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致保尔·拉法格 1895年1月13-14日

203.致保尔·拉法格 1895年1月13-14日

勒-佩勒

1895年1月13[—14]日于伦敦

亲爱的拉法格:

知道你们已同阿德勒谈妥并终于找到一位你们称心的译者,我很满意。[314]

事情在前进!如果1895年年底的情况也象年初这样,我们将可看到一些奇妙的事情。在德国,小威廉已落入“大地主”(东部各省的大土地贵族、容克地主) 之手,他们力图牢牢地控制这个年青的笨蛋,要做到这点只有彻底毁坏他的名誉。于是他们暗示他要解散帝国国会——新选举之后它将比以往更不驯服;然后他的王 位和荣誉处在危险之中,那就只有实行政变,给威廉以召募新兵和造船的钱款,使容克地主获得新的农产品进口税和出口砂糖、烧酒等的奖金。这些先生们的打算看 来是这样;这种打算将实现多少,还不能说。现在他们正在玩火——陆军大臣[注:布龙扎尔特·冯·舍伦多夫。——编者注]在整个国会面前侮辱我们的朋友,促 使我们上街游行,——他们决心制造机会向人民开枪。[315]

你们那里资产阶级贪污受贿的丑事已越出一切界限,正在导致危机。内阁威胁多数派 要把案件转交法院,如果多数派不投票反对惹罗-里夏尔的话;这肯定不会持续很久。[289]资产阶级曾得以选出一个模范的资产者[注:卡季米尔-佩里埃。 ——编者注]出任共和国总统这一胜利,完全可能导致整个资产阶级制度的毁灭;正在接近顶点,到了顶点就会一个筋斗摔下来。据我观察,在你们那里,资产阶级 本身担负着在农民中宣传社会主义的工作。要启发农民懂得政治问题,这是一项长期的枯燥的工作,但他们也不致愚蠢到至今还不了解他们是在遭洗劫。一旦给他们 指出这一点,他们就只有一条出路:转向社会主义者,他们是没有以盗窃毁坏自身名誉的唯一党派,因为激进派[17]已完蛋了。

因此我们可以高呼:祝贺新年!

顺便说一下,新的一年为你们开了一个六十英镑的账户,如果你们想要一张二十英镑的支票,告诉我一声即可。

我寄给劳拉几份本地的工人报刊:布拉奇福德(即南匡)的《号角报》和凯尔·哈第的《工人领袖》。《工人时报》停刊以后,这是独立工党[5]唯一的文献。让人伤心,但事实如此。

两个星期以前我收到瓦扬一封信,信中附来他的几个法律草案。我答应他一有时间就来评论这些草案[注:见本卷第396—399页。——编者注]。同时我写 信告诉他,在尼斯的符卢勃列夫斯基向我要钱,他遭到不幸,折断了手,住了医院,现在急需用钱;过去我曾尽我所能接济他,但这次超出我的能力;我认为,巴黎 公社社员和社会主义者议员的荣誉不应让他饿死。瓦扬回信说,他们曾想为符卢勃列夫斯基举办募捐,但符卢勃列夫斯基反对这样做,除此之外也就没有什么办法 了。

关于此事您是否了解什么情况?符卢勃列夫斯基是道地的波兰人,他不会用钱,一有钱就挥霍掉。也许他在瓦扬等人面前做过这类事情,瓦扬他们 本来是可以帮助他的。他需要一笔不大的养老金,每月按时付给他一些。但是我认为,这事有关法国社会主义的荣誉,如果让公社的最后一位将军饿死,法国社会主 义今后再不能把1871年的公社算在自己的名下了。您和别的人——盖得、全国理事会对这件事的看法如何?有没有什么办法让这些过去的“公社社员” [316]感到羞愧呢?

请代我吻劳拉。

忠实于你们的  弗·恩·

[1895年1月14日]星期一

收到《时报》和几份《小共和国报》。谢谢!鲁瓦奈步惹罗-里夏尔的后尘,这很好![317]如果这将导致危机,导致解散,导致你们国家和德国日益更加革命化的形势,那就是了不起的成功!

