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颗随时上膛的子弹

做一颗随时上膛的子弹

摘要:此刻,我脑海中浮现出2013年我被共青团中央授予“中国青年五四奖章”,并受到习主席亲切接见的场景。习主席勉励我要做“特种兵里的拔尖人才”,嘱托言犹在耳,对表未来战场,我更加坚定决心,要做一颗随时上膛的子弹,努力实现从一名传统特种兵到优秀特种作战指挥员的转型升级,成为所向披靡的尖刀利刃。

前不久,我们营在改革调整后,首次组织夜间伞降训练。说实话,作为伞降教员,我还是捏了一把汗。改革中,不少官兵是从兄弟单位交流来的“大步兵”,面对全新领域,尤其是跳伞这样的难险课目,很多人心里没底。

这让我想起自己经历的那次“惊天一跳”。2011年,部队首次组织“无对空引导、无地面标识、无气象保障”条件下夜间400米超低空伞降。夜黑如墨,地面情况充满了未知。看着前面的战友渐次离机,我迅速做好离机准备,随后纵身跃下。

“001、002、003、004”,我像往常一样数秒,当数到004时,感到身体仍在失速下坠,危急时刻,我立即侧脸观察,发现主伞伞衣套意外下垂。糟糕,主伞发生异常!

来不及半点犹豫,我右手拉住备份伞拉环,猛地向右一扯,拉开胸前备份伞,顺势将伞向前抛出,同时将身体成反弓形,避免伞绳挂住手脚。备份伞顺利打开,9秒钟后,我安全落地。

这惊心动魄的十几秒,让我至今心有余悸。但我深知,特种兵是在刀尖上跳舞的勇者,只有敢闯敢试敢为,才能在一次次突破极限中勇攀高峰。

“在我们特种兵的字典里有句话,叫‘战斗是最大的褒奖,疤痕是最亮的勋章’,大家底子虽薄,但只要敢于挑战自我,就没有跨不过的‘火焰山’……”训练中,我与大家分享我这些年跳伞训练的经历,帮他们打消畏难情绪。

接下来,我按照“由低空到超低空、由昼间到夜间,从轻装到武装、从单兵到合成”的方式逐步推进训练,一批超低空跳伞、夜间跳伞和武装跳伞骨干不断涌现。

组织夜间伞降训练那天,无垠的夜空像一张巨大的网。飞旋的直升机舱门开启,全副武装的特战队员抖擞精神,鱼跃而出,勇敢地扑向大地……几分钟后,大家纷纷安全着陆。借助月光,我能看到每个人脸上的笑意。

此刻,我脑海中浮现出2013年我被共青团中央授予“中国青年五四奖章”,并受到习主席亲切接见的场景。习主席勉励我要做“特种兵里的拔尖人才”,嘱托言犹在耳,对表未来战场,我更加坚定决心,要做一颗随时上膛的子弹,努力实现从一名传统特种兵到优秀特种作战指挥员的转型升级,成为所向披靡的尖刀利刃。

讲述人 第79集团军某特战旅排长 曾昇铨

(海 洋、马一博、本报特约记者 张圣涛整理)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