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汤俊峰:设计和塑造中国军队未来的重大战略思想

【2017-02】汤俊峰:设计和塑造中国军队未来的重大战略思想

摘要:习近平总书记改革强军战略思想,是我军有效应对当今世界前所未有之大变局、把握世界新军事革命发展大势、贯彻落实强军目标和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根本遵循。只有深入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改革强军战略思想的重大意义,才能在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实践中,更好地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做到意志坚定、思想统一、步调一致,确保正确政治方向,形成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强大合力。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站在时代和战略的高度,着眼实现民族复兴和强国强军大业,对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作出一系列重要论述,形成了改革强军战略思想。这一重大战略思想,阐明了当代中国军队改革强军带根本性方向性全局性的重大问题,拓展了强国强军战略的新内涵,为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强军之路提供了根本遵循和强大动力。

 应对当今世界前所未有之大变局有效维护国家安全的战略运筹

在国家实力的诸多要素中,军事实力始终是具有支撑和保底作用的关键要素。历史表明,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强大的军事实力始终是维护国家安全、捍卫国家利益的强大后盾,是政治运筹的实力基础。当今中国正处在由大向强发展的关键阶段,同时也面临国际格局深刻调整、全球治理体系深刻变革、国际力量对比深刻变化的大变局和大考验。如何有效革新和强健我国军事力量体系、提高维护国家安全的战略能力,成为当代中国跃升发展必须解决的重大战略问题。

从世界历史发展看,改革强军是实现国家强大的重要发力点。自15世纪以来,先后有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法国、德国、俄国、日本和美国等9个世界性大国崛起。这些大国兴盛都有一个共同规律,就是以雄厚的经济实力为物质基础,以强悍的军事实力为坚硬“骨骼”。可以说,建强军事力量总是先于或同步于大国崛起的历史进程。只有打造出足以支撑其兴盛崛起的强大军队,才能在国家由大向强“关键一跃”的历史节点上突破“崛起困境”,实现质的跃升。同时,改革往往是暂时落后的军队走上“新路”,实现国家后发赶超的爆发点或力量转折点。比如,当年西班牙抓住开辟新航路的历史机遇推进变革强军,组建了“无敌舰队”。普鲁士在法军占领下痛定思痛,大力推进军事改革,终于反败为胜。美军则因越战受挫,被迫进行了持续三十年的大改革,进而赢得了军事变革的先机。

习近平总书记正是以对世界大国崛起规律的深刻透视和对中国由大向强跃升规律的战略思考,把改革强军放到事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的全局高度运筹谋划,放到实现中国梦的大事业、治国理政的大格局、国家改革的大盘子中来运筹。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既要立足当前,又要着眼长远。首先要同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相契合,还要面向本世纪中叶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为今后二十年、三十年国防和军队发展打下基础”, 进一步明确了谋划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战略制高点和根本着眼点。一是从实现中国梦强军梦的时代要求考量国防和军队改革,作出我国发展面临的“三个前所未有”“三个高度警惕”的战略判断,指明了新的历史时期“四个坚决维护”的军队使命,揭示了通过深化改革强军兴军的时代大势和内在要求。二是从强军兴军必由之路定位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强调深化改革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也是实现强军兴军的关键一招,是实现“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重要支撑和重要内容。三是从决定军队未来的战略高度推动国防和军队改革,强调通过改革强军解决体制性障碍、结构性矛盾和政策性问题,走出中国特色强军之路,为贯彻强军目标提供强大动力和体制保障。

