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加米涅夫在中央执行委员会上关于斯德哥尔摩代表会议的发言[49]

论加米涅夫在中央执行委员会上关于斯德哥尔摩代表会议的发言[49]

8月6日加米涅夫同志在中央执行委员会上关于斯德哥尔摩代表会议的发言,不能不引起忠于自己的党、自己的原则的布尔什维克的反击。

加米涅夫同志在发言一开始就作了正式的声明,从而使他的发言具有骇人听闻的性质。他声明发言只代表个人,“我们的党团没有讨论过这个问题”。

第一,从什么时候起,在一个有组织的政党内个别党员能够“代表个人”对重要问题发表意见?既然党团没有讨论过这个问题,加米涅夫同志就没有权利发言。这是从他的发言中得出的第一个结论。

第二,加米涅夫同志有什么权利忘记党中央关于反对参加斯德哥尔摩代表会议的决定?这个决定如果没有被代表大会或中央新的决定所取消,它就仍然是党的法 律。如果这个决定取消了,那么加米涅夫同志就不能不提到这件事,就不能这样说:“我们布尔什维克以前一直对斯德哥尔摩代表会议抱否定态度。”

结论还是一样:加米涅夫不仅没有权利发言,而且他还公然违反党的决定,公然发言反对党,破坏党的意志,因为他只字不提他必须遵守的中央的决定。而这个决 定当时在《真理报》上登载过,甚至还补充说,如果齐美尔瓦尔德代表会议主张参加斯德哥尔摩代表会议,我党代表就要退出齐美尔瓦尔德代表会议。[注:参看 《列宁全集》第2版第30卷第66页。——编者注]

加米涅夫没有正确地说明布尔什维克“以前”对参加斯德哥尔摩代表会议抱否定态度的理由。他没有提到:社会帝国主义者将参加这次会议;对革命的社会民主党人来说,同这种人交往是可耻的。

不管多么令人痛心,也必须承认:经常弄错事情的斯塔罗斯京表述革命的社会民主党的观点,要比加米涅夫高明一千倍,正确一千倍,恰当一千倍。同社会帝国主义者、部长们、俄国屠杀政策的帮凶们一起开会,——这是耻辱和背叛。根本谈不上什么国际主义。

加米涅夫提出的论据实质上是要“改变”我们对斯德哥尔摩代表会议看法,但这些论据无力到了可笑的地步。

加米涅夫说:“我们明白了,从现在〈??〉起斯德哥尔摩代表会议不再〈??〉是帝国主义国家手中的盲目工具了。”

这是谎话。没有一点事实根据,加米涅夫也举不出什么重要的事实。英法社会帝国主义者不参加斯德哥尔摩代表会议,而德国社会帝国主义者参加了,难道这是根 本的变化吗??从国际主义者的观点看来,难道这算是一个变化吗?莫非加米涅夫已经“忘记了”我们党的代表会议(4月29日)就丹麦社会帝国主义者的邀请这 件完全相同的事情所作的决定?[注:见《苏联共产党代表大会、代表会议和中央全会决议汇编》1964年人民出版社版第1分册第442—444页。——编者 注]

据报纸报道,加米涅夫还说:“在斯德哥尔摩的上空开始飘扬革命的大旗,在这面旗帜下全世界无产阶级的力量正在动员起来。”

这是充满了切尔诺夫和策列铁里精神的最空洞的豪言壮语。这是弥天大谎。不是革命的旗帜,而是勾结、妥协的旗帜,是赦免社会帝国主义者、让银行家谈判瓜分兼并的土地的旗帜,——事实上正是这样的旗帜在斯德哥尔摩上空开始飘扬。

对全世界负有革命的国际主义义务的国际主义者政党,决不能去迎合俄国的和德国的社会帝国主义者的阴谋勾当,去迎合资产阶级帝国主义政府中的部长们——切尔诺夫、斯柯别列夫之流的阴谋勾当而败坏自己的名誉。

我们已决定建立第三国际。我们应该不顾一切困难来实现它。决不后退一步,决不迎合社会帝国主义者和社会主义倒戈分子的勾结行为!

载于1917年8月16日(29日)《无产者报》第3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34卷第70—72页

【注释】

[49]1917年4月,同德国社会沙文主义者有联系的丹麦社会民主党人弗·伯格比尔来到彼得格勒,以丹麦、挪威、瑞典三国工人党联合委员会的名义,建 议俄国各社会党参加定于1917年5月在斯德哥尔摩召开的有关签订和约问题的各交战国和中立国国际社会党代表会议。4月23日(5月6日),伯格比尔在彼 得格勒苏维埃执行委员会会议上作报告,公然声称德国政府“会同意”德国社会民主党在社会党代表会议上将要提出的媾和条件。4月25日(5月8日),执行委 员会听取各党派有关这一问题的声明。布尔什维克宣读了四月代表会议在当天通过的《关于伯格比尔的建议的决议》(见《苏联共产党代表大会、代表会议和中央全 会决议汇编》1964年人民出版社版第1分册第442—444页),表示坚决反对参加这一会议。执行委员会最后通过了孟什维克提出的决议,根据这个决议, 彼得格勒苏维埃执行委员会将承担召集代表会议的发起工作并将为此成立一个专门委员会。苏维埃全会批准了这一决议。

8月6日 (19日),在中央执行委员会会议讨论关于筹备召开斯德哥尔摩代表会议的问题时,列·波·加米涅夫发言认为必须参加这个会议,并说应重新审查布尔什维克关 于这个问题的决定。加米涅夫发言后,布尔什维克代表彼·伊·斯塔罗斯京当即指出加米涅夫发言只代表他个人,布尔什维克党团对这个会议的态度没有改变。8月 16日(29日),布尔什维克党中央委员会讨论了斯德哥尔摩代表会议问题,重申了不参加这次代表会议的决定。斯德哥尔摩代表会议后来没有开成。

列宁对加米涅夫这次发言的批评,除这篇文章外,还见他在1917年8月17日(30日)给中央委员会国外局的信(《列宁全集》第2版第47卷)。——[66]。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