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御“极端”天气的能力怎样炼成?
2012年7月21号,北京遭遇了历史上罕见的重大自然灾害,经历了61年来最凶猛的一次强降雨,大雨压城考验着城市的应急管理机制。目前暴雨善后工作还在继续,台风“韦森特”又登陆广东带来狂风骤雨,三峡水库也迎来最大洪峰……当这些极端天气以越来越高的频率降临时,我们是否具备了抵御“极端”的能力?而在未来城市规划发展的过程当中,应对气候突发事件我们在哪些方面还需要重点加强呢?
国外应急管理体系怎么样?

德国:专业化和社会化力量有序配合

德国:专业化和社会化力量有序配合

德国首都柏林有350万人口,其职业消防力量是3500人。从全国来看,德国只有8200多万人口,目前整个国家的消防是10.5万人左右,还有8.8万多准志愿者。通过比例来看,这些人是专业化程度非常高的。准志愿者的事故培训和认证资格都非常严格,职业化程度非常高。一旦地方出现突发情况,这些力量完全可以应对,并且和职业力量一样发挥非常重要作用。这些职业力量有专门的编组,例如负责排水的,负责特种装备的等等。

一个国家,只有八千多万人口,而职业人口就达到10.5万的人口,再加上8万多的职业力量的志愿者和130万的准备志愿者。德国就是通过这样的一种专业化的力量和社会化的力量有序的衔接和配合,那么在整个的应急预案当中,为民众提供很好的服务和帮助。

[详细]

美国:州际互助合作,加强防范意识

美国:州际互助合作,加强防范意识

美国在经历了卡特琳娜飓风的教训之后,加强了立法的工作,同时也包括对美国州际合作的协议。美国州际合作协议是上个世纪90年代美国开始开展的应对各个州之间遇到重大灾害的协议,在此之后,美国达成了城市之间互助的协定。

另外,美国在城市的建设当中,也更加注意整个城市的避难场所和避难线路的建设,把一些风险提前告知市民,通过这种提前的预知让老百姓感受到风险,加强防范意识。在经历了311日本大地震海啸之后,美国人也开始学习日本在地震和海啸当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在总结自己工作的基础上,美国人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就是动用全社会的力量,来加强灾害的应对工作。

[详细]

日本:大街小巷都划有应急避难区域

日本:大街小巷都划有应急避难区域

日本首都从上世纪90年代初就开始了加强整个城市的防灾体系建设,这个过程持续了几十年的时间。1995年,日本遭遇了神户大地震,造成了6300人死亡,是一次非常惨重的城市性的灾害。从那以后日本就加强了整个城市的像东京都防灾圈的建设,开始以学区为核心,加强公共设施的防灾减灾能力,形成了区域的防灾圈,同时加强了整个城市的疏散线路、防灾场所的建设。

日本的政府办公地点、学校、企业大楼等地方都划有应急避难区域和收容场所,一旦发生自然灾害时,这些地点就会开辟出来供人们使用。在这些避难区域里面,一般都会备有避难物资,例如:手电筒、毛毯、食品等等。从这方面应该说,日本的国民对于类似灾害有很好的应对经验。

[详细]
北京的应急管理体系真没说的那么差

在这场大雨中,北京所作的努力也应该被我们看到

在今年入汛前,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公布了全市的58处积水点,并表示要在今年7月底前全部改造完成。只可惜天公抢在前,而且是空前的降雨量。不过八年的努力也没有白费。位于东四环的红领巾桥,过去因积水带来的“曝光率”曾远高于丰益桥,即使是平常降雨的水平,桥下也时常出现“没膝”、“及腰”深的积水。但今年汛期雨水不断,红领巾桥下却没有出现一次积水。奥秘就在红领巾桥泵站的投入使用——而这个泵站仅选址就费了多番周折,虽然选址压了东四环的规划红线,但因为别无选择,最终获得了特批。

[详细]

北京的应急管理体系真没说的那么差

北京的应急管理体系真没说的那么差

作为全国首都、特大城市,面对即将举办2008年奥运会的任务,北京规划和建立起独具特色的“三加二”应急管理模式。“三”是指市级应急管理机构、区县级应急管理机构和13个市级专项应急指挥部;“二”是指分设以“110”为龙头的紧急报警中心和以市长电话(设在市信访办)“12345”为统一号码的非紧急求助服务中心。

电力事故应急指挥部、建筑工程事故应急指挥部、交通安全应急指挥部、消防安全应急指挥部、防汛抗旱应急指挥部……北京市应急委下设的13个专项应急指挥部,各种突发公众事件都能在第一时间找到“归口”。

细心的人还会注意到,如今北京城里头的摄像头是越来越多了,十字路口、地下通道、重要公共场所……94%集中在金融单位、大学校园、饭店、宾馆、居民小区。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