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致威廉·李卜克内西 1890年7月22日

202.致威廉·李卜克内西 1890年7月22日

勃斯多尔夫

1890年7月22日于卑尔根

停泊场“锡兰号”汽艇

亲爱的李卜克内西:

我同肖莱马坐上面写的那只船于7月1日离开伦敦。我们顺利地从北角旅行回到了文明纬度之后,现在赶紧告诉你,在星期六,即本月26日我们希望抵达伦敦, 我们将很高兴在我们那里尽快地见到你。如果你有可能,请立即前来,因为我们大概很快要去海滨,我们想让你也跟我们一块去;那样,你还会有一些时间在伦敦作 你所需要作的事情。

我们从社会上得知的并且今天在轮船上贴着的第一个消息是:德国社会民主党从10月1日起[注:反社会党人法的有效期于 1890年9月30日期满。——编者注]将开始改组,现在正在制定组织计划,将提交10月份召开的代表大会[369]讨论和批准。除此以外,没有任何稍微 重大一些的情况。但是,令人感到有趣的是,首先遇到的恰恰是这个消息。

由于年轻的威廉[注:威廉二世。——编者注]莅临挪威正好和我们是同 时,所以我对自己的旅行计划严格保密,以免警察找麻烦。我们在回莫耳德的途中碰上了德国的舰队,但是,那个“前程远大的年轻人”不在那里:他乘坐一艘鱼雷 艇出游,在格兰格尔峡湾不被人察觉地从我们旁边驶过。这使我们船上的那一伙英国资产者大为遗憾,因为他们很想欢迎一下活着的皇帝。

整个舰队人 员中只有水兵才是真正好样的,而那些年轻的军官和候补生则是“真正的近卫军”。少尉候补生的作风和古时候一模一样。我们在大旅馆中遇到的那些身穿便服的校 官们则完全是另外一种样子,——他们和普通人毫无区别。大多数人都讲旧普鲁士方言。两个肥胖的海军将官十分滑稽可笑,他们挤进一辆挪威小马车里(那里边刚 够坐下一个人)去进行客访(樱草丘要比莫耳德大一倍),从后面只能看到带穗的肩章和三角帽。

这次旅行是非常愉快和饶有趣味的,而挪威人我是很 喜欢的。我们在北部的特朗瑟访问了拉普人,参观他们的驯鹿,在哈默菲斯特看到了堆积如山的鳕鱼——起初我还以为那是木柴呢!——我们在北角观赏了有名的午 夜之日。但是,再没有什么比这种长久的白昼亮光更快地使人厌烦的了,整个一周中根本看不到黑夜,总是在明亮的光线下睡觉。

一直到北纬71°, 我们都在细心地品尝啤酒。啤酒不错,但比德国的差一些,而且到处都是瓶装的。只是在特隆赫姆,有大桶的啤酒。顺便提一下,这里也在竭力试图实行关于节制饮 酒的法律,因此俾斯麦的烧酒在这里的销路将愈来愈小。卑尔根是否有可以弄到大桶啤酒的啤酒馆,今天我们大概就能打听到。

从伏塞万根[注:现名:伏斯。——编者注]到卑尔根这一段路,火车四个半小时行驶了一百零八公里——一小时二十四公里!但是,列车真可以说是在各种各样的悬崖峭壁中行驶的,全部线路几乎都是靠爆破开出来的。

北部的斯瓦尔提森是一片接连不断的大冰川。在那里我们曾到过一个冰川,这个冰川同海只隔一层很低的冰碛层,因而同海面很接近,约高出一百英尺。

吃早饭的时候到了,我就此结束,以便早饭后立即将信付邮。

肖莱马和我衷心问候你的夫人和孩子们,以及你本人。

你的  弗·恩格斯

注释:

[369]反社会党人非常法废除后的德国社会民主党第一次代表大会于1890年10月12—18日在哈雷举行。出席代表大会的有四百一十名代表。代表大 会批准了党的章程,根据李卜克内西的提议,决定给将在爱尔福特举行的下次党代表大会起草一个新纲领草案,并在下次代表大会召开前三个月公布草案,以便在各 地方党组织里和在报刊上讨论。还讨论了关于党的报刊问题和关于党对罢工和抵制的立场问题。——第423、435、447、449、472、479、 482、498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7卷

本文关键词: 维克多 阿德勒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