历史是一部丰富的教科书。习近平总书记从追寻中国梦的视角看待近代以来的中国历史,多次把鸦片战争以后中华民族的苦难、贫弱与当时中国军队羸弱无能联系起来,特别强调我们要吸取历史上封建统治者夜郎自大、故步自封,错失发展机遇、错过改革窗口,导致国家积贫积弱、军事落后,在强敌入侵时不堪一击的深刻教训,强调“一看到落后挨打的悲惨情景就痛彻肺腑”。在我国的历史上,一些王朝由于军事实力弱小,即使国家富甲四海仍然被动挨打,教训十分深刻。北宋时期经济社会高度发展,但由于“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再加上其他致衰因素,终致王朝覆灭。鸦片战争前,中国经济总量占到世界总量三分之一,但由于军事落后,近百万军队竟被数千英军击败,国家最终陷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深渊。当前,我国经济总量已经跃居世界第二位,在这样的重要历史关头,认真吸取历史上落后挨打的教训显得尤为紧要和迫切。

从我国和平崛起面临的考验看,我们发展越快,面临的风险挑战就越多,对改革强军的需求就越迫切。我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综合实力不断增强,国际地位和影响力不断提升,不可避免地会打破国际社会原有力量平衡,从而面对更大的压力、面临更多的风险。一是随着国家利益拓展,守成国家与新兴大国的矛盾和冲突更加突出,摆脱对抗性思维、零和博弈思维任重道远。二是敌对势力对我打压、阻滞、牵制和遏制明显增加,明里暗里联手与我对抗,战略突围、破局的任务繁重。三是国家安全形势更加复杂,特别是国际战略竞争和博弈加剧,地缘政治和安全环境更趋复杂。四是由于西方大国战略博弈,围绕海洋权益争端等战争威胁上升。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应对当今世界前所未有之大变局,有效维护国家安全,要求我们必须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在国际较量中,政治运筹很重要,但说到底还是要看有没有实力、会不会运用实力。他强调,现在国家推进全方位对外开放,“一带一路”建设深入实施,走出去的深度、广度、节奏前所未有,国家利益不断拓展,维护海外利益的安全问题更加凸显,为军事体系的革新和军事任务的拓展进一步明确了努力方向。习近平总书记把改革强军作为实现国家和平崛起、突破安全困境的保底手段,作为塑造与国家利益拓展相适应的现代军事力量的重要一环,作为有效应对大国崛起中的阻遏效应、化解未来各种风险挑战的战略支撑,为改革强军明确了战略要求,提出了更高标准,赋予了时代内涵。

 把握世界新军事革命发展大势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的战略选择

军事领域是竞争最为激烈的领域,也是最具创新活力的领域。恩格斯指出:“每个在战史上因为采用新的战法而创造了新纪元的伟大统帅,不是亲自发明了新的物质手段,就是首先发现正确地运用在他以前所发明的物质手段的人。” 改革是军事领域的永恒主题和根本动力。当今时代,以信息化为主要标志的世界新军事革命浪潮风起云涌。在这场孕育无限可能和世界新军事革命大潮中,能否抓住改革制胜的密码,成为军队夺得未来战争主动权的关键所在。

从世界军事革命演进的阶段看,信息化战争成为战争主导形态。军事信息体系的快速发展,促使武器装备、作战方式、战争面貌,乃至战争制胜机理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从海湾战争到反恐战争,战争能量释放方式呈现出信息主导、体系支撑、精兵作战、联合制胜的革命性变化,战斗力生成方式、力量结构模式、战场主导因素、作战基本样式等均呈现出信息时代的特殊秉性。与世界强国军队相比,这些年我军尽管在武器装备等方面有了较大发展,但仍存在着相对信息化战争需求的技术差和信息差,同时还存在组织结构方面的体系差、认知方式方面的思维差。我军能不能积极适应战争形态演变,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实现体制转轨、体系转型,直接关系到我军未来信息化战争的胜败与否。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深刻认识和把握世界军事革命的普遍规律和中国特色军事变革的特殊规律,提出“四个发展态势”“四个历史性变化”,科学预见战争形态、作战样式、高新技术、新概念武器等发展趋势,强调占领太空、网络等军事竞争战略制高点,并指出我军面临最大变量、主要威胁等,对中国特色军事变革进行顶层谋划,为我军改革挺入世界军事变革大潮提供了方向引领。

