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社会党国际局反战通告上作的批注(1912年10月5日〔18日〕以前)

在社会党国际局反战通告上作的批注(1912年10月5日〔18日〕以前)

  在社会党国际局反战通告上作的批注(1912年10月5日〔18日〕以前)


  这是一个重要文件:社会党国际局反战通告[168]。可以看作布鲁塞尔的来信。


  国际反对战争。


  或是:工人党国际局反对战争。


  土耳其和巴尔干国家的社会党发表了反对战争的共同宣言,并且执行了斯图加特(1907年)和哥本哈根(1910年)国际代表大会的决议,他们就应当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来尽快地和平解决当前的冲突问题进行了磋商。


  ……在笼罩着巴尔干的混乱不安中,只有社会主义才有益于普遍和平。


  东方国家的社会党人,不管经受多么厉害的折磨,不管自己人数多么少(在落后的资本主义国家里这是很自然的),他们却毫不动摇地在街头和议会里呼吁和平,反对资本家阶级人为地煽动战争的企图。


  在塞尔维亚的“议会”里,拉普切维奇和卡茨列罗维奇这两个社会党代表,一致反对整个资产阶级,激烈抗议战争。


  在保加利亚的人民“议会”里,唯一的一名社会党代表萨卡佐夫,独自一人再次反对整个资产阶级,发言拥护和平。当他走出议会时,却遭到沙文主义匪徒的袭击和枪杀。


  在奥地利这个特别关注巴尔干形势的国家里,社会党人无论在集会上和议会里都一贯坚持主张实行民主的对外和对内政策,这种政策的基础是民族自治,它竭力避免可能导致普遍战火的内部磨擦。


  社会党国际局执行委员会在它的1911年11月的宣言里指出了这种扩大战火的可能性。这个宣言是由于国际社会党人抗议的黎波里塔尼亚战争而在当时发表的。宣言指出,意大利的侵略行为会有其必然的后果。同这一行动本身有着必然联系的是摩洛哥的胜利和几个大国的侵略。这些大国现在似乎想在巴尔干各国阻止它们自己容忍过、煽动过、甚至已在北非干过的那种事情。


  所有这一切都被资本主义体系这一链条的各个环节联系着。如果摩洛哥能使的黎波里发动侵略,如果的黎波里能够在巴尔干动员起来,那么明天我们就会看到其他的动员。当然,军事预算就会不断增涨。


  1910年,军事预算已达到115亿法郎(约450万卢布)。从1910年到1911年,军事预算的数字上升了5亿,而1912年,我们看到,英国又为海军拨款数百万。奥匈帝国声称,它的军费应当达到45000万。


  军国主义的不断发展,只能加速灾难的到来。这就是国际社会主义运动不断地发出反对战争野蛮行为的呼声的原因。


  国际局执行委员会声明,它同巴尔干国家的社会党人一起,反对武装侵略,争取裁军,争取通过仲裁法庭来解决国与国之间的争端。


  附言:如果不准刊登,则建议把“社会主义”一词统统删去,只留下“国际局”和“工人党”。


  译自《列宁文集》俄文版第39卷第85—86页


  注释:


  [168] 指社会党国际局关于第一次巴尔干战争的通告。通告是由娜·康·克鲁普斯卡娅译成俄文的。通告连同列宁的批语都寄给了《真理报》编辑部。但该报没有刊登。


  第一次巴尔干战争(1912年10月—1913年5月)是土耳其和巴尔干同盟各国——保加利亚、塞尔维亚、门的内哥罗和希腊——之间的战争,以土耳其战败告终。双方于1913年5月签订了伦敦和约,根据条约,土耳其几乎全部丧失了它在巴尔干的属地,阿尔巴尼亚人民获得独立。列宁认为第一次巴尔干战争“是亚洲和东欧中世纪制度崩溃的一系列世界事件中的一个环节”(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23卷第39页)。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