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步

第二步

  第二步  
  
  (1905年3月23日〔4月5日〕)  
  
  我们在《前进报》第11号上曾对脱离党的党总委员会所迈出的第一步表示欢迎。[注:见本卷第332—337页。——编者注]我们曾经自问:总委员会是否有足够的智慧和诚意沿着新的道路迈出第二步呢?现在我们刚刚从俄国得到消息,说中央委员会已经迈出了第二步。下面就是可以立即公布的有关这个问题的文件。  
  
  (1)1905年3月4日中央委员会告全党书  
  
  告全党书  
  
  同志们!俄国革命已经开始了!革命的序幕已雄辩地证明,城市无产阶级是决定革命结局的最主要的力量。但是,要使革命的结局加速到来,使人民群众的革命斗争富有计划性,特别是尽可能地使革命的结果有利于无产阶级,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我们党的力量和它的组织的实际状况。历史要求我们党对俄国无产阶级,对我国全体人民,以及对全世界无产阶级担负政治上和道义上的责任。在目前这种状况下,我们党是不能担负起俄国社会民主党力所能及的和必须担负的责任的。中央委员会认为,在目前时期,用手头现有的文件阐明个别有名望的党员、有影响的小组和整个党的机关在党内活动中有几分是出于深刻的政治动机,有几分是出于知识分子的浅见,这既不合时宜又徒劳无益——总之,暂且撇开在严重瓦解党的活动中过错在谁和过错大小的问题,中央委员会由于意识到自己所肩负的责任的重大,特向全党声明如下:它决心尽自己的一切力量来保证党的必要的统一,防止党的完全分裂。革命的发展几乎每天都向社会民主党提出一系列的新问题。其中很多问题,我们的策略几乎都没有作出规定,因为我们的策略主要是为适应“和平”时期制定的。另外一些问题在党的过去的经验中根本找不出答案来,因为这些问题是由刚刚出现的新的情况提出来的。当然,党的文献是在提供帮助,但是从完备、统一和公认的可靠性方面来看,它的答复并不是常常都能使地方工作者感到满意。最近时期,在非正式的代表会议之后联合起来的、为数相当多的委员会,对根据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所通过的党章建立起来的中央机关,采取了不信任的政策;它们已建立了自己的机关报和自己的中央机关,现在它们正在筹备自己的代表大会。最后,今年夏天是党章所规定的召开第二次(例行)代表大会的时刻,根据上述情况,中央委员会认为在最近的将来召开全党代表大会是防止分裂的唯一的和最后的手段。  
  
  中央委员会确信,代表大会无论在研究当前的政治时局向党提出的最重大的任务方面,或是在达到党的真正牢固的统一方面,是否能进行有成效的工作,这将完全取决于出席代表大会的代表是否能全面而充分地代表所有较重要的和有影响的派别。中央委员会为了保证充分的代表性,决定根据党章的规定,广泛行使自己的权利,邀请有发言权的同志出席代表大会。鉴于使党受到损害的那些纠纷在某些地方已经造成了一些较重要的小组与委员会的直接决裂,而有些地方则造成了各委员会和各外层组织的严重对立,中央委员会建议下列组织派遣自己有发言权的代表出席代表大会:(1)今年3月1日以前脱离各委员会的一切小组,(2)各大工业中心的一切外层组织,在这些工业中心,在委员会的活动地区里至少有20000名工人,而外层组织的半数以上的成员在选举出席代表大会的代表问题上会对地方委员会表示不信任。  
  
  附注:中央委员会建议,在这种场合下,只有参加一个分委员会组织并在委员会的领导与监督下积极地进行宣传、鼓动、组织、写作、出版和散发书刊等革命工作的同志,方可被认为是外层组织的成员。其次,根据党章规定,全党代表大会由党总委员会召开,因此,中央委员会除了要求党的各地方委员会赞同召开第三次代表大会(这是目前保证党的统一的唯一手段)外,还将通过自己在党总委员会中的代表支持自己关于立即召开代表大会的决定,并马上采取一系列的实际准备措施。此外,中央委员会声明,它愿尽自己的一切力量吸收为召开代表大会在一些委员会倡议下成立的“组织局”参加召开代表大会的工作,而组织局的准备工作将会加快和促进代表大会的召开。  
  
  附注:吸收所谓“多数派”委员会的“组织局”参加召开代表大会的准备工作的详细办法,应当通过相互协商制定。鉴于立即召开全党代表大会是防止分裂和建立党的真正统一的最后手段,而且只有这种统一才能够使我们获得必要的力量去完成摆在俄国社会民主党面前的伟大任务,中央委员会号召全体党员积极行动起来,为立即召开的代表大会作好准备。  
  
