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恩格斯致马克思 1857年9月18日

81.恩格斯致马克思 1857年9月18日

81.恩格斯致马克思 1857年9月18日

 

  马克思 恩格斯/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

伦敦

1857年9月18日星期五于赖德

亲爱的马克思:

来信是昨天下午收到的,太晚,来不及给《B》字头的条目再准备点什么;加之信到这里的时候,我在朴次茅斯,因此还失去了一些时间,不然我可以给你译出关于贝姆的摘录[注:见本卷第164-165页。——编者注]。你们那里似乎天气不好;这里一直晴朗,只是太热;上星期下过几场暴雨,但是雨停后天气始终是温暖而晴朗的。这里的气候的确好极了,这里的植物——凡是不需要十分强烈的阳光的——差不多都象在那不勒斯一样带有南方的特性。篱笆是月桂长成的。我的情况好多了,原有的疾病已经痊愈,任何腺体都不再发炎了,现在我只是让伤口愈合长好——这确是进展得很慢,——长满肌肉和脂肪。海水浴对我起了非常好的作用;我又能随意游泳了,这证明,我在治疗中获得了怎样的进步。我在博格诺尔访问了皮佩尔,——那是个非常可爱的地方,但是不能同赖德相比;我很想知道他能在那里呆上多久。他很走运,但是正因为这样他又恢复了自己是天才的念头;他把偶然的成功当作自己的功绩,而且已经把自己看作是博格诺尔的半个国王。星期日他将来此,施特芬可能也来。下星期我去布莱顿,再从那里乘船去泽稷,施拉姆来信说,他也打算去泽稷。那时你大概也能去布莱顿了,然后,如果工作能安排好,就同我一起去泽稷,海上旅行对你也是有益的。你看怎样?无论如何在星期二以前我还在这里,可能还要呆久些,——这要看情况。

关于贝姆我只能写下面一些材料:

“在伊加尼会战中贝姆统率炮队,以作战艺术和坚毅精神与占优势的俄国炮队作战而出名。在沃斯特罗仑卡会战中他仍担任旧职[注:炮兵少校。——编者注],再次率领炮队作战;当波兰军队的进攻最后被渡过那累夫河的俄军击退时,贝姆勇敢地将他全部火炮往前推进,以掩护波军退却。在这以后,他升为上校,不久又升为将军并被任命为波兰炮兵总司令。当俄军进攻华沙工事并占领了沃利亚的时候,贝姆用四十门火炮推向这个整个防线的主要筑垒据点,但是与他对抗的俄国炮队以优势兵力制止了波兰步兵再举进攻,而且迫使贝姆退却。”[170]

其余的是些极一般的事情。关于伊加尼我这里没有材料;这是一次不十分重要的战斗——保卫堤坝,这次保卫战也象平常一样,由于迂回而失败,关于四十门大口径火炮是不确实的,俄军在沃斯特罗仑卡撤退也不确实;这说的只能是猎兵和辅助人员或推进得过远的几个营。我上面所说的是贝姆的最顺利的情况,因为吉比奇不准追击。

非常感谢关于桥的资料。已完全够了。星期日或星期一将寄给你《会战〔Battle〕》、《Battery》以及我还能赶出的《B》字头的条目,其他的条目我一定努力去写。也就在这几天,我一看完缪弗林的著作[171],就给你寄上关于布吕歇尔的材料。

还有哪些法国将领和他们哪些功绩你认为需要详细论述的?请尽量多给我一些时间,因为我不能胜任连续两小时以上的工作。

你的  弗·恩·

注释:

[170]马克思在他与恩格斯合写的条目《贝姆》(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4卷第132—135页)中使用了恩格斯用英文写的关于贝姆的这个材料。——第168页。

[171]缪弗林《我的生活中的事件以及1813年和1814年战局回忆》1853年伦敦版(Müffling.《Passages  from  my  Life;together  with  Memoirs  of  the  Campaign  of  1813  and  1814》.London,1853)。从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摘录来看,他们使用的是缪弗林著作的上述英译本。该书德文第一版于1851年在柏林出版。——第168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9卷

责任编辑:岳丽丽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