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因应时代发展的作战体系

构建因应时代发展的作战体系

引言

当前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的飞速发展,正推动着战争形态由单一杀伤链向多域杀伤网、由多军兵种联合作战向有人/无人协同作战、由钢铁集群突击向作战要素可重构等方向快速转变。战争形态的演变迫切需要作战体系因应时代发展进行深层次变革。

战争形态演化趋势日益突显

进入21世纪以来,全球爆发的几场较有影响的局部战争,充分向世人展示了这样几个趋势:战争效益由作战规模向作战效能转变,战争目的由歼灭敌人向瘫痪敌人转变,战争基础由钢铁释能向数码赋能转变,战争方式由军种对抗向混合对抗转变。这些变化使战争形态呈现出如下时代特点。

参战要素随机化。未来新形态作战要素,将不再简单呈现为大规模多兵种联合作战,参战要素往往随战场形势、对象、时机等随机编成。例如,无人机发现某地域有小股敌人活动,需要己方地面部队前往剿灭,但是地面部队到达后作战形势并不占优,需要空中支援,而空中火力支援时又遭受敌电子干扰需要进行干扰对抗。这次战斗涉及到步兵、装甲兵、航空兵、电子对抗兵等,以及有人无人协同、侦察通信等,而且事先往往无法准确预料、周全计划,需要适时根据战场形势变化将各种参战要素组合、解构、再组合。

战场响应快速化。“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作战更是如此。未来战争中,传统的OODA作战响应周期链,在融入快速战力投送技术与各种智能运算技术后,将能够释放出巨大的作战效力。例如,高超声速空天飞机与高超声速导弹可在临近空间大跨度实施侦察感知与实时打击,高超声速技术占据了OODA的两端,而云计算、大数据、智能算法等技术运用于判断和决策中间环节,能够对海量、模糊、碎片数据进行缜密分析比对,有助于迅速研判出战场态势, 压缩战场响应时间,先敌一步破其体系。

作战信息智能化。未来战争形态向信息化智能化演化,内涵更加丰富。传统的“火力+机动”作战,转向“信息+决策”主导,作战样式将发生颠覆性变革。这种变革的实质是通过人机融合方式实现对敌方人员、装备、电磁等众多领域进行信息收集、认知、处理、决策、行动、评估等,其庞大的信息体系包括信息融合、计算分析、演进推演等,将极大减轻指挥员和决策机关指挥决策的压力与负担。

有人/无人一体化。随着各类无人化装备在陆海空天的普及以及人机结合程度的日益提高,有人/无人一体化的作战样式将日益突显,其实质是一种“力量倍增”式的非对称作战,旨在利用先进的无人装备与手段,最大限度即时打击敌方目标并减少己方人员伤亡。人员后台化与发现即摧毁,是有人/无人一体化作战样式的最显著特征,在该作战样式下,利用时空与无人优势突破作战极限,适时发动陆上“狼群”、空中“蜂群”、海上“鱼群”、频谱“码群”等战术攻击,可给对手全方位打击。

传统作战体系面临新挑战

传统作战体系架构主要由力量编成、指挥控制、信息网络、武器装备等作战要素组成,而未来战争形态的演化,已然使各军事强国现行作战体系面临严重挑战,主要体现在如下四个方面。

力量编成僵化难以适应参战要素随机化。未来战场形势瞬息万变,需要快速捕获甚至制造战机。当前,各国军事力量基本编成多是条块体制,在联合协同作战中,往往无法解决两大问题:一是跨域性与敏捷性问题,即跨时空、跨兵种、跨平台将作战资源整合成杀伤网;二是复杂性与适应性问题,即高强度体系对抗环境下,如何高效协同耦合发现、创造和选择机会等问题。

指控结构钝化难以适应战场响应快速化。高度集中的指挥控制结构,向来是各力量编成统一指挥、军令畅通的有力保证,但是未来作战中却可能潜藏较大风险。一是指挥控制军兵种条块化问题。这其中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其指挥控制枢纽一旦遭摧毁或者失能,不仅会错失宝贵战机,还可能给敌人造成可乘之机。二是指挥控制过于依赖人的问题。在未来无人化智能化主导的战场上,作战节奏空前加快,战场态势可能进入“读秒时代”,继而引发一系列颠覆性、坍塌式演变,传统指挥员层级指挥控制模式将难以为继。

