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抵制国家杜马?(1906年1月)

要不要抵制国家杜马?(1906年1月)

  要不要抵制国家杜马?——“多数派”的行动纲领(1906年1月)  
  
  工人阶级的政党俄国社会民主工党正在统一起来。党的两个部分正在进行合并,并且正在筹备已经宣布召开的党的统一代表大会。  
  
  然而党的这两个部分在国家杜马问题上还存在着意见分歧。全体党员对这个问题都应该有明确的了解,这样才能自觉地选举统一代表大会的代表,才能按照全体党员的意愿而不是仅仅按照目前的党的中央机关和地方机关的意愿来谋求争论的解决。  
  
  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都一致认为现在的杜马是人民代表机关的一个可怜的冒牌货,应该反对这种骗局,应该为准备武装起义来召开由全体人民自由选出的立宪会议。  
  
  争论的焦点是对待杜马的策略问题。孟什维克说:我们党应该参加初选人和复选人的选举。布尔什维克说:应该积极抵制杜马。我们在这份传单中所要阐述的是布尔什维克的观点,布尔什维克在最近召开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26个组织的代表会议上通过了一个反对参加选举的决议[注:见本卷第149—150页。——编者注]。  
  
  积极抵制杜马是什么意思呢?所谓抵制就是拒绝参加选举。无论杜马代表的选举,还是复选人或初选人的选举,我们都不参加。所谓积极抵制并不是简单地置身选举之外,而是广泛地利用选举集会来进行社会民主党的鼓动工作和组织工作。所谓利用这些集会,就是既通过合法的手段(进行选民登记)也通过非法的手段参加这些集会,在会上阐述社会主义者的全部纲领和观点,揭露杜马的全部虚假性,号召为召开立宪会议而斗争。  
  
  我们为什么拒绝参加选举呢?  
  
  这是因为,如果参加选举,我们就会无意中增强人民对杜马的信任,从而削弱我们反对冒牌人民代表机关的斗争力量。杜马不是议会,而是专制政府的一个诡计,我们应该揭穿这个诡计,拒绝参加任何选举。  
  
  这是因为,如果我们认为可以参加选举,我们就应该参加到底,一直到选举杜马代表为止。资产阶级民主派,例如《国民经济》[87]的霍茨基,都劝我们为了这个目的而同立宪民主党人达成竞选协议。但是现在所有的社会民主党人,无论布尔什维克还是孟什维克,都拒绝同他们达成协议,都了解到杜马不是议会,而是警察当局的新骗局。  
  
  这是因为,我们现在不能由于参加选举而给党带来好处。没有鼓动的自由。工人阶级的政党受到歧视。它的代表被非法逮捕,它的报纸被查封,它的集会被禁止。党在选举中不能合法地打出自己的旗帜,不能公开提出自己的候选人,因为不想把他们交给警察局。在这种形势下,革命地利用不进行选举的集会,要比参加进行合法的选举的集会更能够达到我们进行宣传鼓动和组织工作的目的。  
  
  孟什维克拒绝参加杜马代表的选举,可是愿意参加初选人和复选人的选举。这是为什么呢?是为了可以由这些人建立一个人民的杜马,或者建立一个类似全俄工人(和农民)代表苏维埃那样的自由的不合法的代表机关吗?  
  
  我们对此有不同的看法,既然需要的是自由选出的代表,那么为什么在选举这些代表的时候还要考虑到什么杜马呢?为什么要让警察局弄到我们的初选人的名单呢?既然原来的工人代表苏维埃还存在(例如在彼得堡),那为什么还要按新的方式来建立新的工人代表苏维埃呢?这样做是无益的,甚至是有害的,因为这样做会使人们产生不正确的幻想,似乎这些正在衰落和瓦解的苏维埃通过新的选举,而不必通过重新准备起义和扩大起义就可以活跃起来。为了达到起义的目的而规定在合法日期进行合法的选举,这简直太可笑了。  
  
  孟什维克把各国社会民主党人都参加议会、甚至参加最坏的议会当作借口。用这个作借口是不对的。要是议会,那我们也同样参加到底。但孟什维克自己也明知杜马不是议会,他们自己也拒绝参加杜马。有人说,工人群众已经厌倦了,希望趁合法选举的机会喘一口气。然而党不能够也不应该根据某些中心地区工人的暂时的厌倦情绪来确定自己的策略。这样做就是毁灭党,因为厌倦的工人只会使一些损害党的威信的没有党性的人当选。应该顽强地、耐心地进行自己的工作,珍惜无产阶级的力量,同时也不要丧失信心,要相信情绪低落是暂时的,工人一定会比在莫斯科更加坚强、更加勇敢地行动起来,一定会把沙皇杜马扫除掉。让那些思想不开展的和愚昧无知的人去参加杜马吧,党决不会把自己的命运同这一帮人联系在一起。党要对他们说:你们亲身的生活经验会证实我们的政治预言是正确的。你们会通过亲身的经验看到这种杜马是怎样的骗局,在你们认清了党的忠告是正确的以后,你们就会回到党这一边来的。  
  
  孟什维克的策略是自相矛盾和前后不一致的(参加选举,但是不参加杜马的选举)。这种策略对于一个群众性的党是不合适的,因为它不是给人们一个简单明了的答案,而是给人们一个含混不清、模棱两可的答案。这种策略是不切实际的,因为如果初选人名单落到警察局手里,党就会遭到严重的损失。最后,这种策略事实上是行不通的,因为如果孟什维克在集会上提出我们的纲领,结果势必变为非法地利用不进行选举的集会,而不是参加合法的选举。由于存在警察的迫害,必然会迫使参加集会的孟什维克从孟什维克的参加选举的策略转向布尔什维克的革命地利用集会的策略。  
  
  打倒杜马!打倒警察当局的新骗局!公民们!用重新准备武装起义来纪念莫斯科殉难的英雄们!自由选举出来的全民立宪会议万岁!  
  
  这就是我们的战斗口号。也只有积极抵制的策略才是符合这些口号的。  
  
  1906年1月作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和统一的中央委员会的传单刊印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12卷第158—161页

  【注释】
  
  [87]《国民经济》(《Народное Xозяйство》)是《我们的生活报》被查封期间(1905年12月15日(28日)—1906年1月21日(2月3日))为继续出版而用的名称,编辑部仍是原班人马。共出了31号。——14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