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老兵,铭记历史,纪念抗战胜利72周年

致敬老兵,铭记历史,纪念抗战胜利72周年

摘要:钱老坐在椅子上,回忆起军旅生活的艰辛与困苦,那时,一天只吃两顿饭,常常食不果腹,有时只能啃树皮勉强度日,还有身上捆着手榴弹睡在稻草垛里。

家住柯岩街道蔡堰居委会的钱来法,今年已是98岁高龄,虽然年事已高,腿脚有些许不方便,但在得知记者向他了解抗战事迹,钱老缓缓放下手中的碗筷,一件件地和记者娓娓道来,从军旅生活的酸甜苦辣,到思乡心切的寸寸柔肠,还有想起当年抗战胜利时的场景,更是激动不已,仿佛一切仍历历在目。

1939年,为响应当时国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的号召,家中“三丁之一”的钱老以“三丁抽一,五丁抽二”的抽丁方式参军入伍,成了浙江抗日自卫队第五支队的一员。入伍不到一个月,钱老和战友们就参加了长达三四个月的游击战,“那个时候新兵蛋子一个,连子弹打过来也不知道怎么躲”,钱老和记者慢慢说道,后来部队被改编为暂编34师第二补充团第5连,先后在象山、大嵩、咸长、镇海关驻防,宁波失守后到后方整训。

钱老坐在椅子上,回忆起军旅生活的艰辛与困苦,那时,一天只吃两顿饭,常常食不果腹,有时只能啃树皮勉强度日,还有身上捆着手榴弹睡在稻草垛里。1942年浙赣会战期间,钱老所在的部队奉命前往浙江遂昌参加战斗。“有一天部队突然让我们吃了顿饱饭,事后我才知道,原来部队里有种说法叫不让士兵做‘饿死鬼’”,钱老回忆道,本以为那次作战有去无回,但事情的发展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在被日军包围三天三夜后,钱老和战友们一百多号人奇迹般地以牺牲五六人的代价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记者注意到,钱老左臂上的伤口格外引人注目。说起那次负伤,钱老表示,在部队从遂昌撤退后,经过五六个月的行军到达湖北宜昌雨台山参加抗战,当时日本鬼子分三路向雨台山发起攻击,却始终因为地势险要而未能得逞,最后因为粮食补给问题才失守。一百多号人到最后只剩三十几人,也在那次战斗中,钱老不幸被敌军子弹击穿左臂,在队友的掩护下才得以安全撤离。“那次惨烈的战斗,有好多浙江的老乡都牺牲在了雨台山上”,钱老说到这里,神情也变得有些凝重,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之后负伤的钱老被送往四川万县休养,由于没能及时治疗,伤口上都生了蛆,三四个月后又匆匆奉命返回部队。

72年后的今天,钱老回忆起抗战胜利时的那份喜悦,脸上都兜不住笑意。钱老育有三子三女,现在与小儿子住在一起,除了每月政府给的补助金,每个星期政府还安排家政工作人员来家里负责打扫。“每周四都有专门的人花上两三个小时,来家里打扫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定程度上也减轻了我们的负担”,钱老的老伴告诉记者,对这样的举动更是打心眼里高兴。

老兵杨圣宇

和记者聊起那段亲身经历的抗战时期,今年已91岁的杨圣宇老人显得颇有些激动。这记忆,在烽火连天中铸就,于悲欢离合间烙刻,虽然70多年沧桑岁月已逝去,但老人却从未遗忘。

1944年9月,杨老开始参加新四军,那时候他才刚刚18岁。到年底的时候,杨老所在的新四军,在建立、保卫和扩大苏北根据地的过程中,要消灭和打击当地的日军和伪军,作为一名重机枪连的战士,杨老经历了大大小小数不清的战役。令他印象深刻也十分痛心的是摧毁苏北西边一个日本据点的包围战。“具体时间我已经记不清了,在那个据点里有日军和伪军共几百人,他们的武器比较先进”,杨老叹了一口气,“咱的武器不如小日本,都很差的,都是土枪。”在武器装备上处于绝对劣势的杨老和战友们最终取得胜利,靠得则是勇敢和以多胜少。当时部队投入好几个团的力量,对日本的这个据点进行了全面包围,整个战役持续了一天一夜。两军正面交锋后,由于武器的落后和子弹的稀少,新四军伤亡比较大,在近距离与日军交战时,直接用的是原始的刀枪。“我当时所在的这个连队的连长、指导员也都伤亡过,但在当时,我和战友们从心里是不怕苦不怕死的……”说到这里,杨老讲得尤为严肃。

72年前的今天,当听到抗战胜利的消息时,杨老随部队在山东一带,“当时我们高兴得不得了啊,部队里的战友们唱歌跳舞的都有,终于赶走日本鬼子了,要知道这个战争我们伤亡了很多的人啊”,杨老现在说起来仍显得兴奋不已,话也变得多了。

在抗战的这一年中,杨老所在的部队夜间行军打仗,白天带着那四季如一的四斤棉花被在村民家借宿,条件十分艰苦。“他们那时没衣服换,湿了就靠体温烘干,身上经常长疮,也没得办法……”当杨老的老伴向我们讲述那个时候的艰苦时,杨老在一边只默默地道出一句:“想起以前的苦,现在的生活很知足!我算幸运的,已经心满意足了!”

夕阳西下,老人的小屋显得格外温馨:墙上挂着祖孙三代的全家福,书房有序地放着杨老喜爱的书籍,窗台上的花草被打理得生机勃勃……这份宁静与美好,其实就是当年那个18岁的青年立志当兵扛起枪,想要捍卫的和平。

责任编辑:董洁校对:王梓辰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