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不是错误思潮的跑马场

高校不是错误思潮的跑马场

坚持高校文科正确教学方向理论研讨会纪要

摘要:一些党组织和领导干部不但在行动上不与党中央保持一致,而且在思想上不与党中央保持一致,成立了事实上的“独立王国”。

12月6日,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中国政治学学会科学发展与政治和谐专业委员会在京举办坚持高校文科正确教学方向理论研讨会。

会议认为,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意识形态问题的系列重要讲话和指示,既高屋建瓴又洞烛机微,既体现了鲜明的党性立场又具有丰富的文化含量,既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又具有长远的指导意义,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是我们做好意识形态工作的根本指针。这些重要讲话和指示精神,不仅要在宣传思想领域落到实处,也要在教育领域尤其是高校文科教育领域落到实处。

会议指出,进入新时期以来,高校文科教学中的极左倾向得到纠正、教学体制改革不断深入,教学规模快速扩大、教学内容日益丰富,有价值的学术成果也出了不少。实践证明,多数文科教师是好的,是忠诚于党和人民的教育事业的。但是也应当看到,当年邓小平同志指出的“最大的失误是教育”的问题仍然存在,而且有变本加厉、愈演愈烈之势。

与会教授有一个基本估计:目前,在高校文科领域,“全盘西化”的问题非常严重,马克思主义基本上被边缘化,非马克思主义的东西甚至反马克思主义的东西已经成为主流。例如,文学专业开设马列文论课的寥若晨星,经济学专业基本上是新自由主义的天下,法学专业的马克思主义法学近乎“全军覆灭”,思想政治这门公共课也在相当程度上丧失严肃内容,成了各种错误思潮、流言蜚语的集散地……近些年来,在中央的指导下,马工程编了不少好的教材,但是许多高校予以抵制,仍然用自编或自选的含有许多错误内容的教材。这既有价值观上的选择,也有经济利益上的盘算。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教师则成了受孤立、遭嘲讽、被冷落的对象。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倾向已经成为一种潮流,一种带有利益导向的社会定势。除少数意志坚定者外,大多经不住这种潮流的裹挟。

一些教师特别是一些所谓“公知”教授,视爱国主义和学术规范为敝屣,功底浅薄,甚至不学无术,却热中于以危言耸听和恶性炒作来捞取荣誉、地位和金钱。他们或与不法富商勾结,或与境外敌对势力沆瀣一气,信口雌黄、造谣撒谎,诋毁中华民族、咒骂中国共产党、污蔑毛泽东、邓小平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抹黑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同时美化汉奸、阿谀西方、吹捧反动派、鼓噪中国走向依附式资本主义的陷阱。“朝扣富儿门,暮随洋人尘。残杯与冷灸,便可卖自身”,就是这些人的生动写照。近日《辽宁日报》披露的事实,只是冰山上的一角。在自由主义、拜金主义、享乐主义的诱惑下,有的教师则丧失起码的道德底线和师道尊严,收受贿赂、讹诈家长,剥削学生劳动、剽窃他人学术成果,出入色情场所、猥亵以至强奸女生,如此等等,不一而足。这在新中国的历史上实属罕见,也为中国传统教育理念所不容。

会议指出,高校文科既是哲学社会科学的主阵地,又是人才培养的摇篮。我们党的意识形态阵地能否巩固,我国的社会主义事业是否后继有人,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高校文科状况的好坏。高校文科事关中国共产党执政地位的存亡,带着社会主义中国的前途命运。在这个问题上,一切含含糊糊、遮遮掩掩的观点,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观点,以为无所谓、没什么大不了的观点,都是错误的。严峻的现状表明,治理高校文科乱象,改变我党在高校领导和管理上的被动局面,已经刻不容缓地摆在我们面前。

一是摸清高校文科的底数。高校文科的管理体制、专业课程设置、教师队伍结构、教材内容、师生思想动态,凡此种种,都要做到了如指掌。底数清楚了,也就有了解决的决心、思路和措施。为此,建议中央抽调政治上可靠、业务上内行的干部,组织几个调查组,用解剖麻雀的办法,选择三四所高校、五六个专业,花足够时间进行深入的调查研究。

