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威·李卜克内西《纪念卡尔·马克思》一书上作的批注[298](1914年11月1日〔14日〕以前)

在威·李卜克内西《纪念卡尔·马克思》一书上作的批注[298](1914年11月1日〔14日〕以前)

  在威·李卜克内西《纪念卡尔·马克思》一书上作的批注[298](1914年11月1日〔14日〕以前)


  [90] 现在在对你的问题的回答中作两点说明。我们的小埃德加尔(穆希)生于1847年(但我不能十分肯定),死于1855年底。“小福克斯(“F?xchen”)”·亨利希生于1849年11月5日,两岁左右就死了。我的小妹妹弗兰契斯卡生于1851年,还在童年时,约11岁就死了……[299]


  [91] 摩尔的父亲(摩尔深得父亲的喜爱)倒是一个18世纪真正的“法国人”。他对自己的伏尔泰和卢梭非常熟悉,正如老威斯特华伦熟悉自己的荷马和莎士比亚一样。摩尔惊人的知识渊博,无疑在很大程度上是这种“遗传”影响的结果……”


  [92] 你问,我祖父是否在摩尔降生前就已经受了洗礼?我想,是的,但我不能确有把握地肯定。他作为18世纪的一个伏尔泰信徒,之所以要接受这样的仪式,是因为不这样做就不许他当律师。而他已经是律师了,当时摩尔,即第二个孩子,已经降生了。你大概知道,摩尔的母亲娘家姓普勒斯堡,是荷兰的犹太人。16世纪初,“普勒斯堡家族”——他们的姓因普勒斯堡城而得名——迁居荷兰,在这里普勒斯堡家族的男人们几个世纪以来都做拉比[300]。摩尔的母亲说荷兰话,直到去世她的德国话还说得不太好,不太流利……


  译自《列宁文集》俄文版第40卷第301页


  注释:


  [298] 列宁在《卡尔·马克思(传略和马克思主义概述)》一文中把威·李卜克内西的《纪念卡尔·马克思》一书(1896年纽伦堡版)称作马克思传记方面最重要的书籍之一(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26卷第89页)。


  该书第90—92页引用的是马克思的女儿爱琳娜·马克思-艾威林给李卜克内西的信,信中答复了他向她提出的问题。——513。


  [299] 这里说的日期不确切。埃德加尔死于1855年4月6日;亨利希死于1850年11月19日,当时才一岁多;弗兰契斯卡生于1851年3月28日,死于1852年4月14日,比亨利希多活了几天。——51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