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顿河区委员会 (11月1日以前)

227.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顿河区委员会 (11月1日以前)

同志们:来信和决议[366]都收到了。恳请你们回答以下几个问题:(1)少数派和多数派的报告你们是不是都听了 (大概你们都知道,你们有一个代表是拥护多数派的),或者只听了少数派的报告?(2)你们怎样理解“退出”一词?退出——退到哪儿去?你们是不是把这个词 理解为某人由于某种原因(究竟什么原因?)被解职或自己离职?(3)你们听说的“不正常的选举条件”是指什么?(4)你们认为究竟应该把谁增补到中央委员 会来?(5)究竟应该把谁增补到中央机关报编辑部来?

从日内瓦发往顿河畔罗斯托夫

载于1904年在日内瓦出版的尔·马尔托夫《同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内的“戒严状态”作斗争》一书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46卷第311页

?致格·瓦·普列汉诺夫

1903年11月1日

亲爱的格·瓦·:那些激动着我们的问题,使我怎么也不能平静下来。这样迟延不决的做法真是可怕,真是一种折磨……

老实说,我非常非常了解您要向马尔托夫派让步的动机和想法。但是我深信,在目前让步是最下策,它的后果很可能是引起风波和吵闹,而不是和马尔托夫派斗 争。这不是奇谈怪论。我不仅没有劝库尔茨离开,反而劝他留下,可是他(和卢)断然拒绝现在和马尔托夫的编辑部一起工作。结果会怎么样呢?在国内,几十个代 表已到处转了一圈,他们甚至从下诺夫哥罗德来信说,中央委员会做了很多事情,运输已安排妥贴,代办员已安置好,通知已付印,并已把索柯洛夫斯基安插在西部 工作,贝尔格安插在中部,捷姆利亚奇卡和其他许多人也都安插好。现在库尔茨拒绝了。(代表大会和现在看来是大大扩大了的整个中央委员会会议)要有一个长时 期的休会。以后,或者是中央委员会同马尔托夫的编辑部斗争,或者是整个中央委员会辞职。那时您和总委员会里的两个马尔托夫分子一定会增补新的中央委员会, 而这是在不通过代表大会的选举,在国内许多人完全不赞同的情况下,在这些已分散的代办员莫名其妙、怨言满腹和不赞同的情况下进行的。这将使代表大会的声誉 扫地,使国内混乱不堪,乌七八糟,这要比国外的诽谤性小册子可怕万倍,危险万倍。

涣散状态真令人讨厌!国内现在常常这么写和这么叫。而把事情交给马尔托夫派,正是意味着现在把国内的涣散状态合法化,因为国内根本还没有过抗命和骚乱的现象。您和我的任何意见现在都不足以约束党代表大会上多数派的代表。这些代表会惹起一场可怕的事端。

为了统一,为了党的巩固,请您不要承担这一责任,不要退出,不要把一切交给马尔托夫派。

您的 尼·列宁

写于日内瓦(本埠信件)

载于1926年《“劳动解放社”文集》第4辑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46卷第313—314页

本文关键词: 普列汉诺夫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