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系化推进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建设

体系化推进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建设

引 言

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增加新域新质作战力量比重。新域新质作战力量作为区别于传统作战力量的新型力量,展现出作用领域新、制胜机理新、支撑技术新、装备模态新和编组样态新等特质,具有发展方向快速突变、作用效果极具颠覆的特殊潜力。当前,世界主要军事强国高度重视体系化推进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建设,并将其作为夺取智能化高端战争主导权的重要抓手,我们必须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动仗。

认清体系化推进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建设的现实需要

新域新质作战力量是生成新质作战能力的增长点和打造新型作战力量的发力点。当前,各种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呈现出涉及领域分布不均、发展速度快慢不一、效果优势显现不够等特点。因此,体系化推进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建设就显得尤为必要。

满足作用领域空间的智能化多域化发展。以人工智能技术为核心的颠覆性技术群正加速推进作战力量的作用空间向智能化领域演进,智能察打平台频繁参战,智能决策系统快速发展,智能无人集群加速融入,智能化作战体系日趋完善。同时,作战力量的影响空间不断向物理、认知、社会、网络和生物等多领域多维度快速拓展。比如,美军就高度重视网络认知领域,并将其作为新域新质力量作用的重点。据悉,美军计划将陆军网络部队实力从3000人增加至6000余人,将国民警卫队等网络部门工作人员从5000人扩充至7000多人,同时将社交机器人作为网络舆论战的“暗器”。体系化推进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建设,既是军事力量着眼多域、统筹发展的客观需要,也是各类型力量拓展职能、加速转型的现实要求。

适应新域新质力量的快速化规模化增长。近年来,世界各国军队不断加速转型重塑步伐,着力打造新质主导、智能灵敏、规模适度的联合作战力量体系。智能无人力量规模发展,高超声速远程精确打击力量不断扩充,认知心理作战力量作用凸显,精兵特战、网电对抗力量功能拓展,生物、深海、太空和极地等类型部队快速壮大。2022年5月,美陆军在“试验性验证网关演习”中,成功完成30架无人机集群作战试验,创下美陆军无人机集群试验的最大规模。俄军则采取“小步快跑”的方式推进无人作战力量建设,并计划未来3年为每个炮兵旅、空降兵团、战略火箭军各兵团和航空兵基地编配无人机分队,并加大无人机集群作战试验。体系化推进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建设,既是推动作战力量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转变的需要,也是加速军队由人力密集型向科技密集型转变的现实要求。

加速新域新质能力的体系化涌现化生成。新的战争形态和新的作战方式对力量体系的整体能力提出新的要求。智能化作战力量体系的能力要求将由传统的侦察感知、指挥控制、机动攻防、火力毁伤和综合防护等,加速向智能感知决策、心理认知对抗、无人集群攻防和非传统精确毁伤等能力拓展。比如,美军为实现全域指挥控制的终极目标,正以低轨侦察卫星、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技术为支撑,加速构建新质武器极速杀伤体系。据外媒报道,美军“泰坦”地面站,内置“普罗米修斯”机器学习算法和“火焰风暴”智能软件,可实时处理卫星数据,生成打击方案,完整杀伤链所用时间已缩短至20秒。体系化推进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建设,既是全面发力加速生成新域新质作战能力的需要,也是基于体系涌现机理有效提升新域新质作战能力水平的现实要求。

抓住体系化推进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建设的关键要领

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建设涉及领域广、关联因素多、影响效果深,需要准确把握世界军事发展大势和国家利益拓展需求,基于未来战争制胜机理、作战规律和科技支撑,运用战略视野,系统运筹经略,抓住关键要领,抢占作战先手。

统筹整体布局。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建设绝不是依靠某一领域的单打独斗、单点爆发,而是基于体系作战能力生成的整体规划、统筹用力。当今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全球局势和我国安全威胁日趋复杂,体系化推进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建设需要强化国家整体安全观,整体统筹新型安全领域和传统领域的军事斗争准备。进行体系化推进时,需要运用联合开放思维,科学处理当前与长远、重点与一般、基础与前沿之间的关系,设计开放式体系架构,整体推动各领域建设发展,提高在更加广阔空间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能力。

