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势阶层不能没有“收舍静”(上)

优势阶层不能没有“收舍静”(上)

没有灵魂的强者难免导致人格分裂

在一个高度文明的社会,知识分子、政府官员、业界富豪等社会精英,他们以其知识、地位、财富先进理念主导着社会的发展进步,理所当然属于优势阶层,幸福指数高于普通民众。

但是,在当下我国社会转型期,一个很奇葩的现象,越是高学历人才、政府官员和老板富豪似乎烦恼要比普通人多,幸福指数没有想象的那么高,甚至成为“蓝瘦香菇(难受想哭,网络语言)”的高危人群,很少有人能够过上普通人那种真正平静而安宁的日子。

原因大抵在于,高学历的人,学生时代都是老师、家长包括同学心目中的宠儿。走向社会后在就业、婚恋方面捷足先登,有意无意地变得主观、超级自我,优越感极强。自认为智力超群,高人一等,能力本事无可匹敌,对传统的东西不屑一顾,基本不把他人包括长者放在眼里。而现实社会又不完全以学历论英雄,更重视能力和实干,再高的文凭动手能力、实干精神差的人,不接地气,很难令人服气。一部分高学历者眼高手低,好高骛远,包容性差,社会上很多事情看不惯,喜欢说三道四,发牢骚,不切合社会现实实际。

与此同时,应试教育大背景下,读书的目的越发功利化,拼命读书上名牌大学,拿文凭,找同样学历的漂亮帅气的另一半,谋得体面工作挣大钱,在物质上理所应当得到更多,至少不能输别人。事实上,这些所谓知识分子,学到的大多数只是一些知识,而不是智慧,往往是思想不成熟,心智依然不成熟。整天处在一种矛盾和纠结之中,人格总是那么分裂,很多人盘算着挣钱买靓车豪宅,享受奢华生活,很容易变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心被功利绑架奴役,自以为是,自然比普通人更容易走向歧途,永远找不到幸福的感觉。

对于部分政府官员而言,他们手中或多或少都握有一些公权力,拥有权力就拥有资源,追随者、需求者和巴结者如云,难免产生“高人一等”的感觉。如此一来,一方面助长了他们的傲慢心理,有的人任性,为所欲为,颐指气使。职位越高权力越大,各种诱惑和风险接踵而至,成天担惊受怕。稍微放松一点警惕,经不住诱惑越权办事,有跌倒鸡飞蛋打的危险。

官场现行体制的“金字塔”结构,使得几个人竞争一个位置,每往上走一步都要面对多个对手的竞争。不少人处心积虑琢磨着如何“整倒”对手,以此获得变态的快乐。整个仕途之路充满了算计和非人性的博弈,经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精神压力,这些人当然会成为最焦虑的一个群体。

至于当下社会上那些大大小小的富豪阶层,按理说都是最精明、最懂得经营的群体,多半靠胆量、打擦边球或潜规则捞得了“第一桶金”,真正靠纯技术和辛勤劳动得来的不是很多。不少人心里再清楚不过,这样的富有都是靠点头哈腰求爷爷告奶奶得来的嗟来之食,心里不亮堂,活得不爽脱。往往真正是内心矛盾重重,不能心安理得,对人生、社会和家庭处处表现的不满情绪严重。

案例:史上最富有的“乞丐”

中国女性向来以勤劳、善良、守本分、自尊心强而成为美谈。然而,山西女商人丁XX东窗事发,却让千千万万中国妇女蒙羞。丁XX曾经是个靠倒卖鸡蛋生活的普通农村妇女,后来,在路边开饭馆,淘得了第一桶金,野心迅速膨胀,希望干更大的事业,不切合自己的实际,异想天开。不过,金钱可以包装外表,却武装不了一个人的知识心灵和智慧,更是无法改变不了她“土老冒”的形象。

丁XX,一个没有文化的村妇,连起码的公共礼仪都不具备,更别说经营大的工程项目。但是,这个“大老粗”却有过人的胆量和厚颜无耻的脸。她受人怂恿去跑铁路工作项目,连标段都说不清楚,原单位负责工程的刘XX经常骂她“猪脑子”。她嘿嘿一笑,还要厚着脸皮找刘搞车皮,多次被工作人员轰出办公室。毫无自尊的她非但不气馁,反而,死皮赖脸不走,就这样软磨硬泡俘获了刘XX那颗高傲而贪婪的心。丁在刘的关照下获得数十亿元财富,完成了钱权的华丽转身。像丁XX这样的商人,她们的钱来得如此卑贱肮脏,她虽然很富有,但在灵魂上也是一个乞丐,何谈有幸福啊!

不排除有些营生存在着猫腻、风险,每天都像在走钢丝一样提心吊胆,生怕自己有朝一日东窗事发被牵连进去。随着反腐的风声越来越紧,有的人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忐忑不安。随着反腐常态化和制度体制机制的完善,人民群众拍手赞扬。

加之,相当一部分富豪有钱无精神追求,只知道满足低层次财富利益的需要,过奢华的生活才能显示他们的存在感,因为浮躁被冠以“土豪”的头衔。精神空虚,唯利是图,只顾个人物质欲的幸福,很少关心别人,有的很容易陷入抑郁不能自拔。

(作者系北京市检察院第三分院监察室负责人)

【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仅供参考。】

本文系宣讲家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

案例栏目投稿邮箱为:anli@71.cn,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责任编辑:吴成玲校对:郭浩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