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致彼·巴·马斯洛夫 (12月下半月) 

1.致彼·巴·马斯洛夫 (12月下半月) 

前天收到您的来信[注:我的地址您可以通过这里的律师公会打听到。],昨天我就写信告诉您,论农民改革的几篇文章 [1]已给您寄去。请告诉我,评波斯特尼柯夫那本书的文章[2]是否在您那里?如果在您那里,望尽快把它寄给尼·叶·,并请他阅后立即寄还给我,因为我要 用这篇文章。   

非常遗憾,您在萨马拉没有碰上我[注:也未能在那里同我的朋友们相识。]。您是否打算到首都来过节?如果来的话,我们就能见面了。

我期待着您对评波斯特尼柯夫那本书的文章作出尽可能详细的分析和评论,因为我想您已经看到,文中阐述的论点,可以成为我作出一些比这篇文章中已提出的结 论重要得多、意义深远得多的结论的依据。我国小生产者(农民和手工业者)的分化,在我看来是一个基本的和主要的事实,这一事实说明了我国的城市大资本主 义,粉碎了农民经济结构特殊的神话(这同样是资产阶级的结构,所不同的只是它受到封建桎梏的束缚要严重得多),它也使人们看到,所谓的“工人”并不是一小 部分处于特殊地位的人,而只是现在已经主要不是靠自己经营,而是靠出卖自己劳动力为生的广大农民群众中的上层。我之所以对波斯特尼柯夫的书评价很高,正是 因为这本书为精确地分析上述情况提供了材料,它在实际上证明关于我国“村社”农村的那些流行观念是荒谬的,表明我国的制度实质上与西欧并无区别。

我把这篇文章投给了《俄国思想》杂志[3],但它不愿刊登。我在考虑,待稍加补充和改动后以小册子的形式出版,不知是否合适?

很希望知道您对这件事的看法,我想这完全可以用通信解决。

我对那几篇论改革的文章所提的意见,是从下述基本论点出发的:这次改革是商品经济发展的产物,改革的全部意义和作用在于,那些限制和束缚这种制度发展的桎梏被摧毁了。我们还可以就这一问题更详细地谈谈,也许能把我寄给作者的意见直接转给您,这样最为简便。

请尽快甚至立即回信,否则信到的时候,我可能已不在这里了。

从彼得堡发往萨马拉

载于1940年《列宁文集》俄文版第33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46卷第1—2页

【注释】

[1]指尼·叶·费多谢耶夫的几篇文章,这几篇文章分析了俄国的经济和政治状况,并批判了民粹派的错误观点。文章的手稿当时在列宁那里。——1。

[2]指列宁的《农民生活中新的经济变动》一文(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1卷第1—55页)。——1。

[3]《俄国思想》杂志(《Русская  Мыслъ》)是俄国科学、文学和政治刊物(月刊),1880—1918年在莫斯科出版。它起初是同情民 粹主义的温和自由派的刊物。90年代有时也刊登马克思主义者的文章。1905年革命后成为右翼立宪民主党的刊物,由彼·伯·司徒卢威和亚·亚·基泽韦捷尔 编辑。——2。

本文关键词: 诺夫 阿尔卡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