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日过后勿忘国耻

胜利日过后勿忘国耻

摘要:在今天的日历上,这两个日子仅仅相隔15天。但在历史的日历上,它们相隔14年。这中间,是神州陆沉的惨痛教训,是不堪回首的尸山血海!

“9·3”,“9·18”,一个是胜利日,一个是国耻日!

在今天的日历上,这两个日子仅仅相隔15天。但在历史的日历上,它们相隔14年。这中间,是神州陆沉的惨痛教训,是不堪回首的尸山血海!

1931年9月18日深夜,沈阳北7.5公里处柳条湖,日本关东军自炸南满铁路,栽赃东北军,并以此为借口,以区区800人向东北军驻地北大营发起攻击。东北军号称“东北虎”,为当时中国唯一海、陆、空编制齐备的军队,拥兵30万,仅在东北就有16.5万人,却听命于“不抵抗”误国政策,除小部自发抵抗外,其余均不战而退。结果,关东军豪赌完胜,半年之内占领大半个东北。全称为“国民革命军东北边防军”的东北军,连自己的老窝都保不住,何谈保卫国家边防?身为军人,有辱使命,临战溃散,丧权失地,是为一耻。

蒋介石接到关东军进攻消息后,寄希望于国联调停。“9·18”事变4天后,蒋介石在南京发表《国存与存,国亡与亡》演说:“先以公理对强权,以和平对野蛮,忍痛含愤,暂取逆来顺受态度,以待国际公理之判决”。张学良晚年回忆也深感自责:“因为过去对日本的挑衅,一直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当时也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就没想到日本敢那么样来。”后来事实证明,所谓“以公理对强权”,无异于为虎谋皮,日本内阁甚至以“无法有效约束关东军”的荒谬借口,拒绝国联关于设立锦州中立区的提议。身为将帅,误判形势,自缚手脚,任人宰割,是为二耻。

东北易帜后,中国名义上虽然实现统一,但蒋介石念念不忘消灭削弱地方军阀,地方军阀也无不暗藏保存实力之心。国联调停失败后,国民政府下令东北军死守锦州,锦州本可一战,张学良却命令锦州一线撤军。当时,张学良虽有雪耻之血性,却有难言之苦衷——他的武器工业基地已经沦陷,而国民政府既不派援军也不拨军火。因此锦州撤军后,有人责怪张学良不抵抗,而张表示:“你想利用我部下的生命和你的政治生命做交易,那我是绝对不干的!”张学良有此想法,显然是对国民政府缺乏信任。有此想法,还何谈御敌?大敌当前,各怀异志,互生嫌隙,贻误国家,是为三耻。

三耻叠加,无以复加。“9·18”事变半年之内,辽、吉、黑东北三省土地丧失大半,进而使日寇觊觎京津、窥测华北,陡生变蚕食为鲸吞之心,更加鄙视“支那人”为一盘散沙,叫嚣“三月可亡其国”。

历史不能淡忘。“9·18”的奇耻大辱警示我们——

我们爱好和平,但弱国没有和平。万宝山事件和中村事件发生后,尽管日方多次挑衅,张学良仍于1931年9月6日致电东北军参谋长荣臻及东北三省政务委员会:“现在日方对我外交渐趋积极,应付一切,极宜力求稳慎,对于日人无论其如何寻事,我方务须万方容忍,不可与之反抗,致酿事端。希迅即密电各属,切实注意为要。”东北有句土话,没事别找事,有事别怕事。张学良这封“鱼电”可谓容忍之至,但换来的只是颜面无存和国土沦丧。究其原因,还是国家贫弱,哪能奢谈和平?时至今日,中国是维护世界和平的重要力量。维护和平的力量越是强大,爆发战争的可能性就越小。全世界爱好和平的力量都对中国的强大欢欣鼓舞,只有那些妄图颠覆战后世界秩序的螭魅魍魉才会感到惶恐不安。

我们不想打仗,但能战方可止战。中华民族是爱好和平的民族,但和平不是上帝赐予的,而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国家军队强大,方能不战而屈人之兵,以战止战,争取和平。历史证明,面对侵略者放弃抵抗的割肉饲狼之举,不仅没有博取侵略者的怜悯,相反撑大了侵略者的胃口。回顾“9·18”,且不论当时双方兵力之对比,就连日本自己也坦承当时尚未做好准备。国民党政府倘若早日看清侵略者欲壑难填的本性,早点明白和平是打出来的而不是等出来的道理,何至于又留给日本整整6年全面侵华的准备时间,何至于让大半个中国惨遭铁蹄践踏?能战方能止战,准备打才可能不必打,越不能打越可能挨打,这是战争与和平的辩证法,也是从历史中得出的血的教训。只有建设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在平时就做好充足的战争准备,才能有效制止和随时应对未来可能发生的战争。

我们正在崛起,但必须居安思危。“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当年,臭名昭著的田中奏折道出了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步骤。如今,我们不安分的东邻岛国再次逆流涌动。从抵赖罪行到参拜战犯,从解禁集体自卫权到瓦解和平宪法,从妄图改变钓鱼岛主权归属到插手南海事务……日本右翼势力正在死灰复燃,一步步地走向他们既定的目标。习主席指出:“今天,和平与发展已经成为时代主题,但世界仍很不太平,战争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依然悬在人类头上”。历史警示我们,今天正在崛起的中华民族一定要提高警惕,居安思危,自身团结起来,与世界爱好和平的力量团结起来,将侵略者的罪恶阴谋和野心遏止在萌芽中,决不允许“9·18”事变的悲剧重演。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