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红继:冬奥是我们首钢人的骄傲

李红继:冬奥是我们首钢人的骄傲

摘要:从小看着电视里边铁水奔流、钢花四溅的火热场面就特别羡慕。从部队退伍后,没想到我还真就当上了炉前工。可是我干得正起劲儿呢,为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我们首钢陆续搬迁了。

 

大家好,我叫李红继,来自首都钢铁公司,原来是炉前工,现在是冬奥组委会的保安。从一个炼铁工人到能为冬奥组委会站岗,我给您讲讲这里面的故事。

从小看着电视里边铁水奔流、钢花四溅的火热场面就特别羡慕。从部队退伍后,没想到我还真就当上了炉前工。可是我干得正起劲儿呢,为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我们首钢陆续搬迁了。看着高炉的炉火慢慢熄灭,我放下握了10年的钢钎,当时就跟我要离开军营那么难受。领导让我和另外几十名留守职工成立了一支保安队,还让我当队长。说没让我随工厂外迁,就是因为我当过兵,希望我带好保安队,守护好改造中的厂区安全。

领导说的话,我哪听得进去呀,心里头就是舍不得那炼铁的高炉。我回家跟媳妇一说,她也极力地反对。当天晚上,我就写好了“辞职书”。第二天上班前,我把要辞职的事在电话里跟我爸说了。老爷子一听就急了:“你怎么这么糊涂呀?你还当过兵呢,服从都忘了吗?保安怎么啦,我觉得挺好!”接着他又开导我:“红继呀,咱爷俩都是党员,这个事你再好好想想。”

上班后,我攥着兜里的“辞职书”,拿出来又放回去,放回去又拿出来,总觉着老爷子的话在耳边响着。我掏出手机拨通了他的电话:“您说的对,我决定了。”就这样,我当上了保安队长。当我穿上保安服的时候,突然又找到了第一次穿上军装的感觉。更没想到的是,去年春节刚过,北京冬奥组委入驻到我们首钢,大片的旧厂区变成了冬奥广场。看着熟悉的工厂,慢慢变得像个大花园儿,特别是看到在规划图里,那些旧车间将变成冰雪运动场馆,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去年的7月20日,那天特别的闷热。上班没一会儿,天儿阴得就跟黑锅底似的。我意识到马上就有强降雨,赶紧带着一名队员,仔细检查奥组委办公楼各层的窗户是不是关好了。刚安排好备用雨具的事儿,瓢泼大雨就着大风就“哗哗”地下起来了。整个办公现场腾起白茫茫的雨雾。车场是整个办公区的唯一通道,所有奥组委的工作人员都要从这里进出,那是我们保安队最重要的岗位。这么大的雨,我真不放心,我得过去看看。当我巡视到车场,地面上的积水已经没过脚面了。大风让岗台的执勤伞已经没有了作用,两名队员正忙着疏导。我们虽然穿着雨衣,可一会儿的工夫,衣服还是湿透了。雨越下越大,我们分散开,指挥车辆进出、停放。看着我们站在雨幕中执勤,一位奥组委的工作人员,放下车窗,我以为他有什么事要问,正准备上前,却看到他拿出手机给我们拍下了照片,还笑着冲我们竖起了大拇指。那一刻,我的信心更足了!

今年春天,退休多年的师傅找我,说想进冬奥组委办公区里看看什么样。我笑着说:“师傅,您这不是让我犯错误吗?这么着,我带您到冬奥广场转转吧。”我领着师傅一边转一边向他介绍。“变样了,要不是你带着,都分不清哪是哪了。这个我认识。”师傅指着高高的冷却塔说:“这可是炼钢离不开的大家伙。”“您知道它会变成什么吗?”“这个冷却塔要改造成北京冬奥会单板滑雪的大跳台。到时候,您想看现场的比赛可就方便多了。”“什么?”师傅瞪大了眼睛:“这儿也能比赛滑雪?那家门口有比赛更得来了,到时候叫上街坊邻居组团来!”“还有您不知道的‘四块冰’呢。”“四块冰”就是咱们原来的精煤车间和电厂,要变成冰壶、冰球、短道速滑、花样滑冰四个国家级训练场地。”

师傅临走的时候说:“李子,首钢搬迁那会儿,我难过了好些个日子呢,今儿到这一看,心里痛快。你可得好好干,可得看好了咱这宝贝地界儿。”“您放心吧师傅,我可是当过兵的人。我们现在执勤就跟我在部队站岗的时候一样,对进出组委会的中外人士和车辆,都是面带微笑服务。”师傅拍着我的肩膀:“记住,你们在这站岗不只是代表保安队,也是代表着首钢!”“对,师傅,咱还代表北京、代表中国!”

高炉的炉火虽然熄灭了,但我心中的圣火已经点燃!

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董洁校对:王梓辰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