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刻把握伟大斗争的政治内涵

深刻把握伟大斗争的政治内涵

摘要:党的十九大要求,要统揽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将“四个伟大”作为一个完整体系提出。其中,排在第一位的是伟大斗争,它是统揽“四个伟大”的前提,伟大工程的建设、伟大事业的推进、伟大梦想的实现都要通过伟大斗争。

实现伟大梦想,必须进行伟大斗争。我们党团结带领人民所进行的伟大斗争,其斗争本身不是目的,而是为了增进人民福祉、实现民族复兴,我们党要团结带领人民有效应对重大挑战、抵御重大风险、克服重大阻力、解决重大矛盾,必须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才能走向胜利彼岸。

党的十九大要求,要统揽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将“四个伟大”作为一个完整体系提出。其中,排在第一位的是伟大斗争,它是统揽“四个伟大”的前提,伟大工程的建设、伟大事业的推进、伟大梦想的实现都要通过伟大斗争。十九大报告鲜明地指出:“中国共产党是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伟大政党。”中国共产党建党至今近百年的历史,就是一部党团结带领人民为实现民族复兴历史使命而进行伟大斗争的壮丽史诗,可歌可泣,气吞山河。

习近平总书记曾意味深长地说:“党的十八大报告有一句话,我主持起草工作时就主张要写上去,就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一项长期的艰巨的历史任务,必须准备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这句话涵义是很深的。”早在1962年七千人大会上,毛泽东同志就指出:“从现在起,五十年内外到一百年内外,是世界上社会制度彻底变化的伟大时代,是一个翻天覆地的时代,是过去任何一个历史时代都不能比拟的。处在这样一个时代,我们必须准备进行同过去时代的斗争形式有着许多不同特点的伟大的斗争。”面对改革开放后的新形势,邓小平同志也曾强调:“社会主义社会目前和今后的阶级斗争,显然不同于过去历史上阶级社会的阶级斗争,这也是客观的事实,我们不能否认,否认了也要犯严重的错误。”由此可见,从毛泽东、邓小平到习近平,我们党关于伟大斗争的重要论述始终一以贯之。如何准确、全面理解总书记所特别强调的伟大斗争的深刻内涵,这是摆在当代中国共产党人面前的重要政治任务,也是新时代加强党的建设特别是政治建设的一个重要课题,亟待从理论上进行系统研究,从实践中不断总结提炼。

发扬斗争精神

社会在矛盾运动中前进。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矛盾存在于一切事物的发展过程中,并且每一事物的发展过程中都存在着自始至终的矛盾运动,这即是矛盾的普遍性或绝对性。矛盾无时不在、无处不有,事物矛盾的法则是自然和社会的根本法则。有矛盾就会有斗争。中国共产党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思想指导的政党,从不回避矛盾,甚至是激烈尖锐的党内矛盾,勇于发扬斗争精神。正如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时期所言:“党内不同思想的对立和斗争是经常发生的,这是社会的阶级矛盾和新旧事物的矛盾在党内的反映。党内如果没有矛盾和解决矛盾的思想斗争,党的生命也就停止了。”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赢得革命斗争的胜利,就在于敢于实事求是地面对矛盾,进而在不断解决矛盾过程中获得自身的发展与进步,一部党史就是一部不断直面矛盾、敢于斗争、最终实现团结的生动历史。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就是不要忘记我们是共产党人,我们是革命者,不要丧失了斗争精神,时刻保持共产党人的革命理想与斗争精神。毛泽东同志曾说:“不要散布幻想,不要在精神上解除自己的武装。不作精神准备,就无法教育人民,无产阶级自己也就没有革命干劲。用和平手段也是要斗争的。”这即表明,无论是采取暴力的革命斗争方式还是亦敌亦友的和平斗争环境,革命斗争精神都是共产党人与生俱来的精神基因与身份标识,须臾不敢丢,时刻不能忘。当今世界,和平与发展仍是时代主题,但国内外形势正在发生深刻复杂变化,面临着许多不确定性的巨大风险与挑战。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面对新形势新挑战,要发扬斗争精神,既要敢于斗争,又要善于斗争,在事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前途命运的大是大非问题上坚定不移,在改革发展稳定工作中敢于碰硬,在全面从严治党上敢于动硬,在维护国家核心利益上敢于针锋相对,不在困难面前低头,不在挑战面前退缩,不拿原则做交易,不在任何压力下吞下损害中华民族根本利益的苦果。”特别是我们党的宣传思想阵线,一定要增强阵地意识,这个思想阵地我们不占领,人家就会去占领。党的宣传思想工作者一定要当战士、不当绅士,不做“骑墙派”和“看风派”,不能搞爱惜羽毛那一套。

