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远虑与近虑

中国的远虑与近虑

中国大陆对海外市场与资源的需求日益增强,由此产生的海外风险也日渐逼近。对此,我们须有远虑,方能看清近忧。

中国问题的症结

有许多人以为,美国人不希望中国发展,也有人认为美国希望中国强大。这都不准确。美国并不反对中国发展,但它希望中国最好就在国内发展,也就是说在不大量使用国际资源的前提下发展。因此它这边用台湾把你通向海外市场的路给封了,那边在阿富汗战争后又把你的石油源头截了。尽管你生产力变得强大了,你吞吐资源的胃口变大了,但美国人只允许你在自己家里找吃的。如此这般,等中国发展起来了,中国也就把自己的资源吃光了。

现在我们国家正在研究西部开发问题。开发西部要有新思路,目前的难处在于,你如果控制住资源不让开发,可汽车总要跑,电厂总要发电,从哪儿来资源?如果国家对资源交易管得太死,黑市价格就上来了,到最后还是造成资源的畸型需求并由此产生对环境更大的破坏。农民要用游击的方式去挖资源的话,很难挡住。西方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是从外部进资源,只有从外部大量进口资源,国内才有发展与生态共生的情况。

现在中国国内的资源利用已接近极限。比如沙漠的蔓延、生态环境的破坏,都是预兆。事实上,国家经济发展的良性模式应是在生产力发展曲线向上升的同时,国内资源消耗的曲线向下降,形成一个剪刀差,差值越大,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就越健康。中国经济发展一直是与资源消耗成正比例上升,这就使中国经济与世界资源产生了不可断绝的联系,从世界大国发展的经验看,获取世界资源的前提条件是必须拥有强大的制海权。在这方面,中国也就与美国的世界霸权产生了难以调和的冲突。

我们要有平等分享世界资源的权利和实现这种权利的能力,以此来支持中国的发展。我们的目标是使国内的大多数人都富裕起来。多数人富了中国才能有一个稳定政治环境。共享与均富是成熟的民主政治形成的基本前提。但是,民主是需要靠海军来保护的。战争离中国本土越远,国内民主才越能持续发展。与雅典的民主为斯巴达所毁灭一样,国内战争或外敌侵入本土都是集权制产生的重要原因。不管战争是由外部引起还是由国内产生的,国内政治就必须实行战时集中,集中可以迅速调动国内资源。

根据中国历史的经验,内乱是中国今后再也不能重复的死路。国内一旦乱起来谁也没办法,一些西方人,尤其是一些日本右翼分子就希望中国这样:只要陷入“窝里斗”,中国人就出不去了,出不去就不能在外面跟西方分享资源。内乱结束了,没人了,资源消耗也就降了下来,重新再来。再过几十年,等生产力又强了并需要大量资源时,西方人又开始围堵中国,再使中国内乱。有人预言,2050年时中国有多强大,需要多少多少资源,但前提是中国不能内乱。中国一旦发生政治内乱,生产力遭到破坏,资源消耗就会降下来。西方对此乐观其成,我们对此应予以足够的警惕,未雨绸缪,早做准备。

脊梁硬,和平机会才可能多

美国未来对华政策的底线在哪呢?它真的就是想彻底分裂中国吗?恐怕不是。怕中国崛起吗?恐怕也不完全是。它只是想使中国瘫痪,这是军事上“瘫痪战”的政治运用:让中国处于半死不活,既发展又不能健康发展的状态。美国不愿让中国彻底垮掉。因为那样一来,日本、印度、俄国都起来了,亚洲大陆力量均势打破了,若果真如此,届时美国还得费力填补力量真空。