从军事变革的要素变迁看,军事体系重塑已成为当代军事变革的关键。当代军事革命主要有四大因素:一是以信息技术为主导的先进技术和武器装备发展;二是军事理论尤其是战略和作战理论创新;三是以先进军事理论为指导的体制结构改革,即军事体系重塑;四是官兵素质大幅提升。这些因素共同作用,形成推进军事革命的整体合力。其中,军事体系重塑已成为当代军事变革的质变点和重要标志。只有通过结构重组、体系重塑,才能实现军事领域的整体飞跃,构建适应信息化战争要求的新型军事体系。这对于尚未完成从机械化军队向信息化军队形态跨越的军事体系而言至关重要。只有紧紧抓住体系重塑这个发力点,准确把握改革规律和机理,才能发挥后发优势,实现强军制胜的目标追求。当前,我军处于机械化任务尚未完成又要努力实现信息化的复合发展阶段,与领先的军事强国相比,在信息化系统方面的体系差、组织形态上的结构差、武器装备上的效能差非常明显,特别是信息化建设整体水平相对滞后,军队数量规模偏大和力量结构不合理等问题突出。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这次国防和军队改革要把重心放在领导管理体制和联合作战指挥体制上,放在压规模、调结构、塑体系上,重点加强海军、空军、火箭军建设,促进各军兵种力量协调发展,突出新型作战力量建设这个战略重点,着力增强新质作战能力,使军事力量结构更加符合未来战争要求,使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能力更加坚实,更好掌握战争制胜主动权,形成决战决胜的铁“拳头”。

从战斗力演进规律看,信息力和结构力成为战斗力升级的重要发力点。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这次改革“结构要有利于部队整体作战效能发挥,功能也要推动结构调整”。信息化战争条件下,传统的人力、火力、防护力、机动力等战斗力要素的功能发挥已基本饱和,战斗力升级主要靠信息力和结构力。信息力和结构力在新的战斗力构成中,起着成倍数级扩增的重要作用。这种战斗力所要求的作战体系,最大特点就是指挥体系扁平化,信息流动快、信息共享好;结构组织更趋紧密,行动效率更高、协同性更紧、反应更灵活;战斗能力以体系形式存在,战略个体的作用更为凸显。由于种种原因,体制编制成为影响我军力量结构优化、阻碍体系构建、制约战斗力升级的主要短板,只有迅速调整优化体制编制、优化力量结构,增强信息力和结构力,才能真正提升军队的作战能力。习近平总书记围绕改革强军思考最深、论述最多的重要问题,就是在信息化战争时代,我军怎样能打仗、打胜仗,这也是这场军事改革的思想主线。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战斗力是军队唯一的根本的标准,揭示了现代作战信息主导、体系支撑、精兵作战、联合制胜的基本特点,明确了军事改革要关注的战略重点,要求从战争指导、战备状态、新质作战力量、军事训练、后勤保障、战斗精神等方面破解现代战争制胜密码,形成“致人而不致于人”“以能击不能”的特有军事优势。习近平总书记这些重大战略思想,抓住了现代战争制胜的深层规律,明确了国防和军队改革的关键节点,是我们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重要遵循。

  贯彻落实强军目标和军事战略方针有效履行使命任务的战略布局

问题倒逼改革,改革突破困境。习近平总书记科学总结我党建军治军的成功经验,考量国际战略形势和国家安全环境变化,剑指我军一度存在的血性不足、基因异化、职能弱化、本色蜕化等重难点问题,提出一系列攻坚克难、破解军队长期积累沉疴痼疾的重要思路和方法。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能打仗、打胜仗方面存在的问题就是最大的短板、最大的弱项”,强调改革要坚持问题导向。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就是要坚决贯彻落实强军目标和军事战略方针,突破制约我军能打仗、打胜仗的瓶颈,解决“长期积累的体制性障碍、结构性矛盾、政策性问题”。