信息网络管控缺失难以适应作战信息智能化。未来战争中,战场海量信息与各类网络通信的混沌性将极大增强,而信息网络管控缺失将会导致信息智能化成为空谈。主要问题,一是作战信息复杂性问题。如何统一规划各作战单元信息载体接口,以促进作战要素跨域形成战场态势感知的交叉通联与重构基础。二是网络通信规范性问题。人工智能算法需要大量网络通信构建到一个统一的逻辑中,才能以人类思维所不及的机器速度促使各种要素解读与拼装,而当前网络系统的孤立与失序将使信息智能赋能困难。

武器装备壁垒难以适应有人/无人一体化。当前,无人装备参与作战已经形成趋势,其优势也正被各国逐步认知。在无人装备运用过程中,也暴露出一些新的问题,其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武器装备包容性制约问题。武器系统作战效能不一,还没有成体系地开展有人/无人协同作战的接口、标准、指控、链路等软条件建设,难以形成规模化有人/无人协同作战。二是武器装备联合性欠缺问题。高端高价值武器装备习惯于各自为战,与无人装备的协同作战样式还未明确,难以打通主次制约、作战准则、战术协同、指控关系等制约因素。

培塑因应未来的作战体系建设理念

面对未来战争新形态的发展,解决传统作战体系架构面临的困难,急需更新作战概念,转变体系建设理念。

力量编成动态可重构化理念。未来战场不确定性因素越来越多,必须摒弃事先固定编组的传统力量构建模式,主动适应体系对抗的新要求,借鉴搭积木、构拼图的理念,将作战力量的功能分解到更多数量、单一功能的同质或异构节点。用大量简单功能节点构建作战体系,一旦若干个节点失效或缺失,作战体系还可自适应重组。这种自适应可重构网状结构,具有更高的扩展性、重塑度和生存力,更适合强对抗的战场环境;而基于分布式态势感知,借助智能化辅助决策与兵棋推演工具,适时捕捉、制造战机窗口,跨域动态重组作战兵力、单元、系统,淡化兵种、隶属、领域边界,以战场时空优势为主导,牵引合成最优作战力量泛在击杀削弱敌人。这种力量编成动态可重构理念,推动了军事力量由军兵种条块杀伤链向分布式跨域聚能杀伤网转变。

联合全域指挥控制作战理念。分布式智能化战争是未来战争的基本形态,联合全域指挥控制则是未来战争的基本内核。在未来作战体系发展过程中,应贯彻这种基本理念。一方面,要考虑到高价值平台在远程精确打击时代的易毁性,有意识地将重要的指挥通信、侦察预警等功能疏解到更小、更多、更广泛的节点上;另一方面,要充分利用智能化软件、网络通信及云计算,将分散在不同军兵种、不同领域的作战要素“汇聚”为一个富有弹性、韧性与可塑性的作战体系。该作战理念可推动基于信息网络的决策中心作战能力向联合全域一体化指控作战能力转变。

信息网络柔性生态建设理念。无人化智能化时代,不仅要重视飞机、军舰、导弹等有形“钢铁”,更要重视这些有形“钢铁”的赋能基础——先进通信网络、电磁频谱、程序界面、算法逻辑、接口标准、数据格式等软性要素,它们是未来作战体系架构的灵魂中枢。实践证明,没有赋能基础支持的有形“钢铁”很难发挥最佳效用。因此,在作战体系建设过程中,需秉持信息网络柔性生态建设理念,既要充分考虑无人化智能化作战平台建设,又要重视作战平台的赋能基础问题,即做到信息网络同步规划、速达畅通、上下衔接、横向兼容、相互支撑,以利于己方信息在战场环境中相互作用、相互弥补、构建闭环,从而营造一个良性发展的战场信息生态。该作战理念将进一步促使信息交互由以武器平台为中心向以体系能力为中心转变。

武器装备标准化兼容化理念。标准化、兼容化是人类社会进入后工业时代的成熟标志,同时也是信息化、商业化时代提质增效的基本方法。在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这一基本理念蕴含着更重要的意义。其主要体现于武器系统硬件、软件、接口、功能甚至战术运用方式中,实现标准化兼容化可带来两大利好:首先是有利于武器装备系统软硬件快速升级,便于随时更迭步入成熟的新技术新设备新战术,确保武器装备体系始终紧跟时代发展与军事需求;其次是有利于构建富有弹性韧性的分布式智能化作战体系,有利于有人/无人武器装备整体运用,真正实现形散神聚、配合互补。反之,若是不能很好地践行标准化兼容化理念,由此产生的作战体系将是僵化的、脆弱的,不仅会有许多缺陷隐患,也难以承受各种高强度大规模对抗与持续性高烈度冲击。该作战理念将不断推动武器装备由平台规模化向集群效益化转变。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翟婧最后修改:
0
事业单位事业单位标识证书 京公网安备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5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