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新的节点行业,实现整体经济倍增

投资新的节点行业,实现整体经济倍增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我国在2020年成为全球唯一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根据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最新预测,我国2021年实际GDP增速超过多数主要经济体。基于对内外需形势的分析,根据当前的趋势和政策力度,2022年我国经济增速能否实现更高增速目标,注定与宏观经济政策及一系列重要改革举措的出台密切相关。

稳增长是今年经济政策制定的核心目标;着眼更长时间维度,实现高质量发展,我们需要深刻理解中国经济增长的底层逻辑,确定宏观经济政策目标体系,果断投资有助于形成国家长期核心竞争力的节点领域和节点产业。

我国改革开放四十多年取得的重大成就之一在于1.5亿个经济微观单元(大中小微型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出现。数量庞大的市场主体把各个行业以网络状连在一起,内生形成很多节点行业。节点行业本身的投资、技术变革、产业政策等形成的冲击沿生产网络向外传递,不断扩散,产生外溢效应,最终实现了整体经济的倍增。大量的微观市场主体涌现并充满活力,背后是国家产业政策、五年规划、对节点行业的大量投融资等的引导和支撑。中国经济增长奇迹背后有两个原因:数量庞大的紧紧围绕节点行业和节点领域的市场主体;基于大规模投资所形成的节点行业的不断涌现和更替。

实现高质量发展,必须大力增加对节点行业和节点领域的投资,这对我国提升全要素生产率增速意义重大。在内生增长理论中,干中学效应推动经济增长,离不开投资和生产规模扩大。此外,新技术通常附着在新资本中。基于投资对全要素生产率(TFP)增速的强大推动作用,为了保持增长,实现高质量发展,我们需要大力增加对基础产业和核心产业的投资。

随着我国工业化进程的结束,我们需要寻找经济增长新动能,需要数量巨大的对基(础)核(心)行业及领域的投融资。这包括:“再工业化”(产业的数字化转型)、“新基建”(再工业化所需的基础设施)、大国工业、碳中和,以及更彻底的改革开放带来的资源配置效率的提升。这些领域结合在一起将使我国处在一个比较独特的位置——有可能在完成工业化进程后,仍然保持比较高的全要素生产率增速。

因此,增加对碳中和及5G/6G的投资具有特别的意义。碳中和不仅是技术问题,更是经济学、管理学问题。实现双碳目标,我国在2050年前需要投资255万亿元(按2020年不变价)。如果这些投资在未来三十年内平均分配,意味着我国每年需投资8.5万亿元用于碳中和,这相当于GDP的8%。这些投资将成为中国经济动能转换最大的推动力之一。而围绕着节点行业的投融资、技术变革、产业政策及商业模式创新,将决定我国碳中和的路径。

5G/6G作为我国再工业化基础设施的核心组成部分,更是重要的基础核心领域。估测显示,基准场景下,5G的行业导入在2021—2030年期间将带来31.21万亿元的新增GDP。如果行业导入创新更积极,市场微观主体的参与更踊跃,5G应用场景所带来的新增附加值可能远超过31.21万亿元,甚至达到60万亿元。我们的分析显示,5G带来的价值附加主要集中在2026—2030年,之后中国经济将进入6G时代。大力投资基核行业,带动数量庞大的市场主体参与到创新过程中,是“有为政府和有效市场”更有效的结合方式。

我国宏观政策目标体系不应局限于当期的GDP或是当前GDP增速,而应该转向几个“有利于”:有利于新动能的出现,有利于生态文明建设和碳中和目标的实现,有利于经济保持一定的增速,有利于1.5亿个大中小微和个体工商户保持活力;长远讲,有利于国家整体价值的提升,有利于形成强大的国家核心竞争力……这种转向,可以带来全新的政策构想和思路。

2022年经济政策的基调是促投资、稳增长、控风险。从短期看,我国正面临着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的三重压力,在疫情扰动依然存在的情况下,保持适当的经济增速对今年经济工作尤为重要。从更长的时间维度看,新的节点行业会涌现,产生非常多亟待投资的节点领域:双碳目标和生态文明、数字化转型和新基建、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乡村振兴与居民消费、生育福利、个人收入、人力资本、基础研究、新型城市化和公共服务领域、传统基建、在一定范围内以国债置换地方政府债务等等。

(作者:刘俏,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教授;颜色,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教授)

责任编辑:刘宇同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
事业单位事业单位标识证书 京公网安备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5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