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正能量】一场说走就走的审判

【身边的正能量】一场说走就走的审判

摘要:讼中处于弱势地位的人,去帮助他们伸张正义,帮助他们抚平伤痛。我坚信,作为一名党员,一名人民法官,只有心中有党,心中有民,心中有责,心中有戒,才能让正义的天平永不倾斜,让法治的阳光温暖人心!

我叫陈昶屹,是海淀区人民法院的一名法官。

作为一名人民法官,我的职业理想就是要让当事人:赢,赢得堂堂正正;输,输得心服口服,把每一起案件都办成铁案。那是2012年的深秋,我承办了一起棘手的案件,正是通过这起案件,让我深深地感受到,老百姓打官司不容易,我要不加倍地付出,就很难实现我的职业理想。

因为就在那一天,我接到一张《陈诉状》,上面按着8位农民工鲜红的指印。他们在饭店打工,饭店总是拖欠工钱,后来他们陆续辞职了,但是饭店一直没有给他们结算工钱。8个人把饭店告上了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因为没有劳动关系的证据,所以他们败诉了。从他们那8个鲜红的指印上,我看到了他们对法院的期盼。从他们那无助的眼神中,我感到了似曾相识。记得我10岁那年,母亲下岗了,没有工作,时常带着我走街串巷,靠卖一些小玩具补贴家用。一个朋友向我母亲借钱,承诺不久归还,并且还付给利息。母亲信以为真,把仅有的下岗补贴3000块钱都借给了她,但是没有留下字据。后来,这位朋友不知去向,母亲告状无门,她的那双无助的泪眼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底。眼前8个农民工的眼神,与我妈妈的眼神何其相似!我下定决心一定要还他们一个公道!但是,我知道,情不能代替法,法官就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关键还是要找到证据。

我把案卷从头至尾认真地看了好几遍。从法律上讲,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裁决是正确的,因为8名原告无法拿出证据,证明自己曾经在饭店工作过,那么,就无法认定他们和饭店存在劳动关系,没有劳动关系,怎么可能支持他们索要工资的请求。但是,多年的职业感觉告诉我,这个案子并没有看到的这么简单,不能一判了之。我绝不能让神圣的法庭被谎言蒙骗,绝不能让善者受辱、弱者受伤。

在法庭上,被告依然矢口否认双方存在劳动关系,8名原告虽然这次又拿出了一些新的证据,但还是不足以证明与被告有劳动关系。看来,被告有些得意,他还反问原告:“如果是我们的员工,都有商厦办理的出入证,你们有吗?”原告懊恼地摇摇头。我却忽然灵光一闪,抓住了这个话题,连续追问被告是否由物业负责办理出入证?办理出入证时是否有底档?如果查到出入证底档,是否就可以证明他们是饭店员工?在一连串的追问之下,被告最终不情愿地承认物业处的确有员工底档。

我转过头来询问原告是否查过底档,原告的眼神顿时一亮,当即表示申请法院去查。

我果断地宣布:“既然原告提出申请,被告又同意,法院决定去物业调查。”

被告苦笑着摇摇头,然后把手缓缓伸向桌子上的手机。“等一下!”我大声地对他说,“调查之前,我们有言在先,不准弄虚作假,不准通风报信。”

被告立即把手又缩了回来,然后问今天是否就可以回去了。

我斩钉截铁地说:“不,我们现在就去物业公司调查!”

被告吃了一惊,我又补充了一句:“出发之前,请大家把手机都关掉,暂存到书记员那里。”

我宣布休庭,原被告把手机交存书记员后,被告又提出要先上厕所,然后用手摁住裤兜,慌慌张张地走出了法庭。

我马上让书记员上前跟住被告。果然,被告裤兜里还有一部手机,他正准备在厕所里打电话报信,结果被书记员逮个正着,最后只好又交出了这部手机。

之后,我和原被告一同乘车,立即前往调查现场。这个时候已经是深秋下午5点多,快下班了,外面还下着大雨,天气十分寒冷。我们赶到物业办公室时,天色已经很暗了。果然不出所料,物业人员推三阻四,不配合调查。在与物业领导反复交涉后,才勉强同意拿出所有的底档让我们查找。经过长时间的逐一核对,终于在一大堆底档中找到8名原告的资料。我当即决定趁热打铁,连夜赶回法院继续开庭。资料显示饭店为原告办理了出入证,结合其他证据足以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当铁一般的证据摆到被告面前时,他只好低下了头。

8名农民工终于拿到了他们期盼已久的血汗钱!7万多块钱,数额并不多,但对于8个农民家庭来说,却是过年的急用钱。看着他们脸上露出的憨厚笑容,握着他们激动伸出的双手,我的内心由衷地感到欣慰。人间有正义,天下无欠薪!

其实,像这样说走就走的审判,在我们的日常工作中会经常上演,我们的法官正在用他们一点一滴的努力,去帮助那些在诉

讼中处于弱势地位的人,去帮助他们伸张正义,帮助他们抚平伤痛。我坚信,作为一名党员,一名人民法官,只有心中有党,心中有民,心中有责,心中有戒,才能让正义的天平永不倾斜,让法治的阳光温暖人心!

责任编辑:董洁校对:王梓辰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