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致维·巴·诺根 1901年2月5日 

44.致维·巴·诺根 1901年2月5日 

谢谢您的来信和对《火星报》所作的详细分析。您提出了详尽细致、持之有据的意见,同时指出了(在这种困难工作中不可避免的)缺点,这是难能可贵的,值得备加重视。您对《火星报》的关心,增强了我对我们将共同为这份报纸工作的期望。

说国内评论栏内容贫乏,我完全同意。第2号上这一栏要丰富些,但仍然显得贫乏。这是最难办好的专栏之一,只能逐步地把它办得令人满意。

您对几篇通讯的意见,依我看并不完全正确。与《工人思想报》第10号[顺便提一句,这号报纸我没有看到,请寄一份来]雷同,这并没有使我感到不安。

它证明我们同圣彼得堡联合会[132]也有联系,而这是非常好的。

您对关于危机的短评[133]中提出的“要慎重”的号召所作的解释,我看是不正确的和牵强附会的。从上下文可以清楚地看到,这只是对罢工提出了告诫,因 为下面就接着说,罢工不是唯一的斗争手段,正是需要利用这艰难的时刻来采取其他的斗争手段:宣传(“作解释”)和鼓动(“为进行更坚决的——注意——斗争 作准备”),所以我坚决反对把“要慎重”的号召与工人思想派的观点相提并论。对罢工“要慎重”和为进行更坚决的斗争作准备的劝告,是与《工人思想报》直接 对立的。您对游行示威的意见完全正确,但是,第一,它恰恰符合“更坚决的斗争”这一更广泛的概念;第二,在缺乏直接理由和无法具体估计整个形势的情况下, 把这一号召提得更具体、更明确看来是不妥当的。在第2号上,我们试图就一次罢工和《南方工人报》[134]的短评把问题说得更明确些。

您说国家的失业保险本是一种振奋人心的要求,这我不能同意。我怀疑这在原则上是否正确,因为在有阶级的国家里,失业保险除了是骗局之外不可能是别的东 西。从策略上说,这在我们俄国尤其不妥,因为我们的国家喜欢各种“国家化”的实验,喜欢宣扬这类实验的“共同利益”;所以我们应该坚决地反对扩大现在的国 家的职能,争取更大地发挥社会的主动精神。争取给失业者提供救济金和补助金——这是对的,但是争取“国家保险”——?

您指出那篇关于祖巴托夫的文章结尾不够完整,看来是正确的。[135]

关于十二月党人起义七十五周年——确实是个缺陷。[136]

如果您要的话,我能给您弄到一张保加利亚的护照。请来信告知是否需要,如果需要,请把特征告诉我。

我们的运送情况已有好转,也许,即使不另外找人帮忙,也能对付得了。

请将《工人思想报》,以及《往事》杂志[137]和伦敦的其他出版物寄来。我还想要一份“费边社”和其他社会主义书局出版物的目录。您认为订哪一种英国报纸好?能否寄几份报纸来作为样品?我曾订过《正义报》[138],但不满意。

您要4份《火星报》,现在没有。不久就会有的。顺便问一句,您要它干什么?您可要注意,无论如何不能在国外传播。上次寄上的一份,只供您和您的朋友[139]看,总之,目前应严格保密。

紧紧握手!

彼得罗夫

还寄上我们的一本小册子[140]。目前也只供您一个人看,要保密。

请把您的印象都告诉我们。

您打算什么时候去俄国?到那时我们一定得见见面。您能否顺路来这里呆上个把星期?[141]您的工资和总的经济情况怎样?

再一次紧紧握手!

您的 彼得罗夫

从慕尼黑发往伦敦

载于1958年《苏共历史问题》杂志第3期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46卷第83—85页

【注释】

[132]指圣彼得堡工人旗帜社。见注98。——92。

[133]指刊登在《火星报》创刊号《我国社会生活》栏内的一篇短评,题为《危机》,未署名。短评提醒工人不要在发生危机的情况下举行无组织的罢工,因为工厂主经常利用这类罢工作为大批解雇工人的借口。——92。

[134]《南方工人报》(《Южный Рабочий》)是俄国社会民主党秘密报纸,1900年1月—1903年4月出版,共出了12号。第1、2 号由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叶卡捷琳诺斯拉夫委员会出版,以后各号由南方工人社(有叶卡捷琳诺斯拉夫、哈尔科夫等南方城市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组织的代表参加)出 版。报纸的印刷所先后设在叶卡捷琳诺斯拉夫、斯摩棱斯克、基什尼奥夫、尼古拉耶夫等城市。参加编辑和撰稿的有伊·克·拉拉扬茨、阿·扎·维连斯基(伊里 亚)、奥·阿·科甘(叶尔曼斯基)、B.H.罗扎诺夫等。《南方工人报》反对经济主义和恐怖主义,但是不同意列宁提出的在集中制原则的基础上建党的计划, 而主张建立区域的社会民主党联合组织。在1903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南方工人社的代表采取中派立场。根据这次代表大会的决议,南方工人 社被解散,《南方工人报》停刊。

这里指的是报道普罗霍罗夫矿区(在顿涅茨)罢工的几篇通讯,这几篇通讯刊载在《火星报》第2号(1901年2月)和《南方工人报》第3号(1900年11月)上。——92。

[135]维·巴·诺根认为,尔·马尔托夫的《俄国无产阶级的新朋友》一文的结尾,应在如何理解经济斗争的问题上,把谢·瓦·祖巴托夫的说教与《工人思想报》的纲领作更鲜明的类比。——93。

[136]维·巴·诺根的信上说,《火星报》引用了十二月党人的话作为题词,但对1825年12月14日的起义却只字未提。——93。

[137]《往事》杂志(《Былое》)是俄国历史刊物,主要研究民粹主义和更早的社会运动(十二月党人、彼得拉舍夫斯基派等)的历史。该杂志由弗· 李·布尔采夫创办,1900—1904年在伦敦和巴黎出版了6期。1906—1907年,该杂志在彼得堡出版(月刊),编辑是瓦·雅·鲍古查尔斯基和帕· 叶·晓戈列夫,布尔采夫也参加编辑工作。1907年该杂志被沙皇政府查封后,为代替杂志第11、12期出版了历史文集《我们的国家》。1908年改出《过 去的年代》杂志,1909年改为历史文集《过去》。1908年布尔采夫恢复了《往事》杂志的国外版(巴黎),一直出到1912年。在俄国,《往事》杂志于 1917年7月在彼得格勒复刊。十月革命后由晓戈列夫担任编辑,继续出版,1926年停刊。——93。

[138]《正义报》(《Justice》)是英国的一家周报,1884年1月—1925年初在伦敦出版。最初是社会民主联盟的机关报,从1911年起成为英国社会党的机关报。自1925年2月改名为《社会民主党人报》继续出版。1933年12月停刊。——93。

[139]看来是指谢·瓦·安德罗波夫。——93。

[140]显然是指《哈尔科夫的五月》那本小册子,上面有列宁写的序言(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4卷第324—332页)。——93。

[141]1901年5月维·巴·诺根动身去俄国,途中顺路到慕尼黑列宁处呆了一个星期,同他研究了俄国国内当前的工作。——93。

本文关键词: 普列汉诺夫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