科学精确配比。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建设不是领域作战力量的简单叠加、平均用力、并行推进,而是根据军队使命任务急需、科技支撑基础、新老能力衔接等因素进行综合研判,科学确定重点新域新质作战力量的规模体量,精准匹配新域新质作战力量的功能模块。进行体系化推进时,不仅需要巩固扩大我军传统领域的作用优势,更需要着眼全域作战需求和新兴领域发展,充分结合多域作战力量的特点特性,预先设计军事力量作用的新空间、新领域、新路径,前瞻探索新域新质作战力量运用的新样式、新行动、新战法。

注重新老融合。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建设不是摒弃传统、另起炉灶,而是适应历史潮流、注重新老融合、有效应对挑战的重要举措。体系化推进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建设,必须聚焦能打仗、打胜仗,不断强化联合制胜理念,注重发挥新域新质作战力量的新技术、新手段、新能力,兼顾传统作战力量的新变化、新作用、新趋势,做到两者有机融合。进行体系化推进时,需要廓清科技快速发展与预先研究之间的结合部,找准技术转化应用与新域新质能力生成之间的契合点,打造高效生成新域新质作战能力的便捷通道。

加快体系化推进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建设的重点举措

体系化推进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建设是“如期实现建军一百年奋斗目标,加快把人民军队建成世界一流军队”的内在要求。需要运用哲学辩证思维,进行体系设计,实施工程推进,突出实践检验,强化务实举措,统筹做好联合论证、技术研发、演训实战和迭代更新等工作。

联合攻关深化论证。体系化推进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建设关联智能无人、算法认知、远程精打、新质毁伤和网络电磁等多个方向,牵扯规划、作训、装备、科技等多个领域,需要突出以战领研,讲究联合论证。制定专项工作方案,设置联合论证专项机构,优选典型作战力量参加,统筹提高要素融合、多域指控、跨域攻防、无人作战等新域新质作战能力。深化战训协作机制,强化战训耦合效应,统筹开展演示验证、任务试点和对抗演练,加速新域新质作战力量体系的能力生成。分向同步推开试点,根据不同任务特点和急需急用,采取同步推开试点、整合经验做法、推广形成体系的方法步骤,扩充新域新质作战力量作用的新战法,确保有效塑造态势、威慑制衡、打赢战争。

聚焦科技持续用力。体系化推进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建设是“科技是核心战斗力”的重要体现,需要坚持向科技创新要战斗力,用足用好先进技术,加速生成新域新质作战能力。深挖技术原理,构建作战能力指标与技术发展曲线之间的映射关联,厘清技术突破发展的关键要素。分领域、分方向、分专业展开精确梳理,区分核心技术群、重点技术群和辅助技术群,找准军事需求与技术发展之间的结合部。对接规划协调推进,有机融入国家和国防科技发展体系,进一步明确各领域发展方向、主干技术发展重点和关键参数提升方法。紧盯前沿快响快转,促进知识扩散和技术转移,采取产学研合作研究、技术转让许可、人员跨域交流等方式,打通先进技术资源池与现有转化渠道接口,高效响应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建设急需急用。

研改并举整合体系。体系化推进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建设需要多领域、多类型、多模态的技术转化、装备研发和体系整合,区分轻重缓急,分阶段分步骤,完善新域新质作战力量装备体系,科学处理骨干系统研发、现有装备改造和辅助平台配套之间的关系。着力研发新型骨干装备,紧密跟踪世界先进技术、颠覆性技术的前沿动态,敏锐研判先进技术发展趋势,洞悉军事技术颠覆性变化拐点,积极破解关键技术,加速技术孵化转化。分类改造现有装备,统筹国家科研力量,深化协同创新, 整合优势资源,通过迭代更新和技术嵌入,形成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基础装备。分步配齐辅助平台,采取多法引进、同步改造和逐步配套等方式,打通新老装备数据网链,为新域新质作战力量体系注入新的生机活力。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翟婧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主题教育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
事业单位事业单位标识证书 京公网安备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5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