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以泰戈尔与野口米茨朗的一场“笔仗”为例

北京:以泰戈尔与野口米茨朗的一场“笔仗”为例

摘要:泰戈尔说:“我确信有一天你们日本人民会绝对失望的。中国是无法被征服的。”泰戈尔建议野口去读读宋美龄在美国《观众》杂志发表的文章,文章说日本的侵略制造了许多冤魂。泰戈尔相信中国和日本人民会在不久的将来共同合作去安慰冤魂,去抹掉这悲痛过去的记忆,如果这样的话,“真正的亚洲人类就会诞生。

泰戈尔,这位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印度智者,以宣扬大爱、呼唤人类良知而享誉世界。他反对暴力,同时爱憎分明,充满正义感。在中国人民与日本法西斯的殊死搏斗中,泰戈尔始终站在中国人民一边,给予坚定的支持与声援。他的响亮声音至今仍充满着力量。周恩来曾深情地说过:“泰戈尔不仅是对世界文学作出卓越贡献的天才诗人,还是憎恨黑暗、争取光明的伟大印度人民的杰出代表。中国人民永远不能忘记泰戈尔对他们的热爱。”

其实,泰戈尔对日本也曾有很美好的印象。泰戈尔去过日本多次。他对于日本并无恶意,但对于日本的侵略却难以容忍,在印度国际大学发起救助中国难民活动时,他带头捐出500卢比,表达他对饱受战乱之苦的中国人民的同情。

日本军国主义宣传机器深知泰戈尔的声望,试图利用泰戈尔访问日本留下的好感,以及日本文化界与泰戈尔的友谊,争取泰戈尔转变态度。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日本诗人野口米茨朗给泰戈尔写信,从而引发的一场“笔仗”。

1938年7月23日,成为日本军国主义御用宣传工具的野口,企图通过他和泰戈尔的私人友谊,争取泰戈尔中立,不发表谴责日本的言论。他在信中说,泰戈尔曾谴责意大利侵略埃塞俄比亚。他知道泰戈尔一贯反对以强凌弱,对日本侵华很不满,解释说侵华“不是为了征服,而是为了纠正中国的错误观念”,日本行动的目的只是摧毁国民党统治,拯救中国那些“简单而愚昧的群众”。

9月1日,泰戈尔给野口写了回信,他直言不讳:“你写给我的信使我深刻地惊讶。这封信的情调和内容与一直以来我从你的写作中感到的敬仰以及我从和你亲自的接触中产生的感情迥然相悖。”他为野口这样的“创造性的艺术家”竟把“尊严和真理”放到战争死神的龛前当作牺牲品而感到可悲。

泰戈尔驳斥野口所说侵华是为“在亚洲建立起一个崭新而伟大的世界”的谬论:“你是在观念上建立这样一个亚洲让它出现于尸骨的高塔之上。”泰戈尔说:“你是说对中国妇女、儿童的轰炸,对庙宇等古建筑以及大学的摧毁就是为了亚洲而拯救中国的手段?”

责任编辑:刘婧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