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1年11月:初显身手

1921年11月:初显身手

中共中央局发出的第一份文件

1921年11月,陈独秀以中央局书记的名义,签署下发中央领导机构成立后的第一份文件《中国共产党中央局通告——关于建立与发展党、团、工会组织及宣传工作等》。

通告要求:(一)上海、北京、广州、武汉、长沙五区,在1922年7月以前党员人数都达到30人,尽早成立区执行委员会,以便1922年7月召开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时正式成立中央执行委员会;(二)全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员要超过2000人;(三)各区必须有直接管理的工会一个以上,其余工会也须有切实的联络;(四)中央宣传部门要出版有关共产主义书籍20种以上;(五)全力组织全国铁道工会;(六)各区切实注意青年及妇女运动。

通告是对中共一大决议的进一步发展和补充,言简意赅、重点突出,对于推动中共地方组织的建立和扩大,开展以工人运动为中心的各项工作起到了促进作用。

党的一大后建立的中共上海地方委员会(简称上海地委)根据通告精神,积极发展党的组织。到1922年6月底,上海已有党员50名。中共北京地委积极在知识分子和工人中培养、发展党员,尤其注重在长辛店铁路工厂中发展产业工人入党。党的二大前,除派到其他地区的党员外,北京已有党员20多人。在毛泽东等人的积极努力下,湖南党组织很快发展到40余人,并在衡阳、常德、岳阳等地建立了党的小组。1922年5月,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时,全国团员已达5000余人。同年7月,党的二大召开时,全国党员已达195名。

陇海铁路大罢工

陇海铁路铜山站(今徐州北站)机务厂新来了位法国总管,名叫若里。这家伙苛虐工人,手段残忍。机务厂有400多名工人,但只设了一个出入口——八号门,对工人进行监视和搜身,工人们称其为“鬼门关”。

1921年11月8日下班时分,守门人以票车通过为由,锁了栅栏门,不许工人出去。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忍无可忍的工人猛力挤开栅栏门冲了出去。但路局方面污称“老君会”两名负责人柴凤祥、王辅砸门而出、聚众闹事,拘押并宣布开除。“八号门事件”成为西起观音堂(河南境内)、东至连云港的陇海铁路大罢工的导火索。

徐州站罢工箭在弦上,蓄势待发。11月17日,陇海铁路洛阳西厂又发生洋人压迫工人事件。洛阳、开封、徐州工人派代表到郑州与陇海路局交涉,提出不准虐待工人、撤换若里、恢复“八号门事件”中被开除工人的工作等要求,限路局3日内答复,但路局置之不理。11月20日,陇海铁路总罢工委员会发布罢工宣言,历数洋人虐待工人的10条罪状,号召工人“反虐待、争人格、光国体”举行大罢工,陇海路全线瘫痪。

罢工消息传到北京,李大钊召开中共北方区委会议,并指派北方劳动组合书记部主任罗章龙前往陇海铁路指导罢工。罗章龙抵达洛阳站当晚,就召集各站工人代表,将3条复工条件补充为罢免若里、提高工资待遇、保证今后不再发生类似事件等15项。郑州、长辛店、唐山、杭州等地工人积极支援陇海路工人。京奉路职工会致电陇海路工会:“你们罢工抵抗,自是正当办法,我们甚望你们坚持到底,以获得最后之胜利。如果路局不谅,同人等亦当随后援助。”

在罢工的强大压力下,除“暂留若里试办两个月”外,陇海路局接受其余复工条件。11月27日早晨,陇海各站鞭炮齐鸣,锣鼓喧天,欢庆胜利。

陇海铁路大罢工是刚刚诞生4个多月的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的前所未有的大规模罢工,是全国工人运动第一次高潮的前奏曲。陈独秀称赞陇海铁路大罢工“横亘中州,震动畿辅,远及南方,这是我党初显身手的重大事件”。

华盛顿会议

1921年11月12日,美国华盛顿独立纪念馆一间会议厅摆了好多棕榈叶,U字形会议桌上铺着绿色台布。10点30分,美国总统哈定走上讲坛致辞:“我们希望建立一个良好的秩序,恢复全世界的安宁……”在这种故意渲染的“和平”氛围里,英、美、日、法、意、中、荷、葡、比九国,举行了“华盛顿会议”,也称“太平洋会议”。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列强们掀起如火如荼的海军军备竞赛。美国海军部长丹尼尔斯宣称,将在5年内建造137艘军舰;英国首相劳合•乔治不甘示弱,表示“大不列颠宁愿花尽最后一分钱,也要保持海军对美国或其他任何一个国家的优势”;日本则雄心勃勃地制定了“八八舰队计划”,即拥有两支强大的舰队,每支舰队有主力舰8艘、每8年更新一次。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1921年12月13日,美、英、日、法四国秘密签订《关于太平洋区域岛屿属地和领地的条约》,通称《四国条约》。

明争暗斗3个多月后,1922年2月6日,华盛顿会议终于宣告闭幕。美、英、法、意、日五国签订《美英法意日五国关于限制海军军备条约》,通称《五国海军条约》 ,规定五国主力舰总吨位限额为美英各52.5万吨、日本31.5万吨、法意各17.5万吨,即五国按比例为5∶5∶3∶1.75∶1.75等条款。

驻美公使施肇基、驻英公使顾维钧和前司法总长王宠惠,作为中国全权代表出席会议,提出尊重并遵守中国“领土之完整及政治与行政之独立”、废除1915年日本向中国提出的“二十一条要求”、解决山东问题等要求。经过中日谈判,1922年2月4日,双方签订《中日解决山东悬案条约》。同日,日本代表币原喜重郎发表声明,废除“二十一条”一些条款。2月6日,九国签订《九国关于中国事件应适用各原则及政策之条约》,规定“为适用在中国之门户开放……施用各种之权势,以期切实设立并维持各国在中国全境之商务实业机会均等之原则”。这拗口的华丽辞藻背后真正的意思,就是要求中国政府必须执行“门户开放”“机会均等”的原则。

华盛顿会议确认了帝国主义列强共同统治中国的局面。在帝国主义势力的操纵下,中国各派军阀展开了更为激烈的争夺,引发多次大规模战争,使中国政局陷入极度混乱之中。

(作者简介:刘岳,中共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北京市地方志办二级巡视员)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