现在美国正在将西太平洋上的“潘多拉盒”打开,美国藏在后面,准备到关岛那边去。美国原来的重点在东北亚,美国人说东北亚有危机,其实什么事都没有。朝鲜经济那么紧张,它怎么能打仗呢?美国大事渲染的目的主要是要在东北亚上空悬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这样它才能启动日本,继而中国台湾地区、菲律宾和澳大利亚这一线,用它们堵截中国。他不好直接说中国威胁,就说朝鲜有威胁。事实上不是朝鲜威胁了日本,而是相反。现在是日本而不是朝鲜已将士兵送到印度洋。美国现在又开始怂恿“台独”势力,借此迫使中国大陆对美国有所让步。

在外交这副天鹅绒的手套里要藏有铁掌。中国只有脊梁硬,和平的机会才会更多;只有做好准备,才有可能争取到和平。对一个国家而言,在国际斗争中至少应有可以还手的军事实力。历史经验表明,在军事安全领域让步的国家是绝无出路的。

中美之间的矛盾焦点并不在意识形态,相反倒是中国进入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的轨道时,中美矛盾尤其是海权方面的矛盾才开始尖锐化的。确切地说,中国的海上自卫权跟美国的海上霸权存在着潜在冲突。中国要走向世界,要进行自由贸易,就必须保护海上线路的安全。布热津斯基在《如何与中国共处》一文中说:“中国目前的局势,与1890年前后的德意志帝国之间有某些重要的相似之处。”[1]笔者倒觉得今日中国倒更像一百多年前的美国,我们应在开拓国际市场、保护海上线路方面向早期美国学习。

美国现在的亚洲策略仍是尼克松“亚洲人打亚洲人”策略的翻版。说美国是单边主义,实际上是对美国不理解,美国人也是搞多极化的,这跟美国的经验有关系。美国真正暴发的时间是20世纪50年代。就像一个暴发户发了财不知道怎么花钱,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上来就打朝鲜,打进去之后就栽了;后来又打越南,又栽了;最后出了个尼克松,他给了美国人一个多极化思想,他说世界分为五极,美国应当通过操纵多极之间的平衡来主导世界。

台湾问题关乎海权

在台湾问题上,我们要清楚一点,美国并不希望台湾真“独立”。为什么?美国是一个海权国家,更关心对海上通道的控制权。对美国而言,台湾的作用就是让中国不要出海和阻止日本南下。但同时美国也不想背台湾这一“包袱”,它希望中国把台湾管着,但又不能由中国大

陆控制。例如巴拿马,1903年哥伦比亚将它放了,它也就独立了。因此,中国政府得对“台独”势力保持强大的压力。

对大陆来说,台湾问题,不仅仅是主权问题,它同时也是中国主权范围内的海权问题,海上没有力量,“台独”分子才敢这样嚣张。大家知道解放战争中毛泽东用的“北平方式”:为了保护北平城里的文化古迹和减少不必要的伤亡,毛泽东把周围都打完了,把北平抱在怀里后,再与傅作义谈判。今日台湾所取得的经济成果,也是我们中国的成果,使其完好地回归祖国,可行的方法是将其完整地纳入我们强大海军的怀抱。中国有可能实现祖国和平统一,但前提是中国必须拥有强大的海上军事力量。

国际和平,似乎永是威慑的产物。战争不能仅仅是“不得已”的事,而应当是依你拥有的手段,连你的对手都不怀疑你要打就能随时打赢的事。我们不能长期忽视海军,中国的海军力量处于相对弱势,“台独”分子才敢跟大陆作对。因此,中国要大力发展海上和外层空间的自卫力量,这里是中国国防安全的“阿喀琉斯之踵”。有人说,不敢呀,不能这样做,不然正好授人以柄,说中国“威胁”。但正是中国在朝鲜战争中打败了美国,周总理在万隆会议上才得到东南亚国家的敬重;正是中国政府支持钱学森那一代人研究和发展原子弹,中国才有迄今仍在延续的和平。中国是大国,与小国不同,大国的存在和别人对大国的态度,都是有很强的原则的,而原则问题是滑不过去的。

[1] [美]布热津斯基著,韩红译:《如何与中国共处》,《战略与管理》2000年第3期。

责任编辑:吴成玲校对:刘宇同最后修改:
0