要的是要为这个未来进行准备;而这一工作正如在每一个年轻的国家里那样,首先是物质方 面的,它会造成人们思想上某种程度的落后,使人们留恋同新民族的形成相联系的传统。盎格鲁撒克逊种族——这些可恶的什列斯维希—霍尔施坦人,马克思总是这 样称呼他们——本来就脑筋迟钝,而他们在欧洲和美洲的历史(经济上的成就和政治上的主要是和平的发展),使他们的这一特点变本加厉。在这里,只有发生重大 事变,才能有所帮助;如果目前在国有土地差不多已经转为私有的情况下,还能在不太狂暴的关税政策下扩展工业,并夺取国外市场,那末,你们那里的一切也就好 办了。阶级斗争在英国这里也是在大工业的发展时期比较

剧烈,而恰好是在英国工业无可争辩地在世界上占统治地位的时候沉寂下去的。在德国也是随着1850年开始的大工业的发展出现了社会主义运动的高涨,美国的情况大概也不会有什么两样。日益发展的工业使一切传统的关系革命化,而这种革命化又促使头脑革命化。

此外,美国人早就向欧洲世界证明,资产阶级共和国就是资本主义生意人的共和国;在那里,政治同其他一切一样,只不过是一种买卖;法国人通过巴拿马丑闻 [432]也终于在本国范围内开始领悟这个道理,那里当权的资产阶级政治家早就懂得了这一点,并且不声不响地在付诸行动。而那些立宪君主国无须过分夸耀自 己的道德,它们个个都有自己的小巴拿马:英国有建筑公司丑闻,其中有一个“解放者公司”,把小存户从八百万英镑的存款中彻底“解放了”;德国有巴雷丑闻和 勒韦的犹太枪丑闻(这证明,有一个普鲁士军官仍在偷窃,不过是零星地干的——这是他唯一有节制的表现);意大利有罗马银行[459],它已经可以和真正的 巴拿马媲美了,它贿赂了约一百五十名众议员和参议员;我听说,关于这件事的文件不久将在瑞士发表。希望施留特尔注意报纸上有关罗马银行的一切消息。而在神 圣的罗斯,有古老俄罗斯公爵称号的美舍尔斯基,由于在俄国对揭发出的巴拿马事件无动于衷而大动肝火,他认为这只能说明俄国的道德已经被法国的榜样败坏了, 而且“我们自己家里不止有一个巴拿马”。

但是,巴拿马事件毕竟是资产阶级共和国结局的开始,而且很快会使我们处于举足轻重的地位。整个机会主 义集团以及激进集团[31]的大部分人已名誉扫地,政府极力要暗中了结这件丑事,但这是枉费心机;确凿的证据已经掌握在这样一些人的手中,这些人渴望推翻 当前的统治者,即:(1)奥尔良王朝;(2)孔斯旦部长,已被赶下台,并由于丑恶的过去被揭露而声名狼藉;(3)罗什弗尔和布朗热派;(4)科尼利乌斯· 海尔茨,他本人同各种诈骗案有极密切的关系,他躲到伦敦显然只是为了自己摆脱此事,而使别人牵连进去。他们这些人都掌握关于盗窃集团的极为充分的罪证,但 是现在却存而不用,首先是免得一下子把弹药打光,其次是为了使政府,还有司法部门完全陷于窘境。这对我们只会有利,这样可以让越来越多的新材料充分涌现出 来,导致群情激愤,使统治者更加不知所措。此外,这样一来,这些丑闻本身和对丑闻的揭露,在议院势必解散和新选举到来之前,就有可能影响到国家的边远地 区;这里需要的是这种选举不过早地举行。

十分明显,事态越来越接近这样一种时刻,到那时,我们的人在法国将成为国家唯一可能的领导者。只是希 望这一时刻不要来得太快;在法国,我们的人远没有成熟到夺取政权的程度。然而,目前的情况是:这个间隔时期要包括哪些间隔阶段,完全无法预料。老共和党已 丢尽了脸,保皇派和教权派曾大量出售巴拿马彩票[457],因而处境也十分尴尬。布朗热这头蠢驴如果不自杀,现在就会成为左右局势的人物。我很想知道,法 国历史上那种由来已久的未被认识的逻辑这次是不是也会发生作用。意外的事将是层出不穷的。但愿不要在某一间歇时刻,情况尚未弄清,就有哪位将军出来夺取政 权,并挑起战争;这是唯一的危险。

在德国,党正在不断地、不可遏止地稳步前进。到处都取得了一些小的成绩,这说明在继续发展。如果军事法案 [442]基本上通过,那就会又有成批不满意的人靠拢我们;如果该法案遭到否决,帝国国会解散,并准备进行新的选举,那我们至少可以得到五十个席位;这样 一来,在发生冲突的情况下,我们常常可以获得决定性的优势。不管怎样,这场斗争即使在法国爆发,——这是很可能的,那也只能在德国进行到底。好在第三卷 [注:《资本论》。——编者注]现在终于要整理完了。至于是哪一天,确实无法肯定。不平静的时代就要到来,浪涛已开始日益汹涌澎湃。

我和考茨基夫人衷心祝贺你和你的夫人[注:卡塔琳娜·左尔格。——编者注]新年好。

你的  弗·恩格斯

注释:

[31]激进派——八十至九十年代法国的一个议会党团。它是从温和的资产阶级共和派(“机会主义派”,即“甘必大派”)的政党中分裂出来的,继续坚持事 实上已被共和派抛弃了的一系列资产阶级民主要求:废除参议院,政教分离,实施累进所得税,等等。为了把大批选民吸引到自己方面来,激进派也要求限制工作 日、颁发残废者抚恤金和实行其他一些具有社会经济性质的措施。克列孟梭是激进派的首领。1901年,激进派在组织上形成为一个主要是代表中小资产阶级利益 的政党。——第19、205、208、214、239、249、278、536、556、561页。

[432]巴拿马丑闻是巴拿马运河股份公 司通过收买法国国家活动家、官员和报刊而制造的一个骗局。巴拿马运河股份公司是根据工程师和实业家斐·累塞普斯的倡议,为了开凿经过巴拿马地峡的运河于 1879年在法国成立的。1888年底,这家公司垮台,引起了大批小股东的破产和无数企业的倒闭。后来,到1892年才发现,该公司为了掩盖它的真实财政 状况和滥用所筹集的资金曾广泛采用收买和贿赂手段,法国前内阁总理弗雷西讷、鲁维埃、弗洛凯和其他身居要职的官员都接受过这种贿赂。巴拿马运河公司的案件 被资产阶级司法机关悄悄了结了,被判罪的只限于一些次要人物,以及公司的领导人累塞普斯。“巴拿马”一词就成了表示大骗局的普通名词。——第520、 527、529、530、531、533、539、542、543、547、548、552、556、561页。

[442]指大规模扩充德国 军队的军事法案。巨额补充拨款引起了广大居民的不满;甚至还激起了某些资产阶级政党也反对这个法案,因而在1893年5月,这个法案被帝国国会的多数否 决。但是,1893年7月,帝国国会被解散并进行改选后,帝国国会就批准了类似的军事法案。——第530、531、533、547、557、562页。

[457]1888年巴拿马运河公司(见注432)在被收买的议员的帮助下,获准发行有奖债券,公然违反法国关于禁止抽彩的法律。——第553、562页。

[459]恩格斯在《关于意大利的巴拿马》一文中,揭露了罗马银行的黑幕(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22卷第418—426页)。——第561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8卷

本文关键词: 目录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