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待“后背”对你的人

善待“后背”对你的人

摘要:“后背”对你的人,常常是脚踏实地干事的老实人。像张思德那样,只顾“烧好炭”,不图升迁;像雷锋那样,“只做好事,不愿留名”;像甘祖昌那样,不图高官厚禄,只想为民造福;像陈景润那样,专注事业,沉迷于“数学王国”;像钱学森、黄大年那样,不恋海外优厚待遇,只图报效祖国;像焦裕禄、孔繁森、谷文昌、廖俊波那样,越是艰苦的地方越是要去……

北宋宰相王旦有个为他赶了五年车的马车夫,当此人年老向王旦告辞时,他竟不认得。但当车夫转身即走时,王旦却马上叫出了他的名字,后又给了他丰厚的赏物。原来,这位车夫平时赶车时,王旦只看到过他的背影,而车夫又不怎么“会来事儿”,只知道好好赶车,所以王旦很少看到他的真面目。

现实生活中,也不乏许多像王旦的车夫一样,常常只见“后背”的人:在相处中,不喜迎合、不善贴近,不会“见面熟”,不弃贫贱之交,不攀达官贵胄。朋友有难,及时相帮,朋友发达,有意回避;在做事上,埋头苦干,默默工作、不事张扬,把自己当作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有的潜心钻研,心无旁骛,不善交际、专心事业,成为业务骨干、技术尖子,在单位挑大梁、担重担。可是像这样的人,却往往因为不屑于或鄙夷于钻营,不会“找”、不会“闹”、不会“送”、不会“靠”,进不了领导的视野,搁置一边、不被重用。相反,有些善于投机取巧、察言观色、溜须拍马、“不怕群众有意见,就怕领导看不见”的“聪明人”“能耐人”,却总是事情没多干、好处没少得。

那些“后背”对你的人,常常是不图私利、淡泊相处的真朋友。季羡林与胡乔木是清华大学同学,后来一个成了国学大师,一个成了高级领导人。在一些人眼里,学问再大,也顶不上一个处长、科长管用。两个同学,一官一民,在世俗看来,自然应当是季羡林主动去接近胡乔木。可事实上恰恰相反,几十年来,季老从未主动到胡乔木家拜访,反倒胡乔木常到季老家看望。季羡林在胡乔木去世一年后写的《怀念乔木》一文中说:“我同乔木相交六十年。在他生前,对他我有意回避,绝少主动同他接近。这是我的生性使然,无法改变。他逝世后这一年多来,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倒常常想到他。我像老牛反刍一样,回味我们六十年交往的过程,顿生知己之感。”

“后背”对你的人,常常是脚踏实地干事的老实人。像张思德那样,只顾“烧好炭”,不图升迁;像雷锋那样,“只做好事,不愿留名”;像甘祖昌那样,不图高官厚禄,只想为民造福;像陈景润那样,专注事业,沉迷于“数学王国”;像钱学森、黄大年那样,不恋海外优厚待遇,只图报效祖国;像焦裕禄、孔繁森、谷文昌、廖俊波那样,越是艰苦的地方越是要去……

习近平同志指出,要“特别关注各条战线、各个领域的基层和生产一线,特别关注环境艰苦、工作困难、矛盾复杂、长期默默奉献的岗位,特别关注那些心系群众、埋头苦干、不拉关系、不走门子的老实人、正派人,使选出来的干部组织放心、群众满意。”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就是强调不能亏待老实人。

善待“后背”对自己的朋友,往往能寻到真友谊。善待“后背”对自己的同事和下属,往往能发现真人才。

责任编辑:郭浩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