                                                                         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  
  
                                                                                            1905年3月4日  
  
  (2)1905年3月6日中央委员会给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的信。  
  
  中央委员会于3月4日决定向党的各地方委员会发出准备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的号召,它自己这方面决定采取措施尽可能在最短时间内召开代表大会。  
  
  鉴于全党代表大会的成功和它的尽快召开都取决于现在拥护召开代表大会的所有的同志和组织的最大限度的齐心协力的工作,中央委员会向所谓“多数派”委员会的组织局建议在这个问题上互相协商,并为尽快召开代表大会和使它最充分地代表全党而共同努力。  
  
                                                                         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  
  
                                                                                          1905日年3月6日  
  
  (3)1905年3月12日中央委员会和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联合发出的告全党书。  
  
  告全党书  
  
  中央委员会和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倡议召开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特向一切党组织宣布,鉴于迫切需要立即召开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以确定党的总策略和实现党的组织上的统一,它们根据如下原则就共同组织代表大会达成了协议:  
  
  (1)代表大会的召开是以中央委员会和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的宣言中阐明的纲领为基础的,根据那些纲领制定出如下议事日程:  
  
  (a)代表大会的组成,(b)党的策略问题,(c)党的组织的问题:(1)各中央机关的组织,(2)各委员会的组织,(3)党的各个机关和它们的各个部门之间的相互关系,(d)报告,(e)选举。  
  
  (2)凡按第二次代表大会的党章的规定有权参加代表大会并享有表决权的党组织,均被邀请出席代表大会(即高加索四个委员会,莫斯科委员会,彼得堡委员会,特维尔委员会,图拉委员会,下诺夫哥罗德委员会,北方委员会,基辅委员会,敖德萨委员会,叶卡捷琳诺斯拉夫委员会,哈尔科夫委员会,顿河区委员会,沃罗涅日委员会,尼古拉耶夫委员会,萨拉托夫委员会,萨马拉委员会,西北委员会,波列斯克委员会,阿斯特拉罕委员会,同盟;顿涅茨联合会,克里木联合会,乌拉尔联合会和西伯利亚联合会[注:关于里加委员会,斯摩棱斯克委员会,库尔斯克委员会,奥廖尔-布良斯克委员会·喀山委员会,克列缅丘格委员会,伊丽莎白格勒委员会和库班委员会,见中央委员会和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的协定第3条。]),所有其余享有发言权的组织也被邀请与出席。  
  
  (3)承认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在这以前为召开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所进行的组织工作。  
  
  (4)关于召开代表大会的下一步工作,由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和中央委员会通过他们共同组成的组织委员会进行。  
  
  (5)中央委员会和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认为党总委员会在《火星报》第89号上公布的反对召开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的决定,不能成为停止代表大会的筹备工作的理由。  
  
                                                                                           1905年3月12日  
  
  中央委员会和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在同一天,即1905年3月12日签定的协定暂不公布。  
  
  ***  
  
  这样看来,我们可以庆祝道义上的完全胜利了!俄国国内战胜了国外派。党性战胜了小组习气。中央委员会在最后一分钟看到,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召开的代表大会是真正的党的代表大会,于是便参加了这个代表大会的工作。中央委员会在最后一分钟终于拿出应有的足够的勇气,放弃反党的政策并且起来反对国外总委员会。根据我们的党章,代表大会应由总委员会召开,而不是由中央委员会召开。因此,从法律上来说,中央委员会关于这个问题的任何声明和协定都是完全无效的。但是,当总委员会违反党章并规避向代表大会报告工作的时候,各委员会不仅可以甚至应当主动提出召开代表大会,而中央委员会承认了一些委员会选出的常务局,这就表明它不愿仿效脱离党的党总委员会的倒霉榜样。  
  
  我们现在不能对中央委员会和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的协议中的具体问题发表意见。当然,所有这些问题,以及代表大会的议事日程和代表大会的成分等等问题,只能由代表大会自己解决。因此,我们只能预祝代表大会成功,并号召全体同志立即积极行动起来,投身到全面准备代表大会的工作中去。最后我们还要重复一下我们在《前进报》第11号上说过的话:“……我们现在终于真正找到一条摆脱危机的比较直接而明确的道路。”[注:见本卷第337页。——编者注]  
  
  载于1905年3月23日(4月5日)《前进报》第13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9卷第367—371页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