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40年】难忘的4次经历

【改革开放40年】难忘的4次经历

摘要:生病做手术,对于人生而言,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在改革开放的40年里,我的4次手术,见证了我国医疗科技事业的进步与发展。

人生就是如此,在我的人生道路上经历过4次右眼手术。1982年人们还沉浸在春节的氛围里,我却躺在了病床上。那年的正月初八(2月1日),对我而言可谓人生的又一次转折点。当晚小夜班,我已经完成了当班的任务,想再多车制几只零件,结果因车刀角度磨平了,铁屑不是车出来了的,而是硬挤出来了,铁屑飞出击中了我的右眼。我用手拽铁屑,铁屑很烫没拽下来,血顺着脸颊往下淌。从书本上获知,车制出来的铁屑温度可达500至600度。我有些心慌了,忙招呼同班的师傅们。我的师傅闻讯后,立刻用工作服把我的头蒙上,送到了厂部卫生所。直到铁屑冷却,医生才把铁屑拽出,说赶快送到市人民医院,厂部解决不了。近一个小时的修补,我才走出了手术房。而此时已过子夜。那一夜,我的师傅陪伴我一夜没合眼。经医生诊断,我的右眼为角膜孔穿伤,视力无法复原。次日,医生举起了两个手指头,我看到的是重影。一个月后我出院了,医生在病历上写道眼睛不能用力,也就是说看东西不能疲劳,我这车工活也不能继续干了。伤愈后,我改行从事装配钳工活。随着时间推移和我偏爱写作,经常给地方小报和广播电台投稿,被厂部领导看中,我走进了厂宣传部。经常整理材料和写新闻稿。原来写稿不用戴眼镜,左眼视力为1.0,后来把老花镜戴上了。如今左眼视力为0.4,且戴上了400度的老花镜,右眼基本上只能看到光亮了。

1

由于我的右眼受伤导致粘连,眼睛泪道堵塞。眼睛泪水本应是在眼睛里循环打转,而我却成了“好哭”的男人,泪水在眼睛里转圈就外流,顺着脸颊往下流淌。遇见阳光和风流得更厉害。3个月过后,我又做了一次手术,重新改通泪道。近3个小时的手术,我有点吃不住了,中途期间,医生还加了麻药。住院期间,护士每天要给我打消炎药水。当时,不是挂点滴,而是在臀部注射,一天一次,左右轮换。在病房里,我看见有病人被注射后,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当时没有药物过敏的,均注射青霉素。大多数手术后注射单位为80万。而我觉得注射后腿伸不直,发胀痛感。还有的患者因为臀部注射的比较多即针眼多,护士注射找不到位置。

1998年,我已经是42岁的人,正直体力健壮、精力充沛时,我又觉得右眼给我添了“麻烦”,受伤部位“胬肉”长得越来越大,挡住了我的视线,不得已我得到单位领导的同意,在本市工人医院(现为市立医院)做了切除手术。原本想这是一个小手术,无伤大雅。结果医生做手术,我感觉有些疼痛了,不再像1982年那样无疼痛感。好在手术后,上午在医院挂吊水,下午我可以到单位上班。第三次手术出院后,我的母亲知道了,埋怨我为什么不告诉她。

2017年,我越发感觉右眼给我增加麻烦了。总觉得眼前被什么东西挡住了。照照镜子,看到“胬肉”长得越发明显了。先前想,再做手术,我怕原来手术的伤口更有痛感。后来社区与医院联合开展光明行活动,免费为白内障患者治疗,我到社区接受检查,医生说到医院手术3天就可以出院。心想这么快啊,经与爱人商量,最后敲定,我于2018年5月29日下午,在老伴的陪伴下走进了本市眼科专科医院接受检查,并住进了医院。第二天早上,护士把进手术室的衣服给我们了。等到上午12点,也未能做手术。心里猜想,莫非等到明天上午才能手术。可我看到摘除白内障患者人比较多,我才知道眼科医生真的很忙,整个上午要给七八位患者做手术。下午3点未到,护士通知我到手术室。在手术室门外坐等了几分钟后,我被召进了手术室,坐在椅子上,护士给我的右眼上了表皮的麻药。走上手术台时,不知怎么的有点紧张了。我攥紧了双拳,直到手术后,我发现自己身体有些颤抖。医生做手术,我还能听到医生的交流声。从我进手术室到走出手术室不足40分钟。事后,我才知道,医生给我右眼蒙上一块纱布,什么也没有添加。原因在于,现在给患者做手术,尤其是“胬肉”切除手术,是在显微镜下做的干细胞移植手术。手术后复发率最低。

在改革开放的40年里,我的4次手术,见证了我国医疗科技事业的进步与发展。

本文链接:http://www.71.cn/2018/0713/1009098.shtml(转载请保留)

【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仅供参考。】

(作者单位:安徽铜陵市机厂)

本文系宣讲家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

网友之家栏目投稿邮箱为:jst71ztz@126.com,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欢迎加入网友之家交流3群: 522415122。

责任编辑:周艳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