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致加·达·莱特伊仁 1901年5月24日 

64.致加·达·莱特伊仁 1901年5月24日 

亲爱的莱特伊仁:关于“音乐家”,我们认为,既然他听从我们的安排,本身又是一个精明强干的人,那当然应该马上设法派他到紧靠边界的地方去,让他亲自直接主管运送工作,不仅主管,而且亲自运送或携带(也就是与走私者一起越境)。

要是他同意这样做,应当给他200法郎(就是您信里提到的100+100),而且看来应当让他到我们这里来一趟。我们一直拿不定主意,是应当让他到这里 来呢,还是只让他到柏林去跟我们的代表商谈,但后来得出的结论是:不到这里来是不行的,因为我们在边界和边界附近有许多比较固定的关系,不同要派去的人当 面进行全面的商谈,我们就无法决定他究竟该到哪里去,用什么“借口”进行工作。

钱我们现在很少,必须大大节省开支,除运送费用之外,什么钱都不能花。但如果音乐家用这200法郎能到达目的地并能靠这些钱在那里生活一段时间,那么,在我们那些关系的帮助之下,他大概立即就能开始运送了。

紧紧握手!

您的 列宁

附言:梁赞诺夫现在在这里,我们和他讨论了我们组织的方案。起初他十分坚决而且“生气地”否定了我们的方案,但后来,在加上了一个前提,说明这是临时性 的以一年为期之后,在这个前提下,他代表他自己表示同意,但他肯定说涅夫佐罗夫是怎么也不会同意的(?)。为了防备万一,还拟订了另一个草案:“社会民主 党人”、《曙光》杂志和“斗争”社之间结成联盟,不过“斗争”社只出版小册子(不是机关报),作为有发言权的成员参加《曙光》杂志和《火星报》,同联盟其 他成员一样,把一定数量的收入交给联盟会计处,单独组织晚会筹集经费等等。您对上述这个方案是怎样看的?在我看来,这个方案是不公正的——给“斗争”社的 权利太多了,因此我不认为它能为大家所接受。

总之,我们认为,跟“斗争”社也有可能达成协议:我觉得,他们如果看到我们不打算放弃自己的立场,也是会作出让步的。

您的 列宁

从慕尼黑发往巴黎

本文关键词: 普列汉诺夫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