丰富斗争形式

早在延安时期,毛泽东同志在《〈共产党人〉发刊词》中就曾深刻指出:“我们党已经能够把武装斗争这个主要斗争形式同其他许多的必要的斗争形式直接或间接地配合起来,就是说,把武装斗争同工人的斗争,同农民的斗争(这是主要的),同青年的、妇女的、一切人民的斗争,同政权的斗争,同经济战线上的斗争,锄奸战线上的斗争,思想战线上的斗争,等等斗争形式,在全国范围内或者直接地或者间接地配合起来。”由此,我们才能深刻理解井冈山时期,毛泽东严厉批评红四军内部以林彪为代表把军事和政治斗争割裂开来,只注重单纯军事观点的政治意义。只有从单一的军事路线斗争走出来,丰富和加强党的斗争形式,从各方面应对来犯之敌才能赢得革命的最终胜利。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同志又对此作了深刻总结:“资产阶级的政治家说,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哲学。一点也不错。不过,斗争形式,依时代不同而有所不同罢了。”

新时代,面对复杂多变的国内外环境,习近平总书记特别强调:“各种敌对势力绝不会让我们顺顺利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郑重提醒全党必须准备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的一个原因。这场斗争既包括硬实力的斗争,也包括软实力的较量。”我们党总能实事求是地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中国与世界的具体实际紧密结合起来,从实践中一步一步地认识斗争的客观规律,丰富斗争形式。斗争,从来都不仅仅只是武装斗争,它既可以是血与火的革命战争,又可以是看不见硝烟的思想文化斗争,敌我之间的斗争从来都不只是单一形式的较量,而是全方位多层次的对抗。要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为全党指明了各种不同领域的斗争形式:一是坚决反对一切削弱、歪曲、否定党的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言行;二是坚决反对一切损害人民利益、脱离群众的行为;三是坚决破除一切顽瘴痼疾;四是坚决反对一切分裂祖国、破坏民族团结和社会和谐稳定的行为;五是坚决战胜一切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领域和自然界出现的困难和挑战。并特别强调全党要充分认识这场伟大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发扬斗争精神,提高斗争本领,不断夺取伟大斗争新胜利。

实现斗争目的

为了实现党内高度的团结统一,我们党在原则问题上必须进行严肃的党内思想斗争。党章即明确要求:“在原则问题上进行思想斗争,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纵观我们党近百年党史,特别是党的幼年时期尤为如此,从陈独秀、李立三到瞿秋白、王明、张国焘等,可以说每一次党内的思想斗争都关系着党的团结统一,甚至生死存亡。正如刘少奇同志在《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中所言:“党内斗争之所以必要,并不是由于我们主观地嗜好斗争,欢喜争辩,而是由于在党的发展过程中和无产阶级斗争过程中产生了党内原则上的分歧。在这个时候……任何妥协都是无济于事的。这就是说,当着问题的争论已经发展成为原则上的争论,非用斗争来解决不可的时候,我们应该毫不躲避地进行党内斗争,来解决这些争论。”斗争本身不是目的,我们党从来都是采取批评和自我批评,团结——批评——团结的思想斗争方式,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历来是我们党内思想斗争的基本原则。为此,毛泽东同志曾十分生动地说:“仍然把他们当作同志看待,当作兄弟一样看待,给以热忱的帮助,给他们以改正错误的时间和继续从事革命工作的出路。必须留有余地,必须有温暖,必须有春天,不能老是留在冬天过日子。”在原则上经过了严肃的党内思想斗争,我们党得以实现革命性锻造,极大增强了党的创造力、凝聚力和战斗力,党的团结统一更加巩固。

实现伟大梦想,必须进行伟大斗争。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最伟大的梦想。中国共产党一经成立,就义无反顾肩负起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近百年来我们党无论弱小还是强大,无论顺境还是逆境,都初心不改、矢志不渝。我们党团结带领人民所进行的伟大斗争,其斗争本身不是目的,而是为了增进人民福祉、实现民族复兴,我们党要团结带领人民有效应对重大挑战、抵御重大风险、克服重大阻力、解决重大矛盾,必须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才能走向胜利彼岸。而民族复兴伟大梦想的最终实现,必须培养可靠的接班人。党的十九大明确要求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当前,内外各种社会思潮交织交锋,你方唱罢我登场,目的就是要同我们争夺阵地、争夺人心。伟大斗争,归根到底最终还是人心之争。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言,这一场斗争是重新教育人的斗争,是重新组织革命的阶级队伍,把绝大多数人改造成为新人的伟大的运动。因此,要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就必须旗帜鲜明坚持马克思主义,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坚持意识形态领域的思想斗争,立德树人、以文化人,通过主观世界的精神洗礼,塑造社会主义时代新人的政治灵魂。

(作者单位:中央党校文史部)

责任编辑:张弛校对:董洁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