从政治建军看,只有深化改革才能巩固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改革不是改向,变革不是变色。强军目标的首要要求,就是要坚决听党指挥。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军事制度的核心要义,关系到党的执政地位,关系到我军性质宗旨,关系到部队战斗力。习近平总书记特别强调政治建军,明确提出“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总原则,就是要确保新形势下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确保军委高效指挥部队,确保科学筹划和加强部队建设管理。最根本的就是要通过一系列体制设计和制度安排,把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固化并完善。强化军委集中统一领导,强化军委主席负责制,真正使军队的最高领导权、指挥权集中于党中央、中央军委,确保军队一切行动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指挥。同时,突出对权力运行的监督和制约,把作战指挥职能和建设管理职能相对分离,构建“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全新格局,按照决策、执行、监督相互制约相互协调的原则区分和配置权力,解决过去纪检、巡视、审计、司法监督独立性和权威性不够的问题,破解“一方诸侯”权力过大和 “一把手监督”难题,编密扎紧制度笼子,补上体制机制漏洞,铲除腐败现象滋生蔓延的土壤。

从强军制胜看,只有深化改革才能构建能打胜仗的力量体系。军队的根本职能是能打仗、打胜仗,战斗力标准是唯一的、根本的硬标准。习近平总书记充分认识这轮改革的复杂性、挑战性、艰巨性,直指影响军队能打胜仗的矛盾问题,展示了强力推进改革的坚定意志。这次改革,就是要把消除体制性障碍作为改革的着力点和突破口,从根本上消除制约打胜仗能力提升的体制性矛盾。着眼真正形成决战决胜的“拳头”,从根本上破解制约打胜仗能力提升的结构性矛盾。着眼为强军制胜提供高素质人才队伍制度支撑,从根本上解决制约打胜仗能力提升的政策性矛盾。从总体上看,这次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至少有四大突破:由过去从易到难、从点到面的“局部性改革”,到实现全方位、配套性的“整体性改革”;由过去主要着眼于资源分配、利益平衡的“数量增减型改革”,到实现资源统合、功能再造的“体系重塑型改革”;由过去“摸着石头过河”的经验性、零散性的“感性化改革”,到实现实践探索与顶层设计有机结合的“理性化改革”;由过去跟进式、补课式的“被动式改革”,到实现跨越转型、自我革命的“主动式改革”,主动适应打赢现代战争需要,以体系性的革命催生新的制胜机理,为强军制胜提供强有力的军事力量体系支撑。

从依法治军看,只有深化改革才能破除军队的顽瘴痼疾。依法治军、从严治军,是我们党建军治军的基本方略。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把握新形势下的建军治军规律,把“着眼于深入推进依法治军、从严治军,抓住治权这个关键”作为这次改革“六个着眼于”的重要内容提出来,把“更好地坚持我军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作为改革的“三个重要要求”的内容提出来,充分彰显了决心通过这轮全面改革、强化制度建设、推进依法治军,从制度上解决影响作风建设和弘扬优良传统的问题。这轮改革在构建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方面作出一系列重大部署,既强调健全军事法规制度体系,从军事司法、纪检监察和巡视体制机制等方面健全组织法制和程序规则,又强调配套保障、有序衔接,做好法规制度立改废释工作,着力构建起严密的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加快实现治军方式的“三个根本性转变”,为实现强军目标提供法治引领和坚强保障。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重要论述,准确把握当代军事领域发展变化,准确把握现代战争特点规律和制胜机理,准确把握党情国情军情,科学回答了新形势下国防和军队为什么要改革、如何推进改革等重大理论问题,是习近平总书记国防和军队建设重要论述的重要组成部分,把我们党对军事力量建设和改革规律的认识提升到新高度,开拓了马克思主义军事指导理论和当代中国军事实践发展的新境界。

责任编辑:王玮玮校对:佘小莉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