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治超标办公楼 靠“劝”有何用?

整治超标办公楼 靠“劝”有何用?

核心提示:近日,江苏盐城市亭湖区盐东镇居民反映,因违规超标建设办公大楼一事,该镇党委书记和镇长被纪委调查。据该镇熟知政府事务的人士介绍,新政府大楼是2014年元旦正式启用的,可在1月20日前后,镇政府部门又连夜匆忙地从新大楼搬出。

近日,江苏盐城市亭湖区盐东镇居民反映,因违规超标建设办公大楼一事,该镇党委书记和镇长被纪委调查。据该镇熟知政府事务的人士介绍,新政府大楼是2014年元旦正式启用的,可在1月20日前后,镇政府部门又连夜匆忙地从新大楼搬出。

报道中称,镇政府搬进新大楼后又闪电搬出,个中原因可能是新大楼人均面积严重超标而遭到了群众举报。在当前从中央到地方都大力推行“节俭风”、严禁新建楼堂馆所的背景下,这一幕“闪躲腾挪”着实引人注目。对于政府机关、领导干部的办公室配置标准,中央早有明确规定,而江苏省也曾出台政策严禁以各种名义建设楼堂馆所,严禁借企业名义搞任何形式的合作建设、集资建设或专项建设。若举报属实,新大楼可能已违反了这些规定。

然而,对这一黑色幽默不能仅仅当做笑话一笑了之,事件当中透露出的一些问题仍需进一步调查。其一,新大楼的建设并非是明目张胆地以政府大楼立项,而是“借船出海”,另打旗号由一家投资公司出面建设的。那么,新大楼到底是谁来埋单?这家投资公司若是国企,则显然是一招偷天换日,用以绕过禁令,最终花的还是公款;若是私企,则要严查是否存在利益交换的可能性。实际上,近年来上演的豪华办公楼事件早已升级得更具隐蔽性,利益纠葛也更加复杂。比如此前某地一县政府修建豪华办公楼,就获得企业5000万元“赞助”。可见,哪怕已经搬出了,但对办公楼建设资金来源的追问,不能就此打住。

第二个问题则更让人哭笑不得。新闻中说,新政府大楼启用时举行了热闹的升旗仪式,而该镇所在的亭湖区相关负责人也表示,“我们也劝过,让他们不要搬,可他们听不进去。”偌大一栋办公楼,启用时也相当高调,上级部门和监管部门没有理由不知情。而亭湖区负责人的“劝不听”一说,更带来了一连串的问号——面对涉嫌违纪违法的超标办公问题,仅仅是靠“劝”而不是按照相关法律法规来汇报、处理,这符合程序吗?劝了不听,难道就听之任之吗?

从这一起事件中,我们应当为群众的主动举报而叫好,但这也暴露了不少问题,一栋身份可疑的办公大楼从立项到建设再到启用,期间竟没有受到明显的阻力与质疑,实在让人惊讶。这启发我们,在各种禁令起到威慑之后,监督也应当跟上,才能避免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情况再次出现。

“在群众举报之后,有关部门介入了调查”,希望下次再有类似事件发生时,故事的发展能换个思路:在问题发生前,在市民举报前,有关部门已经及时介入,这才是监督体系该起到的作用。

责任编辑:葛立新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