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致海尔曼·恩格斯 1890年1月9日

161.致海尔曼·恩格斯 1890年1月9日

恩格耳斯基尔亨

1890年1月9日于伦敦

亲爱的海尔曼:

衷心感谢你们的祝贺并向你 们大家致以最好的祝愿。你们合家安好,我感到高兴,我身体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去年一年里我的体重又增加了,现在我称了又有一百六十八英磅,这对我来说几 乎是历来最重的,而且全是健壮、结实的肌肉,不是虚胖。我的眼睛也好起来了。雾季和天短的时候,对我来说通常是威胁最大的,我身体总要差一些,但这一次我 却过得比往年轻松,因此,我希望很快又可以整天工作。当我说我快七十岁时,甚至医生们都不愿意相信,说我看起来要小十到十五岁。当然,这仅仅是外表,而外 表是靠不住的,我的外表也如此,它掩盖着种种小的症状,许多小的就构成相当大的。但是总的说来,我身体没有什么可抱怨的,当我看到许多人纯粹为了无关紧要 的事而无缘无故地自寻烦恼的时候,我认为自己是幸福的,我一直精神饱满,对任何小事都能一笑置之。

讲到这里,恐怕你已经足够地了解我的宝贵的身体了,我认为现在应该停止谈论这个问题了。

关于年轻人的消息我及时收到了,我立即独自为新股东们[304]的健康干上满满一杯啤酒。你们让他们当股东,是很明智的,要知道,当你们中再没有人留在 恩格耳斯基尔亨的时候,主要的工作和主要的责任就落在他们身上了。如果他们在事业上的正式地位同他们的工作相适应,在他们身上就会产生一种对工作的完全不 同的促进因素。现在我奉劝你和鲁道夫利用你们完全应得的余暇,尽量到户外多走动走动,夏季去游览游览(你们当然也不会忘记秋季打猎)。那时你们就会发现这 将使你们增添饱满的精神。

我得悉弗里茨·博林,啊不是,是奥古斯特·博林去世了,好象还听说弗里茨·奥斯特罗特也去世了。这个奥古斯特·博林 是相当多病的人,然而毕竟活到了八十岁,虽然到最后的时候,他已经不能干多少事了。这种人也只能这样了。而我们身体比较健康,晚年还在较积极地工作,抓住 某种微不足道的琐事,一直到死。但是这也不坏,而且有它的好处。不管怎样,你有一个优越性,再过两三年你就把自己的私人医生[注:瓦尔特·恩格斯。——编 者注]培养出来了,那时你就能够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他照顾,从自己身上卸掉这方面的任何责任。

但愿恩玛尝到的新年糕点对她有益处,就象大量的德 国糕点对我有益处一样。这些德国糕点我一连吃了三个星期,此外还有圣诞节必备的葡萄干布丁和肉馅酥饼等等。事情是这样的,我们现在用煤气炉(因为我们的旧 炉灶再不能用了,而房东又没有安新炉灶),做饭由难到易的这种转变激起了我的老女管家[注:海伦·德穆特。——编者注]真正的烹饪热情,我现在必须把这一 热情的成果吃得一点不剩。

所谓流行性感冒,看来,并不是什么别的病,就是我国一直有的都很熟悉的重感冒,现在这里越来越大肆蔓延,我的许多熟 人已经传染上了这种病。上星期天,有一个英国人在我这里吃饭,他害怕到这种程度,衣袋里一直装着一小瓶奎宁和氨水,吃饭时也倒出来喝!随他便吧!——不 过,我却宁愿得重感冒,也不愿在吃烤肉和蔬菜的间隙喝这种又苦又臭的混合液,把好酒的味道都给破坏了!

好,祝大家身体健康,精神饱满。

衷心问候恩玛、孩子们、鲁道夫一家以及你本人。

你的  老弗里德里希

注释:

[304]指恩格斯的侄儿海尔曼、摩里茨和艾米尔办理手续,成为恩格耳斯基尔亨的“欧门—恩格斯”公司的共有者。——第335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7卷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