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变局下的国际国内舆论场

大变局下的国际国内舆论场

舆论是现实和人心活动的双重映射,其动态变化折射出人类社会的发展状态。万众之声、众人之论活跃交织、聚合互动,构成了一个复杂而极具能量性的舆论场域。

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的时代背景下,以科技发展为主导的全球社会正在发生结构性革新,网络社交平台的发展与融合形成了全新传播生态,全球资本主义国家内部的结构性危机不断外移引发国际摩擦与冲突,全球话语权力结构伴随着各国硬实力的变化而发生重构。舆论场一方面已成为国际竞争的重要场域,另一方面亦随国际格局和全球秩序的变革而发生深刻调整,出现了一些新的特征。

中国舆论场与世界舆论场之间的关系成为研究焦点。世界舆论场是各国舆论场之和,中国舆论场既是世界舆论场的组成部分,同时又部分反映着世界舆论动态。与过去中国在世界舆论场中“有理说不出”“说了传不开”“传开叫不响”不同,随着综合国力的提升,中国国际话语权在积极参与全球治理过程中逐步提升,中国舆论场也随之呈现出鲜明的新特点:东升西降的国际话语格局逐渐开启,媒介平台之间的产品链化、供应链化和价值链化,使得舆论环境更趋情感化、隐蔽化与交锋激烈化。同时,病毒突变、突发灾害、媒介技术、观念差异、战争冲突、商业资本和西方政治等也是当下影响中国舆论场的重要变量。关于舆论、舆论场等相关问题的探讨,也逐步扩展至全球媒介治理范畴,中国舆论场与世界舆论场之间的互动关系,成为一个亟待深入探讨的课题。

“算法认知战”成为舆论场中影响力日隆的新范式。技术赋权往往会加剧舆论场内部的纷繁复杂。当前,算法技术在全球舆论场中发挥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数字媒体所具备的碎片化传播情境、多模态呈现方式以及由算法推送主导在“情感市场”上抢占先机的效果导向,使舆论战的焦点由“信息传播”和“观点传播”转向“认知建构”与“情感引导”,利用算法技术在国际舆论场中进行宣传博弈的时代已经到来。这也意味着“数字化驱动下的舆论制造”正在以假乱真地参与舆论场的建构,成为当代国际政治传播中的新趋势。由这一技术尺度引发的新动向值得持续关注。

西方话语霸权展现出颓势,但维护霸权之势仍然存在,国际舆论场中的话语之争更加激烈。随着世界格局的演变和东升西降进程的加速,以所谓自由、民主、人权为主体概念的西方话语霸权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公信力危机。为维持其话语“霸权”,美西方国家以政治裹挟技术,操弄国际舆论、设置全球议程、掌控和剥夺全球及各国发展话语权,在全球推动其政治议程、输出其意识形态、模糊事实真相,由此导致了这样一种局面:即舆论话语成为国际政治斗争的武器,信息传播的目的不再是为了挖掘和追寻事实真相,而是为了在国际政治竞争、斗争中取得胜利,获得最大化的国家利益。由此一来,国际政治传播将会面临更加扑朔迷离的复杂局面,理性处理国际政治纷争将变得越来越困难。

纵观百年变局下的国际舆论场,各种经济利益、政治利益、文化利益相互交织、错综复杂,国际话语权已然成为大国较量的重要依托。近年来,中国思想、中国方案与中国智慧在国际话语主流体系中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中国话语力量不断增强,中国舆论场在当代国际舆论场中的重要性日益凸显。特别是在当前一些国际政治冲突中,冲突方都要在中国舆论场主动发声以获取更大的主动权。

同时,也应当清醒地看到,我们所面临的国际话语权挑战是复杂而长期的。如何看待当今话语权建设已然深入到思想层面博弈的国际传播深水区的现状?如何更加积极地提升中国舆论场在国际舆论场中的参与度和引导力?如何形成同我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相匹配的国际话语权?这些都是迫切需要解答的问题。

历史和现实都告诉我们,舆论的力量绝不能小觑。正向舆论可以成为社会发展的“推进器”,负面舆论则会变成社会的“分离器”。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越加复杂严峻的国际国内舆论环境,我们不仅要用心用情用功讲好中国故事,更要融入世界语境,传播好中国声音,适应新的传播生态,向世界展示一个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既要直面问题、积极发声,不断提高与时代发展和事业要求相适应的素质和能力,又要充分阐明中国主张、中国方案,不断扩大传播力和影响力,为高质量发展提供坚强舆论支持和文化氛围,为国家发展保驾护航,为共建全球人类命运共同体贡献力量。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翟婧最后修改:
0
事业单位事业单位标识证书 京公网安备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5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