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队和人民1906年7月2日〔15日〕

军队和人民1906年7月2日〔15日〕

  军队和人民(1906年7月2日〔15日〕)  
  
  各报仍在继续发表关于军队中的运动的各种各样的消息。现在已经很难计算,在杜马“进行工作”的两个月内,有多少团队或部队发生过骚动,爆发过起义。天真的(但也不总是天真的)资产阶级政治家臆想出来的所谓和平议会活动,在军事方面也引出了完全不是和平的、完全不是议会式的斗争方法和运动形式。  
  
  我国自由派资产阶级报刊发表关于军队中的运动的事实和消息,通常只是为了利用这些材料来吓唬一下政府。立宪民主党的报纸通常这样议论:看啊,火烧起来了,大臣先生们,请留神,现在让位给我们还不迟。而大臣们也以恐吓来回答立宪民主党人(通过《新时报》和其他仆从报纸):看啊,先生们,火烧起来了,现在同我们达成协议还不迟。无论是立宪民主党还是政府,都认为军队中的运动证明了必须采取紧急措施来扑灭革命。他们的这种同自身的私利密切联系的近视观点,使他们看不到这个运动正是我国革命的真正性质、它的真正意向的最明显的标志之一。无论是立宪民主党还是政府,在军队问题上都是追求私利的。大暴行制造者需要军队作为屠杀的工具。自由派资产者需要军队来保护资产阶级君主制,防止农民特别是工人的“过分的”侵犯和要求。“军队应当站在政治之外”,——这种庸俗的、虚伪的、骗人的说教特别便于掩饰资产阶级在这方面的真正意图。  
  
  但是,请看一看军队骚动的性质和士兵的要求吧。请看一看那些冒着因“不服从”而被枪决的危险的士兵吧。他们是有自己的利益的活生生的人,是人民的一部分,是我们社会中某些阶级的迫切要求的表达者。你们可以看到,士兵最接近于政治上最不开展的农民,他们被长官野蛮的打骂、管教和训练弄得呆头呆脑,你们可以看到,士兵这些“无辜畜生”提出的要求,比立宪民主党的纲领不知要进步多少!  
  
  立宪民主党和立宪民主党杜马喜欢把自己装作全民要求的表达者。许多头脑简单的人也相信这一点。但是只要看一看事实,看一看广大人民群众的实际要求和实际斗争,你们就会明白,立宪民主党和立宪民主党杜马是在阉割公众的要求,歪曲这些要求。  
  
  请看一看事实。普列奥布拉任斯基团的士兵曾经提出要求:支持劳动团为争取土地和自由而进行的斗争。请注意,不是支持杜马,而是支持劳动团,即支持因提出消灭土地私有制的33人土地法案而被立宪民主党斥责为“粗暴地侮辱”国家杜马的那个劳动团!事情很明显,士兵比立宪民主党进步,“灰色畜生”比有教养的资产阶级提出了更多的要求……  
  
  彼得堡的一个步兵团的要求是:“……应当把维护我们士兵需要的士兵代表选到国家杜马中去。”士兵不愿意站在政治之外。士兵不赞同立宪民主党人。士兵提出的要求,其目标显然是要取消等级制的、脱离人民的军队,而代之以享有充分权利的公民的军队。而这也就是要取消常备军,武装人民。  
  
  华沙军区的士兵要求召开立宪会议。他们要求士兵有集会和结社的自由,“不必得到军官的许可,也不要军官参加”。他们要求允许士兵“在家乡服兵役”,要求有权在不执行勤务时穿着便服,要求有权选举士兵代表来管理士兵的给养,来组织法庭审理士兵的过失。  
  
  这是什么要求?是象立宪民主党所理解的那种军事改革吗?或者这已经是完全接近于要求建立全民的和完全民主的民兵制?  
  
  士兵们比有教养的资产者老爷们更好地表达了真正人民的、为绝大多数人民所赞同的要求。军队中的运动的性质和基本特性,比立宪民主党的策略更准确地表达了在目前条件下解放斗争的主要的和基本的形式的实质。工人和农民的运动更有力地证实了这一点。我们的任务不是用立宪民主党的贫乏的政策的狭隘框框去压缩这个运动,不是为了要适应立宪民主党的贫乏的口号而降低这个运动,而是要以真正彻底的、坚决的、战斗的民主主义精神去支持、扩大和发展这个运动。  
  
  载于1906年7月2日《回声报》第10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13卷第282—284页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