二是把依法治国贯彻到教育领域。学术无禁区,教学有法度。过去扼杀教师创造活力的极左错误绝不能重犯,教师必须享有充分的学术自由。但是,一切活动只有纳入法制的轨道,才能保障充分的自由。这就好比足球比赛,没有规则,球员就没有比赛的自由,也不能把自己的运动水平发挥到极致。高校文科的一切教学活动必须在《宪法》、《教育法》规定的边界内进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国家提倡爱祖国、爱人民、爱劳动、爱科学、爱社会主义的公德,在人民中进行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和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的教育,进行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教育,反对资本主义的、封建主义的和其他的腐朽思想。”《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规定:“国家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为指导”,“教育必须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必须与生产劳动相结合,培养德、智、体等方面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这些条文不能形同虚设、置若罔闻。在高校文科讲台上,公开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人,公开散布资本主义、封建主义和其他腐朽思想的人,在重大问题上与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唱反调的人,吃着共产党的饭又砸共产党的锅的人,必须受到处治。情节严重的,要开除出人民教师队伍,以至依法进行相应的惩罚。在这个问题上,必须开诚布公、理直气壮,以彰显《宪法》、《教育法》的权威,而不必羞羞答答地另找理由。为此,国家应出台落实《宪法》、《教育法》的有可操作性的实施细则。

三是建立积极健康的管理机制。比如利益导向机制。要有一套完整严密的制度,在教师引进、专业技术职务评审、博士点评定、工资晋级、承担重大课题等各个方面,确保忠诚于党和人民又具有较高业务水平的教师吃香,至少不能受到歧视。在这方面,辽宁省教委创造了很好的经验,值得总结和推广。又比如评价机制。很多高校都采用了“国际同行”的评价标准,这是完全错误的。我们的教育当然要开放,外国先进的评价体系当然要学习借鉴,但是文科教学具有鲜明的意识形态属性,怎么能照搬“国际同行”的评价标准呢?“国际同行”能承认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创造的学术成果吗?这不是推着广大教师走“西化”的路吗?此外,以是否“SSCI”、“211、985出身”决定教师聘任,以是否在国外报刊发表成果作为评定专业技术职务、确定学术地位的重要依据(有的高校甚至规定,在美国认定的期刊上发表一篇文章奖励10万元)等等,都是背离中国国情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本质要求的举措,都应当依靠继续深化改革来解决。再比如引领机制。在中央的督促下,很多高校在文科领域也开始强调马克思主义的引领作用。其具体办法就是设立一个马克思主义学院。问题在于,只要成立了这个学院,就算大功告成,实现了马克思主义的引领,其余的各个专业依旧各拿个的号、各吹个的调。这不是典型的形象工程吗?这不是搪塞党和人民吗?马克思主义的引领作用就是主导作用、指导作用,它应当贯彻到一切文科专业中去,在那里生根、开花结果。为此,建议全国高校文科统一使用马工程编写的教材,并且要保证教师在讲授过程中不离谱、不走调。

四是加强党的领导。高校文科出现种种乱象和怪事,关键在于教育部门的党组织和领导干部出了问题。中央一再强调高等院校要实行党委领导下的校(院)长负责制,有些地方就是顶着不办;一些党组织和领导干部丧失党性原则,在大是大非面前奉行“不出头、不表态、不作为”的信条,坐观社会主义教育阵地一个个丢失;一些党组织和领导干部不但在行动上不与党中央保持一致,而且在思想上不与党中央保持一致,成立了事实上的“独立王国”。这在党内的政治生活中是绝对不能容许的现象。必须强调党性意识,必须强调政治意识,必须强调责任意识。软弱涣散的党组织要进行调整,“守土”失责的领导干部要进行严肃问责,与党中央不是一条心、明里暗里纵容支持错误思潮、把教育方向往邪路上引的单位和领导要进行严肃的组织处理。同时要把那些讲政治、顾大局、业务精的教师大胆提拔到各级领导岗位。高校是党和人民的高校,只要党的领导坚强有力,就没有搞不好的道理。

来自高校文科和其他哲学社会领域的教授、专家、学者27人出席会议。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名誉会长、中央组织部原部长张全景讲话。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卫兴华,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史学会会长张海鹏,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王一程,北京大学教授陈志尚、刘瑞复、董学文,中国发明协会副会长、北京王码公司总裁王永民,上海市社会科学院亚太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周建民,首都经贸大学教授匡长福、北京理工大学国家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江涌发言。会议由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会长刘润为主持。

 

责任编辑:郑瑜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