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致康拉德·施米特 1889年12月9日

154.致康拉德·施米特 1889年12月9日

柏林

1889年12月9日于伦敦

亲爱的施米特:

非常感谢您11月10日的来 信。听说您在新闻界进展这样快,我感到很高兴。不过您得关心一下好的报酬,否则这只是事情的一半。新闻事业,特别是对于我们这些天性不那么灵活的德国人 (因此犹太人在这方面也“胜过”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有益的学校,通过这个工作,你会在各方面变得更加机智,会更好地了解和估计自己的力量,更主要的是 会习惯于在一定期限内做一定的工作。但是,从另一方面看,新闻事业使人浮光掠影,因为时间不足,就会习惯于匆忙地解决那些自己都知道还没有完全掌握的问 题。但是,凡是象您这样爱好科学的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有能力去识别,什么是形式华丽但只是靠手边的辅助材料写成的应时作品,什么是精心完成的但外表可能 不太华丽的科学著作;虽然在这里,报酬常常和实际价值成反比。

一旦您在新闻界获得了地位,您就应该设法拉些关系,使您能再到伦敦呆上几年。对 于研究经济问题来说,这里几乎是唯一最适合的地方。尽管我们德国的工业在近二十五年来发展不错,我们在这方面还是照样落在后头。在大工业的产品方面英国比 我们领先,在时新产品方面法国比我们领先;因此我们的工业在出口方面可以生产的几乎只有这样的商品,就是我有一次在巴黎《平等报》上写的一篇文章中谈到的 “对英国人来说过于零碎而对法国人来说又过于粗糙”的商品。[296]因此还出现了这样一种奇怪的现象,我国目前工业的高涨主要表现在出口额的减少,因 为,在国内需要增长的情况下,工厂主可以按保护关税的垄断价格在国内出售更多的商品,这样他们按倾销价格向国外销售的商品就少了。因此,我国一切经济现象 首先表现在次要形式中,其次表现在被保护关税制歪曲的形式中,所以这些现象永远只是一些特殊情况,只有在例外情况下和从中事先大量除去次要现象以后,才可 以作为例子来说明资本主义生产的普遍的发展规律和发展阶段。自由贸易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更加使英国成为一个能据以研究这些规律的典型基地,尤其是因为英国这 个国家,虽然同其他国家相比,无论就绝对数说或相对数说,它的生产都在增长,可是它无疑正在衰落,并且很快要遭到和荷兰同样的命运。但是,我认为英国工业 的衰落和整个资本主义生产的紊乱是相一致的。虽然德国几乎无疑将是发生最后决战的基地,但是,看来结局将终究取决于英国。

因此非常可喜的是, 恰巧现在这里的运动也真正开始了,而要阻止它,我认为已不可能。现在参加运动的工人阶层,比只是由工人阶级贵族组成的旧工联人数要多得多,劲头和觉悟也高 得多。现在令人感到一种完全不同的气氛。老头们仍然相信“和谐一致”,而青年们却在嘲笑一切说劳资双方利益一致的人。老头们排斥任何社会主义者,而青年们 除了公认的社会主义者外,坚决不要任何其他的领导人。在这方面我有一个最好的消息来源,就是完全投身于这个运动的杜西。

再说一遍,您应尽力设法再到这里来。《新时代》、布劳恩的《文库》[注:《社会立法和统计学文库》。——编者注]和两三家其他的杂志有一些通讯报道和文章要写,您可以大胆试一下。我们大家,尤其是我,会因为在这里重新见到您而感到高兴。

赛姆·穆尔现在在非洲,在尼日尔河畔的阿萨巴,是尼日尔公司所属地区的首席法官。他是6月中动身去的;他来信说非常满意,他认为那是一个对健康有益的地方,交往的人还不错。但愿他在某个黑人妇女的怀中香甜入睡。

这里的其他情况几乎依然如故。艾威林在戏剧试作上看来有进步;两星期以前上演了他最近写的剧本,很受欢迎。瑞士的流亡者[62]在逐渐地习惯环境。巴克斯主编的《时代》月刊将从1月1日开始出版。

致衷心的问候。

您的  弗·恩格斯

注释:

[62]由于德国当局的坚决要求,瑞士联邦委员会于1888年4月从瑞士驱逐了《社会民主党人报》编辑部的一些委员和撰稿人——伯恩施坦、莫特勒、陶舍 尔、施留特尔。该报迁往伦敦,从1888年10月1日至1890年9月27日在伦敦继续出版。——第49、54、96、320页。

[296]弗·恩格斯《俾斯麦先生的社会主义》(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9卷第194页)。——第319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7卷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