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百姓“急难愁盼”建言献策

为百姓“急难愁盼”建言献策

在市政协十三届五次会议期间,围绕如何建设韧性城市、提高基本公共服务水平、改善轨道交通、改善安宁疗护医疗服务等话题,多位委员建言献策。

李昕委员

新老城区因地制宜“海绵化”

2021年7月,郑州突降暴雨,一小时降雨量超过200毫米,突破了我国大陆小时降雨强度的极值。极端天气对城市运行造成的极大影响,为北京敲响警钟。围绕如何建设韧性城市这一话题,来自民进界别的市政协常委、北京市人民政府参事室主任李昕这次带来了一份关于提升应对极端强降雨的综合治理能力的提案。

北京作为首都和超大型城市,极端强降雨所带来的风险挑战不可小觑。李昕建议,科学运用分布式“海绵城市”理念,持续对新、老城区实施因地制宜的“海绵化”改造。一方面结合老城区改造,强化社区、胡同周边集水设施的建设,就地消纳雨水。另一方面,在社区绿化区和马路两侧的绿化带,建设隐蔽式深蓄水槽,使其成为会吸水的“海绵”,实现快速、多点、分布式消纳社区和交通道路的积水,同时可以减少渍水对绿化植物的影响。

按照北京的地理特征,五河汇于通州,一旦发生特大降雨,通州河道将承担全市90%的排雨洪任务,且北运河下游入天津、河北的河道防洪标准较低,根据模拟,如北京发生郑州暴雨同等强度的强降雨,通州大部分地区将发生积水。在京津冀协同发展框架下,李昕建议,应整体提升通州城市副中心和北运河及下游防洪能力,统筹解决好“上拦下排”,同时强化“预报—预警—应急响应”全链条以及跨部门的协调治理,进一步提高公众风险防范和自救意识,运用现代化暴雨洪涝仿真技术排查城市洪涝风险,分析薄弱点,为相关部门建立应急保障和救援体系、制定应急决策与响应预案提供科学依据。 本报记者 王可心

鲁薇委员

“存量更新”盘活现有公共服务资源

在空间资源越来越紧缺的情况下如何提高基本公共服务水平?市政协港澳委员鲁薇建议,可以转变思路,谋划在不增加公共资源投入的前提下,将现有公共资源充分盘活,以集约化、复合化、高质量发展的理念开启“存量更新”模式。

“可以向立体化使用要空间。”鲁薇建议,街道、社区服务中心等公共服务空间可以根据不同类型居民需求立体化使用,比如早晨、晚上为老人提供晨练、文体活动,白天供婴幼儿及其看护人员使用,周末为上班族提供活动空间,在不同时间段交替使用,加大公共资源服务的覆盖面,实现对空间设施的最大化利用。

鲁薇建议,社区养老驿站和社区托育服务站在建设推进过程中可以融入社区“养老+托幼”一体化服务。这样,可为市民提供两类服务,老人能享受孩子带来家庭环境般的精神愉悦,孩子有与老人隔代相处的机会,上班族可以减少“最后一小时”和“最后500米”养老托幼压力,是一个多方共赢、集约高效的成熟模式。

此外,鲁薇呼吁探索建立智慧养老—托育大数据平台,探索志愿—互助养老托育融合模式,打造智慧式社区养老托育大数据平台,将北京市社区养老和托育资源进行有效整合和充分利用,设置全日托、半日托、小时托等多种托老托幼形式,建立夜间周末临时托老托育机构或服务人员服务呼叫机制,打造线上点单、线下服务、平台监管的服务模式,丰富公共服务资源供给。 本报记者 孙颖

李京一委员

尽早开工13号线建材城东站

来自少数民族界别的政协委员李京一关注着轨道交通的建设。特别是在13号线扩能提升工程获批之后,许多回天居民更加盼望着规划中“家门口的地铁站”能够早日实现通车。

“建材城东站是13号线建设之初就预留站位的车站,现在沿线的老百姓都期盼着能够加快推进地铁13号线建材城东站尽快开工建设。”李京一说,建材城东路附近汇集了中东路121号院、森林大第、贺村新村、奥森one等众多小区。虽然13号线就从家门口经过,但这一地区却“临铁不临站”,居民只能依靠地面公交车出行,早晚高峰时段交通拥堵,公交车也经常出现等不到车、坐不上车的情况。加之即将有大批新房业主入住,地面公共交通出行难、道路通行压力大的情况将愈发困扰该区域,这种情况亟待解决。

“地铁13号线增设建材城东站去年9月完成了选址论证等工作,在短期可预见的时间内,让附近居民享受到近距离的轨道交通服务,将有望极大地疏解区域内居民交通出行难的问题。”李京一建议,在13号线扩能提升工程中,应加快推进建材城东站开工建设,早日开通,服务更多周边群众,提升民众幸福指数。 本报记者 李博

欧云崧委员

应探索安宁疗护服务项目综合收费模式

“帮助患者在生命末期实现最佳生活品质的最佳途径。”经过调研和思考,市政协台盟界委员、北京市海淀医院普外科副主任欧云崧提出了改善安宁疗护医疗服务收费模式的建议。

近年来,北京市各级医院陆续开设安宁疗护病房。2020年12月,市卫健委也发布了首批安宁疗护示范基地名单,海淀医院正在其列。然而,经过调研,欧云崧发现,本市安宁疗护服务目前还处于发展阶段,尤其是安宁疗护服务收费模式未形成可持续闭环。

安宁疗护强调为患者及家属的全方位照护,但我国医保收费项目尚只覆盖床位、症状控制的操作与药物等部分,并未涵盖多学科合作及人文医疗的服务。另外,商业保险目前缺乏针对安宁疗护人群精算特殊险种产品,也尚未形成有中国特色的安宁公益模式。

欧云崧认为,医保等相关部门应对安宁疗护服务收费模式进行探索。“比如,在公立医疗机构服务价格项目内增加安宁疗护项目。”他解释,目前医院收费参照《关于开展公立医疗机构服务价格项目登记工作的通知》,该文件内尚无安宁疗护可自主定价的相关项目。“如增加安宁疗护相关项目,医院就可以针对安宁疗护服务项目进行自主定价的备案了。”

欧云崧提出,应探索安宁疗护服务项目综合收费模式:在公立医疗机构服务价格项目备案登记完成后,可以对安宁疗护服务项目尝试综合支付模式。“比如,为由医保支付基础服务包部分,可选择的个性化服务由个人或公益基金会支付,由商保参考以‘长护险’方式支付护理费用,并综合申请各有关部门的政策补贴。”

责任编辑:张弛校对:王妗最后修改:
0
事业单位事业单位标识证书 京公网安备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5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