艾威林昨天告诉我们,《工人领袖》奄奄一息,资助报纸的人(据说是帕斯莫尔·爱德华兹,是个有钱的自由党人合并派[88]),不打算再出钱了。

路易莎让我感谢劳拉和您送给她的漂亮的贺年片。[注:最后三段话写在这封信的头两页的页边。——编者注]

注释:

[5]独立工党是1893年1月在罢工斗争活跃和争取实行英国工人阶级的独立自主政策以同资产阶级政党相对抗的运动加强的情况下,在布莱得弗德会议上成 立的。一些新、旧工联的成员和受到费边社影响的知识分子和小资产阶级分子参加了独立工党。党的领袖是凯尔·哈第。党把争取集体占有一切生产资料、分配手段 和交换手段,规定八小时工作日,禁用童工,实施社会保险和失业补助,以及其他要求包括在自己的纲领中。恩格斯曾祝贺独立工党的成立,希望它能避免宗派主义 错误而成为真正群众性的工人政党。但是独立工党的领导一开始就采取资产阶级改良主义的立场,把主要的注意力放在议会斗争的形式上并且同自由党进行勾结。后 来列宁在评述独立工党时写道:“其实这是一个始终依附资产阶级的机会主义政党”,它“只对社会主义‘独立’,对自由主义则非常依赖”(见《列宁全集》中文 版第29卷第450页,第18卷第354页)。1900年,独立工党并入工党。——第7、12、30、42、54、57、73、207、224、272、 274、277、280、294、318、343、363、429、476页。

[17]激进派是十九世纪八十至九十年代法国的一个议会党团。 它是从温和的资产阶级共和派(“机会主义派”)的政党中分裂出来的,继续坚持事实上已被共和派抛弃了的一系列资产阶级民主要求:废除参议院,政教分离,实 施累进所得税,等等。为了把大批选民吸引到自己这方面来,激进派也要求限制工作日、颁发残废者抚恤金和实行其他一些具有社会经济性质的措施。克列孟梭是激 进派的首领。1901年,激进派在组织上形成为一个主要是代表中小资产阶级利益的政党。——第14、42、209、269、363页。

[88]自由党人合并派是主张保持同爱尔兰合并的一派,是以约·张伯伦为首的一批人,这批人是于1886年因在爱尔兰问题上意见分歧而从自由党分裂出来的。自由党人合并派实际上依附保守党,而几年后连形式上也依附了它。——第72、213、294、364页。

[289]根据1894年7月法国颁布的反无政府主义者法令(见注234),首先被判刑的是惹罗-里夏尔。他被判处最重的刑罚:监禁一年,罚款三千法 郎,因为他在《动乱报》(《Le  Chambard》)上发表了反对卡季米尔-佩里埃的文章。1894年12月,惹罗-里夏尔被布朗基派提名为巴黎第十 三选区的议员候选人,1895年1月6日当选。同年1月10日,米勒兰在法国议会中提议释放惹罗-里夏尔,并要求辩论这个问题。内阁首相杜毕伊反对米勒兰 的建议,表决结果,米勒兰的建议被否决。后来,惹罗-里夏尔才被释放。——第338、362页。

[314]保尔·拉法格从1895年1月起开始为维也纳的《工人报》撰稿。该报于1895年1月8日发表了他的第一篇文章《“巴拿马杆菌”》(《Der《Panama-Bazillus》》)。——第362页。

[315]指陆军大臣布龙扎尔特·冯·舍伦多夫将军在1895年1月10日德意志帝国国会讨论防止政变法草案(见注270)时的挑拨性的发言。——第362页。

[316]指一群法国的布朗基派流亡者(瓦扬、阿尔诺、库尔奈等人)于1874年6月在伦敦出版的一本小册子,标题是《致公社社员》(《Aux  Communeux》)。——第364页。

[317]1895年1月12日,社会主义者议员鲁瓦奈提议把荣誉军团勋章获得者的养老金降低到一千法郎,以便制止滥发这种勋章。同时他宣称:既然议会 已否决了关于释放惹罗-里夏尔的提案(见注289),他也并不指望大家会客观地讨论他的建议。于是议会主席布里松要求鲁瓦奈暂时离开会议厅。尽管有一些议 员反对,鲁瓦奈不得不走出会议厅。——第364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9卷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