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荒山秃岭变绿洲 杨善洲:从来不是为了钱

20年荒山秃岭变绿洲 杨善洲:从来不是为了钱

摘要:在所有的树种里,杨善洲独爱雪松,地委大院里种雪松、油毛毡窝棚前种雪松、姚关清平洞前也种雪松。在杨善洲生活了9年之久的窝棚前,四棵雪松已经长到七八米高,挺拔,坚强,一如杨善洲崇高的品格。

中广网北京1月30日消息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2010年春天,已持续半年的干旱让云南很多地方群众的饮水变得异常困难,施甸县大亮山附近群众家里的水管却依然有清甜的泉水流出,他们的水源地正是大亮山林场。而在20多年前,大亮山林场所在地却是荒山秃岭。改变它的人叫杨善洲。

当年,杨善洲进山在当地是轰动一时的新闻。“杨善洲,杨善洲,老牛拉车不回头,当官一场手空空,退休又钻山沟沟”。杨善洲进山之所以引起轰动,是因为他在离休前是地委书记,有关部门已经在省城给他安排了住处。他,为什么要放弃繁华的都华生活,选择到深山里受苦受累?

为人民办事 自找苦吃

中央台记者陈鸿燕报道:1988年6月,从云南省保山地委书记位置上退下来之后,云南省按政策为杨善洲在昆明安排了住处,而杨善洲却承诺要让生态恶劣的大亮山彻底变成山清水秀的林场 。

那时候,由于长期的乱砍滥伐,大亮山生态遭到严重破坏,水土流失严重,周边十几个村寨陷入了一人种一亩、三亩吃不饱的境地。他组建了国营大亮山林场跟林场,工人一起背起行李铁锅,一下子钻进了荒草丛生的大亮山,住进了大山深处的黄泥沟。

杨善洲走进深山,其实只是因为生前的一句话,一句承诺。杨善洲的女婿杨江勇在接受新闻纵横值班编辑潘毅采访时说。

杨江勇:我想等我退休以后回去给当地的老百姓做上几件实实在在的实事,他还跟我讲,他说他在职的时候,当地老家的那些老百姓都在找他,让给家乡做点事搞一点建设,他说你们不用找我,我现在有很多事要做,等我退休以后我回来再为你们做几件事,这是我爸亲口跟我讲的。

有记者去采访,杨善洲却说,我这是自讨苦吃。

杨善洲:“有些人说我老了还这么苦、这么累,肯定是在里面有股份。将来有几千万收入我可能有几百万。这样讲是他们误解了。我从来不是为了钱。如果为了钱,我就不用来这么苦。我说我是为人民办事、自找苦吃!”

整地、育苗、植树,他都亲自上,这苦一吃就是二十年。1999年十一月,在给树修枝时,杨善洲不慎滑倒,左腿粉碎性骨折,可他并没有就此闲下来,半年后重新返回林场。现存的音响资料,让我们了解到老书记的艰苦:

杨善洲:“小心碰着头,这就是我的床。就这张,砍四个叉叉栽下去,钉起来就称一张床了,睡了9年多的。烧火的火塘,晚上干活儿把火烧起,蓑衣挂这点。”

一生品格如雪松

一个离休干部,住在竹篾搭的屋子、睡树桩搭成的木板床,一干便是20个春秋。他带领大家植树造林 7万多亩,林场林木覆盖率达87%以上,荒山秃岭变成了生机勃勃的绿色大地,当地恶劣的自然环境得到明显改善;他还带领工人修建了18公里的林区公路,架设了4公里多的输电线路,使深居大亮山附近的村寨农户,通电通路。

去年的中秋节,杨善洲去世,享年83岁。杨善洲生前表示,要把自己的骨灰洒到雪松树下。但是在他弥留之际,老伴拉着女婿的手说,一定让他把杨善洲完整地带回家,而这,是她第一次要求杨善洲回家。杨善洲的女婿杨江勇:

杨江勇:当时我爸爸的病情已经特别严重,所以我就到找家把母亲接过来,住院期间有两三天我看到爸爸的病情有所严重,我就跟母亲商量说你能不能回家呆着,等父亲病好了以后我就把他带回来,但母亲要离开爸的时候,她走到床前握着我的手说,江勇你爸这次是回不了家了,当母亲要上车的时候她再一次拉着我的手说,江勇你一定要把你爸完整的给我带回家,这是母亲唯一的一次要求爸回家。

在所有的树种里,杨善洲独爱雪松,地委大院里种雪松、油毛毡窝棚前种雪松、姚关清平洞前也种雪松。在杨善洲生活了9年之久的窝棚前,四棵雪松已经长到七八米高,挺拔,坚强,一如杨善洲崇高的品格。

责任编辑:周艳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