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马和人民1906年6月10日〔23日〕

杜马和人民1906年6月10日〔23日〕

杜马和人民(1906年6月10日〔23日〕)

社会民主党的国家杜马代表拉米什维里同志 的演说中有一些非常正确的意见,这些意见正确地确定了社会民主党的策略。演讲人不仅以无产阶级的真正代表的魄力痛斥了大暴行制造者的政府,不仅把政府的代 表称为“人民的敌人”(立宪民主党杜马的主席限制言论自由的新尝试引起了极左派正当的抗议[127]),而且在演说结束时还提出了杜马与人民的关系这个总 的问题。

请看社会民主党的代表对这个问题是怎样说的:

“最后我要指出,人民是拥护我们的。实际 生活中发生的,是某种和我们在这个大厅里所做的不同的事情。那里完全是另一种气氛,而这里气氛要缓和得多,这里情绪比较温和。也许再过一个月我们就将自己 决定自己的事情……对于周围发生的事情,实际生活说得比我们在这里说得响亮得多。我是说,我们处在政府和人民之间。杜马是一个危险的地方。向左转或向右 转,就意味着同某人和解或同某人决裂……但是不应当忘记,人民自己会做到杜马因动摇和不坚定而不能做到的事情。我是说,人民的情绪与我们这里的情绪不 同……”

我们用黑体把这篇演说中特别重要的地方标出来了。演说中正确地指出,实际生活比杜马说得响亮得多,实际生活中没有这 样“温和”,“人民的情绪不同”。这些都是完全正确的。而从这里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些说人民支持杜马的人是不正确的。人民现在已经走在杜马前面,说得更 响亮,表现得不那么温和,斗争得更有力。这就是说,社会民主党只有这样确定自己的任务才是正确的,即要向最广大的人民群众说明,杜马只是怯懦地、半吞半吐 地表达人民的要求。只有这样提出社会民主党的策略问题,才能使无产阶级政党不对立宪民主党的动摇负责。只有这样提问题,同时充分估计农民群众的觉悟和决心 的发展程度以及准备程度,才能胜任当前的伟大任务,关于当前这个时刻,经选举产生的社会民主主义无产阶级的代表直截了当地说:“也许再过一个月我们就将自 己决定自己的事情”。而为了能够决定自己的事情,现在就必须完全屏弃求得“温和的”结局的各种骗人的或轻率的尝试。

拉米什维 里同志从高高的杜马讲坛上指出:“杜马是一个危险的地方”,这是完全正确的。为什么呢?因为杜马表现出“动摇和不坚定”。而在这样的时刻,即也许再过一个 月人民就将自己决定自己的事情的时刻,表现出动摇和不坚定,那简直是犯罪。在这样的时刻,谁表现出这些品质,不管他的心意如何真诚,都必然会陷入最虚伪的 境地。在这样的时刻,由于我们所处的一切经济条件和政治条件,人民同旧政权的决斗必然会发展起来,这是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凡是在这个日益迫近的斗争 面前动摇不定的人,的确都不得不“同某人和解或同某人决裂”。立宪民主党人正处在这样的地位。自由派资产阶级正在收割它多年来播种的东西,即由它表里不一 和动摇不定的政策以及从革命投向反革命的行为导致的结果。同旧政权和解就是同进行斗争的人民决裂。同旧政权决裂则是同进行斗争的人民和解所必需的。

杜马中的多数过去和现在都尽了一切力量来确定自己在这次不可避免的抉择中的立场。这个立宪民主党(就某一部分来说甚至比立宪民主党更坏)的多数的政策中 的每一步骤,都是在准备同进行斗争的人民决裂,同旧政权和解。有人会反驳我们说,这些步骤是微不足道的。我们要回答说,但这是实际政策中的一些实际步骤。 这些步骤符合自由派资产阶级的一切根本的阶级利益。立宪民主党提出的由旧政权任命杜马内阁的要求,无疑也正是具有这种“温和的”性质。

我们要不厌其烦地反复说明:工人政党支持这种要求是荒谬的和有害的。其所以荒谬,是因为只有走在怯懦的杜马前面的人民的斗争,才能真正削弱旧政权。其所 以有害,是因为它会欺骗和搞乱人心。昨天我们曾经指出,《信使报》的同志们说立宪民主党的法律草案是荒谬的和有害的,这是完全正确的[注:见本卷第211 —214页。——编者注]。但是今天我们要对这些同志表示惋惜,因为他们竟主张支持杜马内阁,即支持实施这些荒谬而有害的法律草案的内阁!

下一次我们也许还可以更详细地谈谈《信使报》的这些动摇。现在只指出这些动摇就够了,因为在这样重要的时刻表现动摇这个事实本身,就说明了动摇者的立场太不坚定了。

载于1906年8月11日《前进报》第15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13卷第215—217页

【注释】

[127]这里说的是1906年6月9日(22日)国家杜马第二十四次会议上的一个插曲。司法大臣和内务大臣在前一天回答了杜马关于沃洛格达、卡利亚津 和察里津大暴行的质询。社会民主党代表伊·伊·拉米什维里就这件事发言说:“人民的代表和人民的敌人昨天在这里面对面地相遇了……”杜马主席谢·安·穆罗 姆采夫当即打断发言,声称“须要放弃‘人民的敌人’这种用语,这是一个过于厉害的用语”。杜马主席的这一做法引起了极左派席位上一片喊声:“讲下去,请不 要打断发言!”——215。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