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希·马克思致卡尔·马克思 1836年2月—3月初

亨利希·马克思致卡尔·马克思 1836年2月—3月初

  波恩
  [1836年2月—3月初于特利尔]
  亲爱的[卡尔:]
  虽然你象我所希望的那样,没有把你的情况描绘得诗意一般,但是,你终究还是使我们感到不安。至少我希望,令人痛心的经验应使你对自己的健康更加注意一些。要知道一个人除了纯洁的良心而外,健康就是他的最大财富,而青年时代的不良行为,漫无节制的、或者本身完全是有害的享乐,会可怕地进行报复的。金斯特尔先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令人痛心的例子。当然,他说不上有什么放荡行为,但是抽烟和喝酒损坏了他的本来就不怎么健康的肺部,因此他大概很难活过今年夏天了。他的一生充满着痛苦,我们将失去一个杰出的人。
  在类似情况下甚至连过度用功也是愚蠢的,相反,适度的运动,如散步或者甚至有时骑马,但不要狂奔,是非常有益的,而能做到心情舒畅,摈弃一切胡思乱想,那就更好。
  亲爱的卡尔,你这份账单十足是卡尔式的:简直乱七八糟,没有结算。要是账目比较简短,比较连贯,数字有规则地排成纵行,那么算起账来就很简便。一个学者也需要有条理,一个开业的法学家更需要如此。
  整个来说,我没有什么可表异议的,我只是认为,购买了大量书籍,尤其是大部头的历史著作,在目前是不恰当的,是一个累赘。
  你这次旅行[注:大概是去荷兰。——编者注],如对健康有益,那是适宜的,只是关于此事你应事先在信上提一笔。
  我虽然收到过你两次来信(你看,它们是屈指可数的),但还是不知道你的学习计划,而这点正是我所极感兴趣的。我看得出来,你没有修自然史专业,如果物理和化学真的讲授得不好,那么,你最好在柏林修完它们。不过,在我看来,听听官房学概论是适宜的,因为对将来必得要学的东西有个一般概念,总是件好事。
  顺便提一句,这里的格拉茨先生寄给我一封致瓦尔特先生的介绍信。我已附了一封信将介绍信寄给他,关于此事你是否已有所闻?这件事使我感到高兴,因为正好你挺喜欢这位教授。
  参加小型聚会[178]比起参加酒宴来,你可以相信,要使我满意
  
  得多。在这样的聚会中寻求快乐的青年人,当然是一些有教养的人,他们认识自己作为国家未来的优秀公民的价值也比那些以放荡不羁为其特长的人认识得更清楚。
  你不急于发表是做得对的。一个诗人,一个文学家,当前必须创作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如果他想要公开崭露头角的话。否则他就干脆向诗神们顶礼膜拜。这始终是一种博得女人欢心的高明手法。但是如果说初次露面大多是有决定意义的,那么这种情形首先适用于这些半神的人物。他们的与众不同之处应当在第一首诗中就表现出来,使每一个人都能立即看出他们的才华。我毫不掩饰地对你说:你的天分着实使我感到高兴,对它我寄予很多期望,但是,如果看到你成了一个平庸的诗人,我会感到伤心的。因此,你能做到的充其量就是让你的亲人们感到高兴。只有出类拔萃的人,才有权奢望得到那个拥有库勒的爱挑剔的社会的青睐,——诗人们才可能会说:“真是神灵”。
  再者,亲爱的卡尔,你打算把你的处女作首先拿来给我评论,我感谢你这个非常天真的想法,你这样做尤其是出于你的一番好意,因为你知道我是天生缺乏诗才的:我一生中甚至未能写出一首多少象样的诗,即使在初恋的那些甜蜜的日子里也是如此。现在我正考虑这件事,并且要看一看这会不会只是一句恭维话。
  亲爱的卡尔,在你的支出栏内没有提到你的旅费,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愿你用的不是从别人那里弄来的钱。
  随信寄来五十塔勒的现款,借此机会我要特别告诉你,你只应关心你的学习,你的费用不应超过必要的限度,你得放弃你今后的一切妄想。你想将来有朝一日成为你兄弟姐妹们的依靠这一愿望,真是太美了,太使一颗善良的心感到高兴了,以致我希望你打消这个念头。
  现在我再也没有什么话要说的了,我只是再次劝你要保重身体。再也没有比一个体弱多病的学者更为可怜的了,再也没有比亲眼看到自己用舍己精神培养起来的、大有希望的儿子日渐消瘦下去的父母更为不幸的了。要记住这一点。我只能向你的心灵呼吁,因为我相信,你的心灵是善良的、高尚的。热诚地紧紧拥抱你。
  你的父亲
  马克思
  [母亲的附笔]
  我非常喜欢的、亲爱的卡尔:你的病使我们感到很忧伤,不过我希望并祝愿你身体得到康复。虽然我为可爱的孩子们的健康揣揣不安,但我还是相信,亲爱的卡尔,要是你能合理安排自己的生活,你一定会长寿的。不过为此你应当设法去掉一切可能对你有害的习惯。不要急躁,不要喝过多的酒或咖啡,不要吃辣椒,不要食用过多的胡椒或香料,不要抽烟,不要迟睡,要早起。亲爱的卡尔,感冒也要提防。在健康没有完全恢复之前,不要跳舞。亲爱的卡尔,我装作了一个医生的样子,大概你会觉得可笑。但你不知道,做父母的对自己子女的病多么关心,它已给我们带来了多少痛苦的时日。只要你们孩子们的身心全都健康就行了,别的什么我也不用操心。你亲爱的爸爸,谢天谢地,整个冬天身体都很好,工作也很不少。我们大家也都一直很好。
  你喜欢我的故乡城市[注:尼姆韦根。——编者注]吗?它的环境十分幽美,我希望它能激起你的灵感,为你写诗提供素材。亲爱的卡尔,望速回信。信宁可写得短一些,但不要拖得太久。再见。我在心里头吻你,亲爱的卡尔。
  你的疼爱你的母亲
  罕丽达·马克思
  第一次发表于《马克思恩格斯全集》1929年国际版第1部分第1卷第2分册
  原文是德文
  注释:
  [178]马克思在波恩加入了青年诗人小组。该小组的创始人之一特利尔中学学生约翰·米夏埃尔·比尔曼因创作革命歌曲而被起诉。这个有艾曼努埃尔·盖贝尔和卡尔·格律恩参加的小组同哥丁根诗人小组有联系,哥丁根诗人小组的主要成员有泰奥多尔·克罗伊采纳赫、摩里茨·卡利埃尔和卡·路·贝尔奈斯。两个小组曾打算共同出版《缪斯文艺作品选》。——第836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0卷
  
本文关键词: 马恩第三十一卷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