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1869年11月18日

马克思,1869年11月18日

  在本星期二,我宣布开始讨论第一个问题:不列颠政府对爱尔兰人大赦问题的态度。在与会者一片热烈的赞同声中我讲了约1小时15分钟的话[171],然后就这个问题提出了如下的决议案:

  决定:

  格莱斯顿先生在答复爱尔兰人要求释放被囚禁的爱尔兰爱国分子时(这一答复见格莱斯顿先生给奥谢先生等的信),有意地侮辱了爱尔兰民族;

  他提出的实行政治大赦的条件,无论对于坏政府手下的牺牲者或对于这些牺牲者所代表的人民,都同样是一种侮辱;

  格莱斯顿身为政府官吏,曾经公开而郑重地表示欢迎美国奴隶主的暴动[172],而现在却向爱尔兰人民宣传消极服从的学说;

  格莱斯顿先生对爱尔兰人大赦问题的全部政策,十足地、彻底地表现了他先前曾慷慨激昂地加以揭露因而推翻了他的政敌托利党的内阁的那种“征服政策”;[173]

  国际工人协会总委员会对爱尔兰人民勇敢坚决而高尚地要求大赦的运动表示敬佩;

  本决议应通知欧美各国的国际工人协会的所有支部以及所有同它有联系的工人组织。

  {注意}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2卷第373—374页

  {注意妙!}

  {第206—207页:马克思关于爱尔兰的决议案。}

  注释:

  [171]马克思关于不列颠政府对被囚禁的爱尔兰人的政策的发言,是1869年11月16日和23日在总委员会的两次会议上作的,由总委员会书记约·格·埃卡留斯写在记录簿中(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6卷第664—669页)。

  列宁在《论民族自决权》一文中全文引用了马克思关于爱尔兰的决议案(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25卷第268—269页)。——116。

  [172]指威·尤·格莱斯顿1862年10月7日在纽卡斯尔的演说。他在这次演说中向发动美国内战(1861—1865)的南部蓄奴州同盟的总统杰·戴维斯致敬。演说发表于1862年10月9日的《泰晤士报》。——11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