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致帕·波·阿克雪里罗得 1901年3月11日 

48.致帕·波·阿克雪里罗得 1901年3月11日 

亲爱的帕·波·:今天收到您的来信(附有巴黎人的过分夸奖的评语抄件一份[145]),现在赶紧把另一份第2号[注:《火星报》第2号。——编者注]寄给您。我怎么没有注意到,给您寄去的那一份竟如此糟糕?不过,当时我根本没有挑选的余地。

莱特伊仁的文章,在我看来不完全……不过,似乎还是可以采用。大概其他人对这篇文章的反应要比我好些。

对绍埃尔我一点也不了解,准备去问问别人。

寄上我手头有的几号《世界政策》[146]。如果您每号都要的话,大概只好向那位又一次预先周到地印出自己地址的作者本人去要了。

《曙光》杂志的最后一个印张已经校好。不久……

阿列克谢打算写一篇关于3月1日事件[147]二十周年的文章。他是否写了,我不知道。我正在急切地等着他。

紧紧握手!

您的 彼得罗夫

从慕尼黑发往苏黎世

载于1925年《列宁文集》俄文版第3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46卷第89页

【注释】

[145]指斗争社的代表对《火星报》创刊号所提的意见。——98。

[146]《世界政策》即《世界政策问题小报》(《Aus der Weltpolitik》),是亚·李·帕尔乌斯办的周报,1898—1905年在慕尼黑出版。——98。

[147]指1881年3月1日(13日)沙皇亚历山大二世被民意党人刺死一事。——98。

本文关键词: 普列汉诺夫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